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53:你要怎么惩罚我呀

李思敬看场面突然有点紧张,于是站起来道:“当务之急,应当赶快找到姐夫尸身——苏豆蔻可在王城?她带的那群亡命之徒又是什么势力?”

“应该还在王城。”苏宥川道,“不过有一件事需要大家知晓。”

“何事?”

“如果我所料不错,与她在一起的有纪家人!”

“纪家人?”

众人又是一惊!

“那个纪家?”

“不然还有哪个?”

“怪不得!”有人道,“据闻,纪家易容术一出手,被易容的人就如同一滴水融入了大海,去哪儿找?”

“这么多年纪家人几乎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一般,苏豆蔻如何认得了纪家人?”

……

苏宥川不动声色看他们讨论,末了,他清了清嗓子,大声道:“诸位稍安勿躁,宥川还有一事要说!”

客厅里声音渐停,最后都看向苏宥川——

何事?

“阁主遇刺之后,我得知消息第一时间救他回来,当时阁主把苏家家主的信物给了我。”

什么?!

苏宥川的话霎时如同引发了一场小型地震,他说的消息一次比一次令人震惊!

苏家家主的信物岂能是随随便便给的?

顿时诸人看苏宥川的眼神带着不解和质疑!

哪知苏宥川苦笑了一声:“不用看我,扳指不在我这!苏豆蔻知晓扳指存在之后,利用易容术盗走了苏二扳指,只给我留下了这个。”

说着他拿出一只与苏二神似的扳指,果然不是苏二!

当机有人提出疑问:“苏二扳指是我们苏家的神圣之物,由历代家主贴身佩戴,从不轻易示人,且见扳指如见家主,如何轻易给了你?”

苏宥川看那人一眼:“多年来京州沉香阁各分号交于宥川打理,宥川一向兢兢业业,无论是出售渠道还是人脉拓展,都有大的飞跃。我虽从不居功,可阁主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临危时刻,他将苏二扳指交付于我,自然是阁主对我的信任和认同!”

说到最后,脸上居然带了薄薄愠怒。

当然不是有了愠怒就代表自己行端坐直了,此刻坐在客厅里的诸位哪个不是人精?

“空口无凭,舌头是方的话是圆的,还不是任你说?”

“借口吧,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把苏二藏了起来!”

“宥川兄,其他的且不说,作为苏家人你制香都不成,还要觊觎苏二?又哪里来的底气拥有家主的扳指?”

苏宥川脸色一变!

骂人不揭短,这句话彻底让他生气了!

不能识香制香是他的错?!

这些人还是老样子,揭人伤疤完全不遗余力啊!

他冷笑一声,正了正色,冷冷道:“是么?既然认为我不配拥有,那么你认为谁配?你么?”

对方被他直直盯着追问,却毫不退让,反驳道:“自然不是我,但无论如何,苏家不能交给一个连香臭都无感的人,堂堂苏家丢不起这人!”

苏宥川仿佛听到了什么好听之极的笑话,哈哈笑起来,几乎笑出了眼泪,笑完指着那人:“还真是单纯啊!看来,你身为苏家人却对苏家情势一点都不了解,会做的也不过是找茬挑事!想我苏家百年屹立,你难道真的天真地以为,苏家只凭出神入化的香品就能延续百年?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简直可笑至极!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店铺管理者,人脉开拓者,就凭你们上下嘴唇一碰,也能身穿锦罗绸缎堂而皇之谈论香?”

众人看苏宥亭此等场合笑得放肆,神色之间倨傲无理,大都面色不喜。

被他抢白的那人更是面色青白,站起身来就要再次理论。

苏宥川懒得再与他们虚与委蛇,不等人说话就桌子一拍:“信不信在你们,我言尽于此,有本事就找苏豆蔻去要人要扳指吧!”

李思兰闭了闭眼睛,恨恨道:“堂弟所说果真如此?”

果然那个贱种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可如果真的像苏宥川所说,又该如何是好?

他们一行人本来以为苏宥亭的身亡已是最猝不及防的打击,没想到来到王城之后最大的打击还在后头!

沉香阁阁主尸身不见,代表家族信物的扳指也随之而逝!

苏豆蔻那丫头好久都没有回过福州老家,众人对她的印象不过是一个没了娘的小丫头,一个小丫头即便长大了又能翻起多大浪?

真没想到,这浪她还真翻起来了!

本来打算来到之后接苏宥亭回福州老家入土为安,可眼下这情形,去哪接,怎么接?

不妙啊!

福州来的这些人对王城形势并不是十分熟悉,少不得依靠苏宥川!

可苏宥川,真的可信么?

一众人再没有心思埋怨攻讦扯皮,都感觉头上笼上了一层厚厚的拨不开的阴云。

就像……被人蒙蔽了五识,拉扯着推向一个看不见的陷阱!

正在一众人焦头烂额忙着消化苏宥川话里内容真伪之时,苏宥川又道:“除非她插翅而飞,不然苏豆蔻就还在这王城之中,这些天我派人在城门各处日夜守着,并没有见到她的踪影。”

苏闻香如一只被激怒的小兽,再也坐不住,他站在李思兰身边,绷着身体,发问:“堂叔不是说她身边有纪家人,既然如此,又如何知道她没有出城?”

如此丧心病狂的一个人,自己父亲都敢杀害,恐怕早抱着骨灰带着扳指回去福州了!

苏宥川看了苏闻香一眼,眼前这个少年个头已经长成,这次来王城,不但因为他是苏宥亭的儿子,看来李思兰也有趁机磨练这孩子的意思。可惜,血气未定,阅历太少,还是太冲动了。

意识里已经把苏豆蔻当做了弑父凶手。

……很好,这样才好利用。

苏闻香的疑问同样是大家的疑问,所以苏宥川道:“我自然有办法知道。尽管王城藏龙卧虎,可哪条龙哪只虎不是历练出来的?咱们苏家在王城的人脉也不少!”

这话说得既高明又圆滑,实际上却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不免引人腹诽。

可眼下苏宥川的话太过让人生疑,有几个比较敏感的人已经觉出整件事不同寻常了。

苏闻香一字一顿道:“苏豆蔻弑父实在大逆不道,天理难容,哪怕掘地三尺,我也一定要找她出来惩罚这个逆女!”

话音方落,突然一个声音自远而近传来:“哦?你要怎么惩罚我呀?不如好好让我听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