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54:来一波清醒

“你要怎么惩罚我呀!不如让我好好听一听!”

前半句似调侃似询问,带着小女儿的娇憨,后半句却每个字都带着嘲讽的尖尖和不屑。

这声音一响起,众人全都一个振奋!

抬眼望去,一个婷婷利索的女子正大步走来,与她并肩走着的是一个清瘦俊逸的十七八岁的少年。这少年年纪轻轻,单看他挺直的鼻梁和状若浅笑的唇角给人感觉颇为温和识礼,再看那双眼眸却透着狡黠的伶俐。

二人并肩而来十分惹眼。

客厅里的诸人振奋之余心里立即有了判断——既然接了苏闻香的话,那这英气逼人的女子定是苏豆蔻无疑了!

看那长相,与苏宥亭并不太像,多半是随了她的母亲。

在坐诸位大都没见过苏宥亭喜欢的那位叫做林无忧的女子,只听说过林无忧为苏宥亭诞下一双儿女,可惜儿子没有活成。

据闻,那个林无忧当初既不愿作为妾室回苏家,又不承认自己是外室,可嘻红颜命薄,最终也没有几年好活,年纪轻轻就死了。之后,苏宥亭就把女儿接回了苏家,对这个女儿很是宠爱。

谁知这个女儿也是个奇的,在苏家老宅生活不过三四年之后就随苏宥亭来了王城,之后再没有回过福州。

一个大家族里没娘的孩子让人说忘就忘了。

女大十八变,这些年苏豆蔻变化犹大,客厅里的那些人就算曾经见过幼年时候的苏豆蔻,这会儿也认不出眼前这个恣意的女子了。

独立又恣意,明丽又张扬!

偏偏她身旁的少年看起来沉稳无害,浅浅笑意中透出一丝满不在意的懒散,一身暗红装束恰恰中和了她的张扬。一时间这对璧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苏闻香愣怔了片刻。

苏宥川一看来人,心中一喜,双拳暗暗握了握,不甚着急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好侄女,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天也不留个信儿,你跑哪去了?阁主呢?”

“阁主呢”三个字成功地拉回了所有人的在意点。

苏豆蔻唇角笑容一闪即逝,没有理他,而是对身旁的少年道:“灭明,今天你也算见过苏家人啦!”

纪灭明笑了笑,看着苏豆蔻的双眼好似星星:“托你的福。”

二人说完这话苏豆蔻才看向苏宥川:“堂叔难道忘了,侄女不留信不是拜你所赐么?您也不算多老,忘性这么大可不好!”

苏宥川一张胖乎乎的招牌脸顿时黑了。

苏闻香这会儿反应了过来,他上前一步,咬牙切齿:“苏豆蔻,我爹呢?你个不孝女把我爹弄哪去了?!”

苏豆蔻闲闲看了他一眼:“你爹?我只记得那是我爹!”

她无所谓的眼神成功地激怒了养尊处优的少爷苏闻香:“买凶弑父你也配叫爹!”

苏豆蔻用小指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

然后她眸光一暗:“买凶你看见了?弑父你在旁边?蠢!”

“你!”苏闻香气得恨不得上前扇她一个耳光!

“你什么你!被人利用还甘之若饴,急不可待当马前卒,不蠢是什么!”

苏豆蔻不惯他这毛病。

“闻香,退下!”

一旁的李思兰一直坐着没动,这时候突然斥了一声。

“娘!”苏闻香不甘心。

“她既然来了就会给我们苏家一个交代。”李思兰冷冷道,“你急什么!”

苏豆蔻早就看到了李思兰。她实在对这个外表贤良淑德实则心机满满的女人无感,小的时候差点被她害死,后来苏豆蔻养好了伤也没少故意气她。这会儿当然也不准备给她好脸色。

一上来就“我们苏家”,呵!

苏豆蔻摇摇头,对方真是玩文字游戏上瘾了。

苏宥黎性子有些沉不住,莫名就看着苏豆蔻和她身边的少年不爽快,他冷笑道:“你就是苏豆蔻?见了长辈礼都不行,简直没教养!”

苏豆蔻看了他一眼:“倘若我规规矩矩行礼,唯唯诺诺说话,是不是诸位叔伯就相信豆蔻了呢?那豆蔻见过各位叔伯前辈!”

她轻飘飘地低了身子,盈盈施了一礼。

苏宥黎没想到苏豆蔻居然依言行了礼,哼了一声:“阁主呢?你把阁主尸身抢去放哪了?老实交代清楚!”

“好啊!”苏豆蔻不慌不忙,“从我方才踏入这间客厅起,堂叔就没打算让我出去,所以,堂叔——”她看向苏宥川,“放心,侄女一定会如你的意的!”

说完她调皮地看着纪恕:“灭明,我孝不孝顺?贴不贴心?”

纪灭明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当然,你一向既孝顺又贴心!”

苏豆蔻双颊浮起一抹娇羞的红润,她像个可爱的小女儿一般问苏宥川:“堂叔一向盛情,我说的对吧?”

从他们踏入苏宅开始,苏家的家丁和护卫就已经悄悄围上来,这会儿客厅外面应该已经被包围了。

不过她不怕。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是纪灭明反复告诉她的。

她不是要造反,也不要处心积虑去防范什么,她只不过是要替爹爹讨回公道,替苏家阁主清理门户罢了!

该怕的是他,是他们!

所以她要找到对方破绽,再给对方狠狠一击!

她也是有备而来。

苏宥川冷笑一声:“还在这里妖言惑众,不要以为靠狡辩就能蒙混过关!”

苏豆蔻敛了脸色:“堂叔,比起你的手段侄女可是差远了。狡辩?太低级!我一向喜欢用事实说话——啧!看来你并不了解我!”

在座的十多人看苏豆蔻顽固不化,早已经个个义愤填膺。

“还不快把你爹交出来!”

“都这样了宥川你还跟她废什么话!”

“我们正愁找不到阁主尸身,正好送上门来,来人啊,先把她捆起来好好问!”

“问她扳指呢?藏哪了?”

“做下如此大逆不道畜牲不如之事还敢在这出现?当真是有恃无恐!”

一时间客厅里声音此起彼伏,犹如审判场。

突然,客厅外冲进来几个人,上来不由分说就朝苏豆蔻和纪恕身上招呼。

纪恕一直站在那里如明月清风一般,微笑着看苏豆蔻和他们斗嘴,其实从进来那一刻起就对周身的处境无时无刻警惕着。

那几个人一冲进来,纪恕就行动了!

他拉了身旁的苏豆蔻一把,两三个回旋之间就站到了那几个人的身后。

四个人。

纪恕毫不犹豫在每人背上踹了一脚!

在几个人趔趄的当口,纪恕似笑非笑看着苏宥川:“苏大掌事这是做什么?等不及了?”

苏豆蔻趁方才短暂的骚动在袖口摸了一下,“嗤”一声,点燃了手里一小截香柱,高声道:“看来大家都有些浮躁,不如清醒清醒。”

随即,空气中飘散出一股硫磺的味道,须臾过后,一股淡淡的檀香氤氲开来。

清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