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57:风景这边热闹

“不止她,还有我!”

纪恕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苏宥川握着小瓶子的手不住痕迹地移向胸口,藏起来,之后跨前一步转过身来。

他不能把后背交出去!

苏豆蔻挑眉笑问:“堂叔,这些人怎么回事?又中了你的毒?”

苏宥川脸上还残留一分方才的吃惊,沉声问:“你没事?”

人好好在这站着苏豆蔻懒得应付这样的蠢问题。

然而苏宥川不依不饶:“你们明明吸入了我的‘四叠回肠’,为什么没有事?”

明明可以沉睡一个时辰。

苏豆蔻翻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白眼,叹了一声:“你不也没事吗?”

同为苏家上一辈的双璧,不止苏沁兰会制四叠回肠,苏宥亭也会。

苏沁兰遇害之前这二人还相约探究“一香反璞”的细节问题。

苏豆蔻可是苏宥亭最疼的女儿。

“你不也没事吗?”

苏宥川不接受苏豆蔻这种轻描淡写的说法。

“四叠回肠”用料考究制作不易,极是珍贵,为了这一刻他准备了好久,费了极大心力,怎么能轻易在苏豆蔻身上失了效?

除非他们事先服用了春乔汁。

苏豆蔻用小指掏掏耳朵。

废话真多!

纪恕在一旁忍不住抬起手指蹭着鼻子,笑了。

“来人!”苏宥川一不做二不休,右手一挥,“格杀勿论!”

“慢!”苏豆蔻美眸一瞪,“我看谁敢?”

客厅外的护院堪堪停住步子。

“你手里果然有四叠香!”苏豆蔻眯着眼睛盯向苏宥川,“四叠香绝并不是你这种身份应该有的,说!你的四叠香从何而来?”

放眼整个苏家能制出四叠回肠的也不过是苏沁兰和苏宥亭,以及……苏豆蔻。

“是你害死了沁兰姑姑!”苏豆蔻一字一句吐出了这句令苏宥川呼吸紊乱的话。

而就在苏豆蔻质问苏宥川的当口,纪恕毫不客气地提起李侃扔了出去。

砸了离门口最近的护院一个慌忙。

随后,纪恕掏出一只圆圆的蜜丸,用火折子一点,一扔!

蜜丸冒着屡屡白色的烟雾快速地消散在客厅中。

苏宥川在苏豆蔻的质问声中双唇一咬退到门边:“胡说八道!——你们还愣着!还不快上!”

立刻有人冲进客厅,苏宥川趁机滑出门外,被管家苏丁护在安全之地。

纪恕拔出软剑,毫不迟疑与护院斗在一起。

苏豆蔻迎上前去先撒了一把香粉,身子一矮顺手抽出藏在靴子里的一把修长匕首。

那些被香粉末兜了一脸的人猝然呼吸之间早已将粉末吸入了肺腑,只觉得心头一滞,随即晕晕乎乎四肢不听使唤起来。

苏豆蔻情急之间撒下的那把香粉本是一包使人躯体放松的“舒和香”,需要与其他香料调配之后使用,最讲究浓淡相宜,有舒筋缓疲,怡情安神之功效。但,一旦浓度过量,就会让人气喘吁吁、四肢发软,实在不是多么美好的体验。

苏豆蔻的一把香为纪恕和她自己赢得了不少时机。

他二人并不打算在客厅里与那些人缠斗。

再大的地方也不够一群人造的!

更不用说还有十多个中了“今日醉”的人!

而且,苏宥川那个疯子已与他们撕破了脸,不达目的根本没有收手的可能,他心有杀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此时此刻能出去的最好途径在房顶。

纪恕当机立断,脚下一使力整个身体如羽毛受到风的托举一般轻巧巧窜上去,一挥剑刺破一片精美的顶阁,顶阁之上就是椽子和瓦片了。

紧接着,纪恕再一剑哗啦啦捅破房顶,旋身回来几个回合逼退苏豆蔻身边的人,揽着她就朝房顶而去。

外边站着的苏宥亭一直盯着客厅里的动静,尽管人来剑往之间他对客厅内的打斗看得并不甚清。

李侃就在他旁边的一棵树根上靠着,纪恕把他扔出去之后就被人暂且放在了树根旁。

苏宥川心有不甘地从怀中抠出一只白瓷瓶子,让苏丁把里面的汁液倒在李侃嘴里两滴。

这可是春乔汁,唯一能中和四叠香的物什,珍贵得紧!

不过片刻之后,在客厅内的打斗声中李侃悠悠转醒。

他先是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苏宥川和苏丁就站在他旁边,而这两人正戒备而兴奋地看着客厅。

突然,苏宥川叫了一声:“快,拦着他们!别让他们逃了!”

李侃瞬间清醒了不少,他甩了甩头,一撑地站了起来,阴郁着一张脸:“苏大掌事你做的好事!”

居然连他都被摆了一道!

让他的脸往哪儿搁?!

苏宥川一看李侃醒了,忙道:“李兄李主事,快去拦着苏豆蔻!”

然而一看到李侃的脸黑如墨,苏宥川也机灵,立即陪上笑脸:“方才事出突然,苏某只得权宜。”说完这一句,又即刻肃然道,“你放心,我第一时间把你……”

把你吸入肺腑的四叠香给中和了。

他话未说完,只听李侃冷哼了一声打断他:“我们的帐稍后算!”

“后算”二字消失在前方,李侃早捡起自己的剑踏着轻功往房顶而去了。

他不能让大殿下失望。

彼时,纪恕已经携着苏豆蔻跃上了房顶。

家丁和护院随即从客厅里退了出来。

一时间客厅前的空地上热闹嘈杂。

李侃跃上房顶,剑指纪恕和苏豆蔻:“哪里逃!”

纪恕接过李侃的剑招,苏豆蔻闪到一边,笑嘻嘻反问:“逃哪里你管得着吗?怎么就你一个,你的同伙呢?”

李侃不答,沉着脸集中精神,增大了手上的力度,大有一招置人死地的狠辣!

纪恕剑术里透着空灵和狡黠,就像他年少时候一样,不但精准瞅到对方招里的破绽,还善于把自己的破绽卖给对方,然后运用自己轻功的优势给对方造成伤害和困扰。

沉着的把李侃的剑峰避开。

苏豆蔻倒也不急,来之前她已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设想了每一种可能出现的变数,然后将每一种可能失败的结果都做了推演。

她与自己爹爹,纪恕和李通共同完善了每一个可以赢取胜利环节的细节。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没有退路,他们一定要赢!

面对前路和未知,有些路是可以回头再来的,而有些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能迈过去,没有人给你一丝一毫的退缩机会。

退却,将意味着万劫不复。

苏豆蔻笑嘻嘻回敬李侃,实则她也对周围充满了警惕。

之前,她和纪恕利用化妆术的遮掩暗中探查过,此时的苏宅绝不只有家丁护院和李侃等人,还有好几个高手。

他和纪恕一进来他们就已经知道了,但他们并没有出手速战速决,因为,他们被绊住了!

纪恕与苏豆蔻来时并没有易容,他们进苏家之后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苏家的管事和仆役从小门走了进来,或者说是几个顶着他们面孔的人进了苏家。

那是为了配合他们的,安定王的人!

不仅如此,苏家外围也有。

隐在人群中或者不起眼的地方。

苏豆蔻并没有一直站在房顶观战,她踏踏跑了几步,然后,纵身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