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58:自作孽不可活

苏豆蔻纵身往下一跳!

苏宥川瞪着眼睛手一指:“快拿下她!”

她这一跃的行为看着漂亮潇洒却简直是自投罗网,完全是自找的。

苏宥川心里一个兴奋和紧张!

下面的人立刻围了上来!

尽管还有点怕苏豆蔻冷不丁再撒下一把令人沉醉的香粉。

事实上,还有好几个人因为苏豆蔻的香粉而手脚发软肌无力的!

苏豆蔻唇角扬起一抹笑。

她跳下的方向正对着苏宥川。

“堂叔,你害死了沁兰姑姑,你说梅姑丈知道了会怎么对你?”

她的声音随着身体一起冲撞到苏宥川身边,惊得苏宥川后退几步,他身边有几个机灵点的立刻快速地围上来。

“简直疯了!”苏宥川大叫一声,“胡说八道,快杀了她!”

余下的人挥舞着刀剑一股脑招呼上来。

“就是你!你逃不掉的!”苏豆蔻一边防身一边继续话不停,“你孬种啊!敢做不敢当,还有勇气肖想整个苏家!”

“苏沁兰是你爹杀的,你放心,梅清河已经知道了!”苏宥川稳住了心神,咬牙切齿里透着得意的幸灾乐祸,“休想把脏水泼我身上!”

苏豆蔻嗤笑一声不再理他,无奈她身子再灵活可抵不过人多,因为分神,一时有些左支右绌。

突然一个没顾到小腿挨了一剑,血一下子涌出了出来。

正好她身侧有个欺上来的护院,苏豆蔻面色一冷,反手用力刺过去,那人臂上受伤惨叫一声掉了手中剑。

苏豆蔻动作不停,脚尖一踢,地上剑应踢而起,被她一把抓在了手里!

毕竟匕首再长也还是匕首,不够用啊!

手里有剑的苏豆蔻如鱼得水,处境立刻好了不少。

苏豆蔻的功夫对付苏家的这些家丁护院勉强还行,可时间一久落败是迟早的事。

所以她有些闹心地想,安定王安排的供她调配的那些人为何如此磨叽,到现在还没有解决掉李侃的人呢?

与此同时,房顶上的李侃和纪恕正你来我往地缠斗。

李侃是个中好手,纪恕这么多年的功夫也没有白练!

纪恕下定了决心,这件事结束之后一定要去找个趁手的兵器。

思及此,抖动手中软剑,不着痕迹地再卖个破绽,一错身肘部一打,软剑一点,李侃肩背处不出意外地中了一击。

李侃急忙转身,怒目而视。

纪恕狡黠一笑:“不服?再来!”

论年龄,他比李侃年轻许多;论反应能力,且不说小时候的训练,单单有那将近一年的战场上的经历加持,就已经让他比常人灵敏太多!

所以,面对李侃他是不怕的,自信一点地说,他有游刃有余的实力。

他所担心的只是苏豆蔻。

要快点解决眼前之人,下去帮忙才好。

客厅前。

苏豆蔻一个不小心脚滑了一下。

苏宥川眼睛始终紧盯着苏豆蔻的身影——这丫头令人生厌的很,她知道自己太多秘密,必须除之而后快!

正好不知谁在地上扔了半截一寸粗圆的棍棒,眼下苏豆蔻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时机来了!

苏宥川夺过苏丁手中的长刀,大步冲上来,看准苏豆蔻的后心,不由分说一刀捅了过去!

房顶上的纪恕避过李侃一剑,一个眼神看到此情此景,吓得心脏骤然跳了停,一个念头钻进大脑:遭了!他目眦尽裂地高呼了一声;“身后!小心!”

之后抢了一步就要跳下房顶!

李侃哪能让他得逞?

长臂一伸,刷地一剑拦在了纪恕身前。

下面的苏豆蔻听到纪恕呼喊心里咯噔一声!

不管了!

她没有回头,没有避开,而是迅速收正身子朝前一扑——

蓦然只听得身后响起“啪”“当”两声,伴随着一句痛苦而响亮的“啊!——谁!?”

同时,苏豆蔻身边也响起一声惨呼!

原来……这豪迈的姑娘结结实实砸到了一个家丁身上。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被房顶上拉锯的两人收在眼底,纪恕一颗吊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咣当一下落到了肚里,李侃脸上则露出了慌乱的神色。

还不算完——苏豆蔻陡然一个激灵,两手一撑站了起来,被她砸中的那个人又“哎呦”叫了一声。

苏豆蔻站起来,居然没忘跟那人道了一句:“呀!对不住!”

随即又高兴道,“总算是来了!”

再看苏宥川,刚刚手腕被一颗自家花圃里的石子狠狠撞了一下,当即红肿了起来。

苏宥川双眼喷着火,回过头来恰好看到两个疾步而来的人,不,应该是三个。

后面那个背包裹的他认识!

云桑!

看到她,纪恕和苏豆蔻都睁大了眼睛!

云桑怎么来了?

纪恕脑海里闪过一行字:“枉师兄费尽心血制成面具送她,奈何人家不戴啊!”

那疾步而来的两个人正是安定王铁英暗卫的人,二人一到便送了苏豆蔻一个救命之恩。

来人无疑很强,办事能力超群,三下五除二就处理完了苏宥川的人——伤的伤,绑的绑,当然死的死也有。

李侃见大势已失,跃下房顶,一剑朝苏宥川刺去。

可苏豆蔻哪里容他杀了苏宥川?

安定王的人拿下他不过几招功夫。

苏宥川缩着瞳孔咬牙道:“李侃,你敢杀我?”

李侃冷冷地送给他几个字:“废物如此,死不足惜!”

此等蠢货不知道当初大殿下如何看上的!既然不能再用,无论如何他要为殿下除掉这个隐患。

苏豆蔻笑眯眯走过去问背着包裹的云桑:“云姐姐,你不是走了吗?怎地又回来了?”

云桑叹了一声:“这不是回来帮你解决问题么。”

苏豆蔻笑得像个小狐狸:“云姐姐真好!”

……

客厅里的苏家人已经陆续醒了过来,之前纪恕扔的蜜丸就是苏豆蔻配的中和四叠回肠的香丸,不过远不比春乔汁浓郁,也正因此,苏家人错过了客厅外那场邪不胜正的好戏。

苏宥川试图逃脱,未遂,被苏豆蔻抓回来按在了客厅里的椅子上。

苏家诸人看着他的眼神阴沉犀利,苏宥黎甚至上来扇了他一个耳光。

苏宥川处心积虑经营多年,京中沉香阁分号早已在他掌控之下,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

这对百年沉香阁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至于后续的处理,就要等到苏宥亭前来定夺。

当然,苏豆蔻先瞒下了苏宥亭活着的消息。

群起激愤之中,苏宥川想要狡辩却找不到嘴——被苏家人用破布无情地封住了。

李侃的衣服被换了下来,穿上了一身最朴素常见的仆役装束,脸上覆了一张面具,被安定王的人带走。

而云桑开始为苏家人一一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