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60:谁是杀害苏沁兰的凶手

苏豆蔻从苏宅回来之前,云桑已经为苏家众人解了毒。苏宥川绑在椅子上被爆怒的苏家人揍了个鼻青脸肿,差一点生活不能自理,短期内是好不了了。

苏豆蔻袖手旁观乐见其事,笑眯眯靠在门边看那些人丢掉或多或少的君子之仪痛快地发泄心中的震惊和羞愤!

比起他人,经此一劫,李思兰虽然同样又惊又怕,可她更关心的还是苏宥亭的下落。

“我爹?等我心情好了自然会告诉你们他的事情。”苏豆蔻看她气愤之中强压着隐忍,丢下这样一句话给她,“很快我会再回来。在那之前奉劝你们赶快处理好京州沉香阁的事宜,到时候万一乱套了可不好!”

苏闻香有些颓,看着苏豆蔻的眼神很复杂,本想要斥责她一番,却被李思兰阻止了。

苏豆蔻冷冷看他一眼:“我不指望你看惯我,正好我也看不惯你,可我要走你拦得了我?想要压我一头就自己先强大起来,不然你凭什么?你已经不小了!”

苏家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先折腾去,她懒得掺和。

料想他们不会翻天。

苏豆蔻说完转身就要去另一边,留下那对气咻咻母子一起酸爽苦辣咸。

可——

“哎!女娃留步!”苏豆蔻刚迈了两步就被人从后面叫住了。

“何事?”

苏豆蔻看着眼前人,客厅里这些人当中他看起来年龄最大,然而既单独唤了她想必辈分在众人之上。

“苏二当真在你手上?”那人也不拐弯抹角,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不在!”苏豆蔻很干脆,“这个,您可以问问我那好堂叔,您不觉得他善于撒谎吗?”

说完她狡黠一笑,“你问他他也未必会说,不过没关系,我还有一点吐真香,为了苏家我是不会吝啬拿出来的。”

然而问话的这人的注意力却只集中在了三个字上——

“吐真香?”霎那间他惊讶与兴奋并存,看苏豆蔻的眼光都变了,“你会制吐真香?”

他曾听长辈说过“吐真香”的大名,不过,一直以来能成功炮制吐真香仅仅只是个设想。

苏豆蔻并未回答他过多的问题,礼貌地笑笑就去找纪恕。

纪恕已说服了云桑回千面阁。

之后,纪恕,苏豆蔻和云桑一起离开了苏家。

此时的苏宅有安定王派的人暗守,无需苏豆蔻担心。

也有人想拦住苏豆蔻,可是谁能拦得住?

****

王城某处私密宅院。

苏豆蔻将两个圆胖小瓶子递给苏宥亭。

“这是什么?”苏宥亭接过来,端详一会儿,“手感不错,也好看。”

苏豆蔻:“爹爹难道不觉这小瓶子熟悉吗?”

苏宥亭闻言想了片刻:“看风格倒像出自你梅姑丈之手。”

“没错。阿爹您是个识货的!”

“真的是清河做的?”苏宥亭有些诧异,又看了看瓶子上面的“清”字和“兰”字,“你哪里得的?”

“当然是您的好兄弟苏宥川私藏的喽!”苏豆蔻道,“爹爹您有所不知,这瓶子既是证据又是脏水,关键时刻可以泼在您身上!”

苏宥亭心里紧了紧,随即一个可怕念头浮上来。苏豆蔻看他脸上阴晴变幻,又默然不语,加了一把火:“就是您想的那样!”

苏宥亭有些不想接受,更没法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

苏宥川的行为已经是丧心病狂了。

“您觉得梅姑丈这次来京对您态度怎样?”苏豆蔻问。

苏宥亭沉吟一下道:“你梅姑丈是个伤心失魂之人。自沁兰死于非命之后就性情大变,一度几欲殉死,这么多年以来,更是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四处游荡,如一个游魂般活着……为父并不介意他冷淡对我,他对谁都是一样的。”

“真的是这样吗?”苏豆蔻不以为然,“爹啊,您还是太单纯啦!我看您身上湿淋淋都是脏水呢?”

“怎么?”

“当年沁兰姑姑横死,线索可都引向了您,虽没有铁证实据,可大家心里的疑问并没有消除半分。事到如今凶手仍逍遥法外,您倒是奉行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您没听过‘众口铄金’吗?您心里其实也有怀疑对不对?杀害沁兰姑姑的就是苏宥川!”

“蔻儿!”苏宥亭挣扎着叫了一声,“我们手里并没有……”

“你要证据是吧?”苏豆蔻打断了苏宥亭的话,“这瓶子就是证据,这是当年梅姑丈送给沁兰姑姑的定情信物!沁兰姑姑很是喜欢,日日带在身上,从不离身,而这瓶子里面装的就是四叠回肠和一香反璞!”

苏宥亭看了女儿一眼,然后打开了瓶子,顿时一缕熟悉的,与众不同的香气飘散出来。

蓝绪草,冬灵花,袖庭兰,龙涎香……

香调高雅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穿透力。

一丝一缕都在抚慰安魂。

苏宥亭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阿爹,”苏豆蔻知道爹爹定是想起了苏沁兰,“您最是了解各种香料,就算这些香料耐保存,可沁兰姑姑芳魂飘散了二十年,这瓶子里的香还是当年她亲手制的吗?”

苏宥亭和苏沁兰,苏家上一辈的两个堪称天才的人物之间罕见地没有彼此不相容,更多的是惺惺相惜,当年苏沁兰陨落之后,苏宥亭痛惜难过了好一阵子。

“如此珍贵稀有之香,据女儿所知,苏宥川拿出来用过不止一次,什么时候苏家的四叠香这么不值钱了?”苏豆蔻再问苏宥亭,“阿爹,您难道不担心四叠香的配方落到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手里?”

苏宥亭终于招架不住了苏豆蔻的灵魂三问。

这也是他担心的地方,苏宥川手里真的有四叠香的配方?

如果真的有,那他得到的途径恐怕除了苏沁兰别无它途了。

苏家顶级香料的配方和制作程序是苏家的立命之本,故此保存严密,除非特别重要人物,其他人等根本一辈子也无缘接触一次。

再退一步说,就算苏宥川没有配方,单单手里有四叠回肠——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不同寻常。

苏豆蔻看着苏宥亭脸上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成功地进去了爹爹心里。

她有些同情地看着自己老爹,在其位,担其责,沉香阁阁主可不是好做的。得赶快想办法帮老爹调养身体,好让他肩负起沉香阁的责任才是啊!

而韩王李晏正在为一件事焦头烂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