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62:两件糟心事

苏豆蔻离开苏宅的时候对李思兰说过,赶紧处理好京州沉香阁之事,以免到时候乱了套。

可是短时期真要处理好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京州沉香阁的分号不少,里面的掌柜们几乎被苏宥川收买了个干净,眼下这些老狐狸们都知道福州苏家来人了。且他们都知道沉香阁阁主已死,如今掌权的是苏大掌事,都等着看苏大掌事搞定福州苏家人,夺下这阁主之位。

而李思兰一行正在苏家宅子里商议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

查看京州等地库房;

彻查各商号账本,理清每一笔香品交易往来;

排清商号之中深层与表层的各类隐患;

撤换铺子里不忠的掌柜和伙计……

事情颇为繁杂。

好在福州来的这些人还算有经验,以上诸事按部就班处理就好。

苏家子弟幼年时开始接触与香料有关的方方面面——识别、炮制、配伍,制成香品,每个流程都要经过严格的把关和训练,直至成年。

成年之后还会被派往苏家的铺子里实地学习,因此他们几乎每人都对商号里的事情比较熟悉。

但,熟悉归熟悉,像苏宥川那样没了嗅觉,从此不再接触香料制作,而是完全经营铺子的苏家子弟却是极少。

所以,来的这些苏家人虽然是按部就班处理京州的沉香阁分号之事,但到底并不十分专业。偌大的沉香阁不出问题还好,一旦出现问题,这些人的水平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而且,被苏宥川收买之后的京州沉香阁商号的掌柜以为有苏大掌事撑腰,阳奉阴违地根本不听这些新来的苏家人的话。

阁主都已经死了,谁还不知道咋的?

——为防万一,苏家人封锁了苏宥川被控制起来的消息,京州沉香阁分号的掌柜并不知晓此事。

苏豆蔻那丫头不是说了吗,苏宥川背后有厉害靠山,那靠山不是为了苏家的钱财和人脉还能为了什么?

既然是靠山,实力肯定足够强。

这样的存在盯上了苏家这棵摇钱树……苏宥川这个蠢货,居然敢和恶魔做交易,简直丧心病狂死有余辜!

想想就令人心生恐惧啊!

苏宥亭“之死”太过突然,关键时刻谁有足够能力来挑起苏家这个大梁?

何况,失了扳指苏二……

李思兰、苏宥黎等人开始倍感压力。

就在他们压力山大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苏宥川死了!

这消息砸到新来王城的一干苏家人头上,他们懵了几懵,差点集体站不住!

“苏宥川死……死了?”

李思兰被苏闻香扶着,深呼吸了好几口,才渐渐平复了呼吸。

苏宥黎瞪着眼:“什么死了?不是有人看着吗?快去查验!”

***

王城某处院落。

苏豆蔻也收到了苏宥川死亡的消息。

苏宥亭坐在书案前,握紧了拳头,指节发白。

“阿爹,”苏豆蔻坐在苏宥亭对面,拉了拉苏宥亭的袖口,“阿爹你是不是在难过?”

“没有。”苏宥亭没有看苏豆蔻,眼光望向别处,淡淡开口。

苏豆蔻才不信他的话——那神情分明是有些难过。

“多行不义必自毙。”苏宥亭把眼光收回来,“放心,爹不会再为那样的人难过,只不过有些唏嘘……他走到这一步,算来我也有责任。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心中的怨恨这么强烈,以至于头脑蒙蔽被人利用,可怜,也可恨!”

并没有问死因。

苏豆蔻叹了一声:“阿爹您是不是想出山?”

苏宥亭宠爱地瞪了女儿一眼,哼了一声:“就你知道!”

苏豆蔻拍了一下脑门,沉痛道:“阿爹,您道行不行啊,想做什么都写在了脸上,怪我?”

苏宥亭认真道:“有么?”

苏豆蔻噗呲笑出了声。

苏宥亭颇有些无奈,他们正在说苏家的正事,居然也能被这丫头插科打诨。他觉得他这个小女儿性情既不随他又不随无忧,骨子里带着强大的反叛和通透。

“您要现身我也不反对,毕竟苏家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依您的性子定然不会坐视不理。”苏豆蔻有些严肃地对苏宥亭道,“再者,苏二扳指在您这里您就代表着整个苏家,此时的苏家也只有您能坐镇了。”

“偏偏这个时候死了。”苏宥亭顿了一顿,“这个节骨眼上宥亭……一定不会是他自己要死——野心越大的人越是惜命,杀了他的人又是谁呢?……蔻儿,爹想让你离开王城,离开京州,你可愿意?”

苏豆蔻摇了摇头,临阵脱逃绝不是她的性格。

“阿爹,这么多事之后您还当我是小孩子?”

“没有。”苏宥亭突然有些赧然,“这要求只是源于一颗父亲的担心。”

苏豆蔻突然有些眼热。

不过她突然笑了笑:“阿爹,还记得我给您说过吧,苏宥川被关在了梅开院的一间偏房,有人严加看守。谁能想到那间屋子里有密道呢?杀他的人显然是了解这一点,不然也不会在密道尽头守株待兔,待他一爬出去就下了杀手。”

苏宥亭:“韩王的人?”

“八九不离十。不过……”

“怎么?”

“还有一种可能。”苏豆蔻眼睛闪了闪,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其他人也说不定。”

苏豆蔻离开之后就派了安定王的人守在了苏家附近,有可能是他们吗?

要说动机,还是韩王李晏可能性更大。

不过,听闻韩王明里暗里被太子的人参了一本,正在焦头烂额处理淮扬盐场的烂摊子,似乎有些分身乏术。

尽管如此,派人杀掉苏宥川应该也不算很难吧?

还有月隐宫!

苏豆蔻想到这一层眉头一紧!

“苏阁主!”

正在思考前因后果的父女二人突然被门外一个声音打断了。出来一看,原来是李通身边的一个小兄弟。

这小兄弟看起来有些木讷,但其为人内秀忠诚,颇得李通看中。他见这父女二人出来,恭敬地递过一张字条。

苏豆蔻展开字条看完,脸色有些凝重。

苏宥亭忙问:“如何?”

苏豆蔻沉声道:“沉香阁的香品出事了!”

“拿来我看!”苏宥亭接过纸条快速浏览了一遍,脸色倒没有苏豆蔻那样凝重,反而有种舒了一口气似的放心。

“阿爹,您觉得没问题?”

“不,”苏宥亭道,“沉香阁香品被人贱卖一事本就透着诡异,可以说是拿下苏家的一个伏笔,也是一个后招。如果他们顺利掌控苏家,这个后招就没必要拿出来了,既然祭出了这个后招——对方的嗅觉不可谓不灵敏。”

“您是说,苏家宅子里有奸细?”

“不是没有可能。”

安定王抛出的苗石阶一案正在发酵,到时候人证物证将会有不少翻转,按照事情走向一定会一步步缚住韩王的手脚,他这是要狗急跳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