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73:台前幕后

纪恕脸色慎重下来,他珍而重之地握住苏豆蔻那只手:“我懂。”

苏豆蔻:“你真的懂?”

纪恕笑了,既温柔又坚定:“傻丫头你放心,我答应你不把自己置于险地,以后……只要你不厌我,弃我,不要我,我都会在你身边,永远陪着你。”

苏豆蔻眼睛里仿佛起了一层薄雾,她垂下双眸,声音极轻:“你说的可都是真的?保证不是说笑,不是哄我?”

“你抬起头来看我。”纪恕握着苏豆蔻的手又紧了紧,然后他把她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

苏豆蔻手掌覆盖的地方,一颗年轻蓬勃的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

噗通,噗通……

一下,两下,越跳越欢,仿佛随时就要从纪恕的胸膛里跳出来,跳到她的掌心,让她亲眼看看这颗火热的心是不是在为她而跳。

苏豆蔻感受着那心跳,痴了。

“除非这颗心停止跳动,”纪恕的声音在苏豆蔻的耳畔响起,“……就算它停止跳动,那也一定是为你!”

苏豆蔻眼里一颗晶莹的泪珠滚落脸颊,同时她有些英气的脸颊上浮上来层层红润,“纪灭明,我会投桃报李,以心换心。”

纪恕一瞬间哑然失笑,他就这样笑了好一会儿。

他的豆蔻就是这么直接而热烈。

……

夜色掩映之下的安定王府。

李准送走了最后一个来见的人。

终于又完成了一个部署,明天早朝又该热闹了。可是,他还不能上朝凑热闹——没办法,他旧伤新伤还“没有好”。

尚未歇下的瑶青王妃为他送来了夜宵。

瑶青王妃是个聪明的女子,她从不主动开口问王爷都见了什么人,接下来会有什么行动。她只是本分地做着王妃该做的事情,把三王府打理的井然有序。

需要她做的事情,王爷自会告诉她。

瑶青放下夜宵,温柔地看着李准把它吃完。

“王爷,可还合口?”

“嗯,好吃。”李准喝下最后一口汤,浑身舒泰,接过瑶青递过来的手帕拭了拭嘴,“爱妃做的?”

“是啊!”瑶青有些喜中带俏,俏中含羞,“王爷您吃出来了?”

“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出这个味道?怕咱们这王府中也只有你如此懂得本王的口味了。”

瑶青听闻这话,更是高兴万分,雀跃道,“多谢王爷夸赞,只要王爷喜欢吃,妾身定然义不容辞地为您做。”

李准突然来了兴致,起了逗趣之心:“本王听人说,丈夫是一个女人的天,好女人必然是处处以自己丈夫为尊,千方百计爱慕他、讨好他。是不是真的?爱妃对本王也如此吗?”

瑶青认认真真听他把话说完,然后一本正经问道:“当然是了,王爷!您就是妾身的天啊,难道还有疑惑吗?只有把王爷您伺候满意了,妾身才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

李准本来心情不错,又正值意气风发的好年岁,她这番话只听得李准心花怒放。他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就爱妃你嘴甜。说吧,爱妃想要什么风,想要什么雨?”

“这个嘛,”瑶青颇有点慎重地眨了几下眼睛,“大概,还是和风细雨比较好?”

李准突然倾身靠近了她的身子,“和风细雨?爱妃确定?”

瑶青突然有点脸热,娇嗔一声:“王爷——”

“哈哈哈!”李准突然起身,一把抱起瑶青,在她底边道,“爱妃不想尝尝本王的狂风暴雨?”

瑶青“啊”了一声,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一张娇红的脸埋在李准宽阔结实的胸口:“王爷……”

而李准已经抱着她软软的身子,脚步不停地往寝殿而去……

……

次日。早朝。

朝廷之上,君上坐在龙位脸色铁青。

“张梓全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君上一气之下扔了手中的折子,“啪!”落地一声响,吓了众卿一跳。

韩王李晏站在百官前列,心中莫名一突。

淮扬盐场事发之后,他的人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去处理其中的关节了。

上次,朝堂之上御史方眉俊参了张梓全一本,不过是个引子而已,之后此案愈演愈烈,君上震怒之余考虑其中必然牵涉太广,下旨速押淮扬府尹张梓全回京。

李晏知道张梓全断然不能留,但他的人还没来得及下手。

这时,吏部尚书战战兢兢走官列,恭肃道:“启禀君上,微臣凌晨收到消息,从张梓全死亡现场来看,初步推断是死于……死于月隐宫的暗杀。”

这话让众卿家心思和行为都有些松动。

“暗杀?”君上一听忍不住摁住胸口连咳了几声,他一旁的李公公赶紧扶住君上的一只肩背,脸上有些隐忍的焦急。

“又是月隐宫?”君上咳完了,吐出来几个字,冷笑一声,“月隐宫好大本事啊!”

李晏顿时明白自己心中突突的原因了。

这是有人要逼着君上查淮扬盐场的事啊,不仅如此,还要一道收拾月隐宫。

他心中冷笑连连,胃口这么大,不怕撑着么?

……

京郊。

雪地的官道上缓行着三人三骑。

纪恕和纪默骑马分别走在纪巽的两侧。

今日一早城门开时这父子三人就骑马出了城。

出城这个主意是纪大堡主提出来的,师兄弟二人不解之余并没有问出来阿爹出城要干嘛。

纪恕对纪默道:“新年将至思乡情切,义父莫不是想起了义母?”

纪默摇摇头:“不。阿爹已经给阿娘寄了信,而阿娘的回信也已收到了。”

纪恕了然。

不过,二人都从纪巽脸上看出了心事。

京郊官道上行人不多,为数不多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出来赏这郊外的雪景的。

恐怕,在别人眼里,他们也是出来赏景的。这王城外面的雪世界又与城内风光大不同。

但纪大堡主明显心不在景。

也不快走,也不回城,晃荡了一个上午,纪巽怀里的两只酒囊见底了一对儿。

“走吧,回了。”纪巽终于抓着见底的酒囊,眼珠有点红,眼神有点迷离,对二人说道。

“回吗?”纪恕带着点小时候的调皮,“时候还早,我和师兄并不急。”

“臭小子,油腔滑调。”纪巽将酒囊扔给他接住,“午饭不吃了?正好到点。”

“好,吃吃吃。怎么能不吃呢,”纪恕笑道,“您这建议好!”

纪巽对他的态度很满意,拨转马头往回走。

高大雄壮的城门如一个钢铁卫士静静地立在眼前,纪巽突然停在城门前,沉默不语地看了城门好一会儿,突然他双眼一睁,像是下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