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92:毒医谷,我们来了!

“看,我们到了!”

这句话实在让人振奋。

“哪儿呢?”阿宁忙问。

云桑小手一指,“前面,下方。”

顺着云桑的手指往前看,目之极处苍苍茫茫,而收回目光,俯瞰下方,不远处一团团云雾纠结缭绕。

云桑眼角含笑,唇角挂着温柔:“云雾下面就是毒医谷。”

……倒是不远。

苏豆蔻手捻一朵淡蓝山花,放在鼻头嗅了嗅:“‘荡胸生层云’也不过如此吧?”

纪恕笑了笑:“此山名为司幽,倒是意境深远,看来,这名字与这山当真契合。”

云桑看着下方涌动的云雾,笑道:“远看山幽——无论春夏这山皆层层叠叠山峦起伏,每一层每一叠都幽暗葱茏,仿佛拢着秘密,让人看不透猜不透;置身山中,但有水处,水幽。在司幽山,极少听到溪水、涧水声,而多有鸟雀欢鸣。”

纪默淡淡道:“鸟鸣山更幽。”

云桑点头:“没错。”

纪恕:“此山如此有特点,才更让人心驰神往啊。”

阿宁搓搓手:“这山上是不是药草遍地生?爹爹说,许多药草在草木丰盛的山上都能找到呢。”

苏豆蔻抬手摸摸她的后脑:“毒医谷,好歹有医谷二字,大约不会让你失望。”

云桑表示赞同:“嗯,走吧。”

她在前引路,纪默紧随其后,苏豆蔻与阿宁走在中间,纪恕殿后。

不需要继续攀爬,从他们所在的山腰绕过去即可。

阿宁不解:“云姐姐,为什么要攀上来再绕下去?”

云桑:“好识别啊,这条路我以前走过,但不太确定。”

“你的意思是去毒医谷并非这一条道?”

云桑语气有点愉悦:“那是当然。目前来说,这条道最近。走起来也不算艰难。”

关键是她无意中发现的秘密道路。

但她不会告诉他们。

世人皆知通往毒医谷的路只有一条,殊不知这一条是最近的。

另一条虽然好走些,但要转到西麓北面。

不过……

算了,到地方再说。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他们边绕边下。绕路好说,下走就难了一些,因此行程颇缓。

终于,他们到了一个藤蔓丛生的崖边边。

晴日宛如镶嵌在对面的山峰之上,此时他们所站的这一面崖正被午后的阳光照耀,崖上恰如铺上了一层淡金,垂落的藤蔓之上冒出一个个拇指长的叶芽。

“啧啧,真是壮观!”苏豆蔻一阵感叹。

藤蔓在山崖的石缝里扎下深根,牢牢地抓附在石壁上,有不少已有碗口那么粗。

纪恕伸手摸了摸那些藤条,韧性十足,委实难得。

云桑解释道:“它们不止韧性足够,也足够长。正好我们顺着藤蔓下去。”

阿宁伸头探了探,下面云雾缭绕,根本看不出有多深,于是伸了伸舌头:“娘啊,真吓人。”

苏豆蔻偏头安慰她:“不怕。”

云桑摇了摇头,“下面没什么可怕的,我先来,你们随后就行了,只是,你们会游水吗?”

几个人相互之间看了一圈,纪恕叹气抱拳,诚恳道:“云桑,我等不服谁就服你!你可真是胆大心细,最后一刻才想起来问我们会不会游水。幸好,游水对我们来说小菜一碟。”

云桑羞赧一笑:“抱歉诸位,思虑不周,思虑不周,嘿嘿。顺着藤蔓下到低处有个可容两人站立的凸出岩石,届时大家可在岩石上短暂歇一歇脚,然后跳到下面的深潭,再使劲往上游就行了。”

阿宁本来刚刚平复好心情,但这会儿又听她如此一说,睁大了眼睛,不免有些哭腔:“云姐姐,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云桑抿着嘴无声地将各位看过一遍,自嘲地笑了两声。

苏豆蔻再次安慰阿宁:“这算什么,你想啊,今天我们来的可是毒医谷,毒医谷能是一般地方?自然不能想来便来想走就走。”

纪恕若有所思:“毫无疑问,悬崖一定很深,没有半个时辰根本到不了下面。我们是在冒险。云桑,这条路确定可行?”

云桑表情认真:“这不是闹着玩,我也不会骗你们。大家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相信你们自己,还有,保存体力。”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纪默淡淡发话:“我先来吧。”

他要第一个下。

“还是我来。”云桑道,“毕竟一回生二回熟。我第二回了。”

说罢伸手抓住一根长藤。

“慢着!”阿宁突然喊了一声。

纪恕:“怎么?”

阿宁先是从自己包袱里掏出一只深蓝色瓷瓶,倒出几只药丸,催促每人都服下一颗,之后同样的药丸她再每人各发了一只,以等到了最下面的岩石上再服。最后她才从包裹里抽出一卷一掌宽的布条,剪开,缠在每个人手上确保整个手都保护起来。

末了,阿宁满意道:“好了,刚才大家服下的是滋养气血的药丸,可保证精力充沛。而你们手上缠的棉布条既可避免磨伤又好控制长藤。”

有了阿宁的药丸便解决了体力问题。

阿宁这番操作娴熟流畅,引得苏豆蔻和云桑啧啧称奇。

苏豆蔻:“阿宁你这么能干怎么办?”

阿宁:“能干……么?”

云桑:“何止,还谦逊贴心。”

阿宁眼睛亮晶晶,内心很受用。

另一边,纪恕和纪默用匕首割了几道细一点的藤条,削了皮编成几条长长的,柔韧结实的青皮绳索牢牢系在大家腰间,这才好了。

准备停当,当云桑再去抓长藤时,纪默已经手握绿藤准备下了。

不由她心中一暖。

也不再跟他争了。

每人选了一条长藤,纪默先握紧藤条往下去了,不久之后云桑下了来,再然后是苏豆蔻、阿宁,纪恕依然殿后。

崖间的风轻轻吹着,越往下反而雾气没那么重了。

悬崖之间,头脑为之一清,天地为之一阔。

只听阿宁喃喃道:“我们是神仙么?”

……

当纪恕他们从潭里奋力游上来,终于爬到外面与之相连的水池边上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毒医谷啊!我们来了!

来不及喘气,除了云桑,其他四人都迫不及待地睁大眼睛观望,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别说从方才的来路再也出不去,就算能出去,我也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