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96:纪灭明不错,你喜不喜欢?

“践诺?”

云桑有些吃惊。

“看不出啊,怪老头!”云桑激动的时候就不叫爷爷了,“您什么时候许的什么诺?”

老毒医眼一瞪,手一摆:“这是老夫的私事。老夫还没来得及问你——丫头,你带这些人来我这毒医谷做什么?你不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老夫忙都忙死了,可没空欢迎客人。你们什么时候走?”

他直白地,毫不客气地翻了脸。

纪恕等人面面相觑,遭遇尴尬!

纪默上前道:“前辈,实不相瞒,我们此次前来实为解毒。”

“哼!”老毒医事不关己道,“是个人中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毒都想要老夫来解,当我很闲?当我心善?当他自己配?不解不解。”

纪默拱手道:“这毒……”

云桑赶忙使眼色给纪默,示意他不要再说。

阿宁完全处于懵懵的状态,她不理解为何方才还慈眉善目和颜悦色的老毒医一瞬间变了脸。

堪比牙牙稚子。

老毒医白了纪默一眼:“这毒怎样?都是些乱七八糟小打小闹不入眼糊弄人的东西!”

纪默被他抢白一通,一时只得闭了嘴。

云桑无奈道:“爷爷您不讲理。”

老毒医一听这话,嘿嘿笑了,颇有点倚老卖老的任性:“老头子这把年纪需要跟谁讲理?”

“前辈,”纪恕赔笑道,“您不问……”

话未说完,老毒医胡子一吹:“打住!”

然后一个矫健地转身,摇摇摆摆地走了。

只让立在原地的几个人好一番目瞪口呆。

纪恕甚至忘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半晌,纪恕哭笑不得:“看来我们不受欢迎的很啊!”

苏豆蔻摇摇头,自怜道:“由此可见毒医前辈不是个肤浅之人,丝毫没有因为我等貌美改变自己原则。”

一旁的阿宁默默为她竖了个大拇指。

纪恕抓起苏豆蔻的手,目光温柔,语气轻缓:“小豆子说的是。”

苏豆蔻却有些苦恼了:“云姐姐,毒医前辈脾性一贯如此?”

云桑:“不,怪老头平素不这样。”

“凡事都是别人求他。”纪恕若有所思道,“前辈是宗师,本事大的人都有点小傲娇,理应如此。”

云桑对他尴尬一笑。

纪默的目光从老毒医离开的方向收回来:“我们来谷里不足十二时辰,来前并没有知会毒医前辈。尽管云桑说我们是她的朋友,但毒医前辈并不了解我们,我们尚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老人家来此的目的、要留下来多久。这里是他倾注多年心血之地,故而就算要赶我们走也无可厚非。再则,我们本就是来求前辈为小恕解毒,答不答应在他,我们总不能强迫。”

他停顿一下,像是自嘲:“‘强迫’二字不当。太过自诩了。只要前辈愿解小恕身上六亲不认之毒,要我做什么都行。”

纪恕忍不住道:“师兄……”

阿宁举手:“还有我,我也愿意!”

纪恕走过去揉了揉阿宁的头:“你不要瞎掺和。”

阿宁抗议道:“恕哥哥,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恢复记忆吗?毒解了说不定就能恢复了!”

纪恕看着阿宁,突然有些愣怔。

他从没在小丫头面前说过类似的话,可他的想法他们都知道。

他回头看苏豆蔻,苏豆蔻也在看他。

而一旁的云桑叹了一声,幽幽望向远处:“好吧。我去说。别忘了答应我的条件。”

话是对纪默说的。

纪默郑重道:“好!”

“什么条件都答应?”

“是。君子一言。”

“……”

云桑想要再说什么,终究留给了他们一个背影:“我去找他。”

……

竹屋后崖底山洞之中。

老毒医收拾了几包草药,扎成一捆,正要出洞。

“爷爷。”云桑跑过去,殷勤地抱住老毒医的胳膊,“有我在这些活哪需要您来做?您唤一声,我来啊!”

老毒医哼了一声,不理她。

“您不理我了?”云桑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莫不是您在怪我带他们来?”

“不敢。”老毒医言语之间没有一点起伏。

“分明就是怪了。”云桑开始插科打诨,“我看您就是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嗯,您怪我是对的,我不该私自带那么多人回来,可没办法啊,您知道纪灭明中的是什么毒吗?给您个机会猜一猜。”

她故意卖了个关子。

老毒医不理她。

云桑再接再厉:“您猜猜,猜对了我去给你做烤兔子、焖山鸡。”

老毒医眼睛亮了亮,终于败在她的缠磨之下:“不猜。你当我是他肚子里蛔虫?”

“行吧,我告诉你您。这话得从您的儿子,我爹说起,哦,不对,还得从您这说起……”

“慢!”老毒医一把打断她,“你见到你爹了?”

“是啊,”云桑点点头,“不但见了,还偷偷去看过他好几回。”

“偷偷?”老毒医讶然,“他是你亲爹,你是他亲闺女,还用偷偷?”

“话是如此。”云桑高深莫测地叹了叹,“您不知道见他一回多难。这事说来话长……”

“那就不要说了。”老毒医果断打断她,“别忘了烤兔子和焖山鸡,记得多放牛肝菌和干山椒。”

云桑:“啊?”

一愣神的功夫,老毒医扭着微胖的身子快捷地走了。

事情还没办完云桑岂能容他溜掉?

她急忙赶上老毒医,手上不停地把老毒医手上的草药包拉到自己手里,讨好坚定地说:“好爷爷,你有心事!”

老毒医眉头一紧,脚步一滞,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云桑,一张本来还算正常表情的脸刷地耷拉下来。

云桑心疼地抱着他的胳膊,安慰道:“爷爷,以后我都不离开毒医谷了,天天陪着你,不让你冷不让你馋,想吃什么我就上天入地为你做。没有人能气你,欺负你!说说,您到底怎么了?”

老毒医脸上有些动容,“倘若我生自己的气呢?”

云桑抱着老毒医的手松了松,有些不可思议看着他。

为什么啊?

老毒医拍拍云桑的手:“行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书也读了,识毒制毒的本领也学了,还没有认识到大千世界红尘万丈世道人心,哪能一辈子留在这里?”

云桑反问:“那您呢?还不是一辈子都在毒医谷?”

然而,老毒医的胳膊挣了挣:“你这丫头,抱的我这么紧!——桑儿,我看那个纪灭明不错,你喜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