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98:解毒的报酬

翌日,早。

天色灰青。

当老毒医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伸手拉开门时,就见到了立在门口三尺之外等着的纪恕与纪默。

看到二人同在,老毒医并未有惊讶之色,从容把哈欠打完。

请他们进屋。

“你留下即可。”老毒医指了指纪默,“正巧老夫缺个帮手,就你吧。”

之前已有思想准备,是以,纪默并未觉得突兀,答应的也自然而然:“是。能为前辈效劳不甚荣幸!”

老毒医似乎有些满意:“嗯。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帮老夫的,不是老夫想要差遣你。”

纪默微微笑了笑:“确是如此。晚辈定当竭尽心尽力。”

老毒医这下真正满意了:“看不出来,你这小子十分上道。”

“前辈过奖。”纪默拱手,“敢问前辈,晚辈师弟身上的毒……”

“不急。”老毒医摆摆手,“既然来了,就先好好领略老夫这毒医谷再说吧。”

毒医谷当然很美,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欣赏。

“既如此,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纪恕一旁开口道,“前辈,其实,在下做事比师兄利落多了,您干嘛不让我做您助手呢?中毒的毕竟是我,这样以来晚辈也好与您更好配合。”

纪恕有些不忍,他已经成长得足够可以独当一面,不能凡事让师兄顶在前面。

可老毒医不听他那一套,呵呵一笑:“小子,你质疑老夫?”

纪恕忙摇头:“晚辈岂敢?不过是想尽些绵薄之力罢了。前辈既不需要我帮忙,那好吧,知道您喜爱美食,那晚辈就去为您搜罗吃的,包您满意。您意下如何?”

“食色性也!不可辜负。”老毒医振振有词,“唯美食方能激发人之精力与智慧,你不喜欢?小子不懂!”

老毒医带着纪恕和纪默在自己存放驳杂的屋子里穿行,一边与纪恕他们说话,一边嘀嘀咕咕在搁架上的草药里翻翻捡捡。

他耄耋之年,须发尽白,身子微胖,非但行动却不显凝滞,简直堪称敏捷。

纪默想起来云桑曾经说过,老毒医脾气古怪,可简单相处下来,他觉得老毒医并非古怪之人。

古怪——大概是因为老毒医久居毒医谷,加之是当世用毒圣手,高山仰止,世俗之人对其的无尽揣测。

依他来看,毒医前辈古怪说不上,倒是时不时像个孩子一样心情阴晴不定,面上不藏喜怒哀乐,性情过于本真罢了。

“我要什么你准备什么。”老毒医在屋内转了一圈,冷不丁对纪默道,“那些宝贝的名称都记住了吗?”

纪默突然遭此一问,有些猝不及防,一时有些徐缓。

“宝贝”是什么意思?

纪默迅速扫视了一周,大概明白“宝贝”是那些草药。

还要记住宝贝名称?

一种任重道远的气息扑面而来,纪默深觉有必要唤阿宁一起来。

……

对于阿宁来说有药草的地方就是研习医术之地,何况毒医谷里药草众多,奇异的毒草也多,足够她识别和研判了。

云桑又带她去了山洞里的藏书壁,这里可以算的上是云桑小时候的书房。老毒医不知从哪里搜集来那么多医书,一册册在洞壁里存放着。看得阿宁心花怒放。

而苏豆蔻最识花,正值百花芳菲之机,有不少花可以采来制香啊!

正好与纪灭明一起。

……原因无他,纪恕从老毒医那里出来的时候,老毒医漫不经心地交代他:“毒医谷方圆上百里,药草丰富、景色宜人,但有几味草药偏偏不生于谷中。两个月之内把那些草药为老夫采来,老夫考虑化解你体内‘六亲不认’!”

老毒医的话让纪恕喜忧参半。

喜的是老毒医终于开口答应为他解毒了,忧的是那几种不生于谷中的草药必然难寻。

两个月之内。

由这个时限可知,不易。

灵虚草,沸冬子,朱雀麻,苓药花蕊。

这四种药草啊!

纪恕记得,云桑曾经在义父面前提过:“这四种药虽生长地点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毒药,用的时候只需加入一点便可倍增药效。加入灵虚草的毒药能使人四肢困软,精气崩散,五脏六腑黯然魂消;加入沸冬子则四肢冰凉,生气不现;加入朱雀麻会浑身如浴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苓药花蕊同样了不得,毒药里加入一点苓药花蕊整个人都会如梦如幻,活死人一般。怪老头虽然整日与毒为伍,可也有恻隐之心,不会轻易用这四种药草的,他也再三告诫我不许打它们的主意。”

回想云桑的话,历历在耳。

看来云桑对这些药也不是太熟悉。

属于只闻其名、听其用,却未知其生地、未知其形。

……

晚些时候,纪恕终于有机会问了云桑。

云桑答——

“我为什么对这几种草药记得清?因为怪老头他说过不止一次啊!”

“至于有没有真的见过嘛……让我想想。”

“……即便是见过也应该是多年之前了……唉,拍了半天脑袋还是想不起来……从小到大我见过的草药没有上千也有几百种了吧,偶尔出现覆盖也是正常……哦?等等,好像有印象……”

“不行……太模糊……”

最后,云桑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怪老头没告诉你这四种草药的特点?”

纪恕诚恳道:“前辈自然想要告诉我,还说有一本医书上有记载,我还在等他找到那本医书。”

云桑有些懊恼,她颇有些包庇意味道:“怪老头就这点不好,不爱收拾又丢三落四。不过,你莫怪他,他年事高,又喜欢心血来潮。”

纪恕心下腹诽:我哪敢怪这尊大佛。

不过,至于老毒医为何让他去寻这几味草药,他没问。

他猜,大概是老毒医解毒收取的报酬。

高人做事总有他的道理。

只是不知道师兄如何适应毒医前辈的做事风格。

师兄做事认真,秉性沉稳,为毒医做事想来会游刃有余。

……辛苦他了。

当晚,纪默从毒医那里给纪恕带回来一本菲薄的册子。

打开泛黄的书页,里面赫然便是老毒医让他寻找的灵虚草,沸冬子,朱雀麻和苓药花蕊,还有两座山云雾缭绕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