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00:山风太自由,春日太暖

当东方露出第一道晨曦的时候,纪恕与苏豆蔻在鸟儿的晨鸣中醒来。

昨晚他们攀上此刻所在的山崖时,皓月未满而悬,清辉泼洒。站在高高的山崖,疏星皎月之下的毒医谷因为生起的雾气而朦胧不清,里面的药草、花树、乱石和溪水如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脚下巨石或卧或立,附近岩石缝里长着不少小树。不见鸟儿的影子,却能时不时听到鸟儿的歌声婉转。

纪恕了然道:“果不其然,我们正在半山腰呢。”

红日初升。

“想不到这山景这么美。”苏豆蔻叹道,“脚下薄雾缭绕,头顶云蒸霞蔚,看来我们不虚此行啊。”

纪恕温柔的目光看向她:“这世上美的风景何止这些,你若喜欢,待我们了却这些事情,我带你去一一领略。”

苏豆蔻脸上露出向往,本来偏向英气一些的脸庞泛着小女儿的娇憨:“好。”

说话间,二人已然收拾完毕,继续前行。

“灵虚草和朱雀麻在逐浪山阳,沸冬子和苓药花蕊在息云山阴。我们先去逐浪山阳。”纪恕望了望前面的山壁。

苏豆蔻道:“但愿我们此去一路顺遂。我已经把这四种药草的长相牢记在了心里,时不时在识海里重温一遍。”

“好姑娘!”纪恕半是玩笑半是认真,“记不住也没关系,你又不是不知,我已经把图画了下来随身携带,你要怎样看都行。”

苏豆蔻:“我当然知道你画工了得。可我喜欢未雨绸缪。”

……

山路蜿蜒崎岖,纪恕找到一截木枝递与苏豆蔻。依照二人的速度,即便是山路也不应该太慢,但是,路是生路,总要有一个适应山路的过程。加之越走地貌越复杂,一会儿光秃难行,一会儿又峰回路转树木茂盛,一会儿要跨越山间溪水,一会儿要踩着石头跳跃腾挪……

是以,行走下来并不轻松。

纪恕开始渐渐理解老毒医所说的“两个月内找到返回即可”的深意。

再一次跨过一片溪水之后,纪恕在前,伸手拉上来落后一点的苏豆蔻,俩人终于攀到了一片稍微平坦的山坡。

纪恕胡乱揩了一把汗,手还没放下眼前就多了一方带着薄薄叶子香的丝帕。

一愣正的功夫,这方馨香的丝帕就已经轻轻柔柔落在了他的额角。

“傻瓜,”苏豆蔻噗呲一笑,“你那是什么表情?”

纪恕捉住她的手。

平坦的山坡上生着两株拳头粗的侧柏,挡掉了照过来的日光,留下一片凉爽的影子。在树影里,他温热的掌心覆盖着她有些温凉的手背,竟让他生出一股岁月静好的美好来。

以前读书的时候,读到过不少有趣的小故事,什么举案齐眉,什么相敬如宾,感人则感人矣,但他都感觉不是他想要的状态。总感觉有些太仪式了些。

如果说没有遇到苏豆蔻之前他对未来妻子的想象是朦胧不清的,那么,苏豆蔻的出现让他彻底明白了自己想要共度一生的那个人的样子。他不但爱她、尊重她,更重要的是成全她,让她成为她原本的样子。

纪恕握着苏豆蔻的手,拉她在平坦的山坡上坐下。

“我表情奇怪么?”他问。

“比奇怪来的糟糕。”苏豆蔻一本正经看着纪恕,“傻掉了。”

“你说得完全正确,我也觉得有些傻。”纪恕一点也不否认,同样一本正经,“都是因为你。”

这回轮到苏豆蔻愣住了,纪恕脸上不像逗趣的表情有种让人迷惑的感觉,她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傻掉了都是你的缘故。”纪恕叹了一口气,“你听,这山里的鸟儿叫的多么清脆欢畅;这微风轻轻吹着,这暖阳当头照的我有些懒洋洋;再看看天色,淡蓝有云……之所以我想要停下来看这些景,听这些音,察这些色,都是因为你……再美的风景无人共赏都是平淡无奇。有你在,就算是最平凡的景致都是花团锦簇人间仙境。”

他吐音低缓清晰,表情轻松平和,仿佛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苏豆蔻看他的时候他也正看她。

她竟有些痴。

突然,她脸一红,拍了拍纪恕的额头,接着又拍了拍自己的。

“纪灭明,你,你……”

她有点语无伦次。

“我怎么?”纪恕面如春风,一双眼眸蕴着笑意。

“这还是你么?苏豆蔻双手捧起纪恕的脸,像是确认:“纪灭明,原来你也可以锦心绣口。”

她的手里还握着那方丝帕,丝帕的一角垂下来,随着山风轻轻撩着纪恕的下巴和脖颈,丝帕上的叶子香掺和着少女手上淡淡的清甜……有些痒。

突然之间,他定定地看着苏豆蔻的眼睛。

苏豆蔻在他热烈的目光之下下意识松了手。

空气里有什么悄然不一样了。

纪恕喉间微微动了动……鬼使神差地,他低下头,吻住了苏豆蔻娇软的唇角。

“一定是山风太自由,春日太暖了……”

电光火石之间,纪恕脑海里只剩下那句话,一遍遍绕在耳际,他整个人也晕眩起来。

当他从她的唇边撤离的时候,耳畔尚残留着起起伏伏的轰鸣。

纪恕犹自做梦一样伸出手,这手落在苏豆蔻凝华的面颊之上,她还保持着方才的讶异之色。

蓦地,苏豆蔻一把抓住纪恕的手。

纪恕眨了眨眼睛,头脑瞬间清明起来,然后他清晰地听到了来自肋骨覆裹之下的心跳。

苏豆蔻抓着他的手,他有些委屈,飞快自我辩解:“这,也是怪你。”

“怪我什么?”苏豆蔻脸上热热的,她吃吃笑着,“你倒说说看。”

“谁让你害我心动,又惹我动情,让我身不由己心悦于你。”纪恕索性一股脑说了,“可你尽管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负责!”

“是么?”苏豆蔻眼睛越发明亮起来,“你亲了我,占了我便宜,我这个人一向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拎得清楚——”

说完,她迅速踮起脚,在纪恕唇上亲了一口,然后以手掩口,嘟嘟囔囔:“苏大小姐什么时候吃过亏?”

纪恕……

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飘来一片云彩,风也凉了起来,不多时竟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纪恕拉过豆蔻的手急忙离开。

天上云流散聚合,似乎要与山中的雾气纠结在一起,还是寻一处避雨之处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