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01:司幽虫

外面山雨已停。

不大的山洞里燃着火。

又是一个夜晚。

纪恕和苏豆蔻已经吃了带的干粮,出发时皮袋里带的水尚没有喝完。

火堆欢快地燃着,烘干了两人的外衣。

火光跳跃之下可以看到旁边堆起的柴枝,看来是他们白昼落幕之前捡来准备的。

对于野外生活,经历过西北战事之后纪恕并不陌生,这样的状态比那个时候强的不要太多。

想起那近一年来浴血奋战、朝不保夕、归期难料的日子,此时在山洞里,映着火光,身边靠着心爱的少女,听着外面的风声与虫鸣,夜幕与星光都仿佛事不关己,又好像处处与自己关联。

美好的想要放轻自己的呼吸。

苏豆蔻依在纪恕肩头,渐渐入了梦乡。

整整一日翻山越岭,她累了。

少女的睡颜恬静柔和,柔顺乖巧,哪里还有一点英气的影子?

纪恕想起临行前师兄的嘱托:“小恕,实在不行就尽快回来,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彼时他笑了笑,用手紧紧握住了师兄的手,算是给了他一个肯定答复。

现在看来,只要身边有这个陪伴自己的少女,一切困难都将不在话下。他会把遇到的艰难都当做磨砺他心智的考验,当成对身边女孩的守护与承诺。

他会把前面遇到的所有意料之外都当做情理之中。

并甘之若饴。

想及此,他偏过头,唇上含着一抹笑,在苏豆蔻额前印下一吻。

……

黑夜悄然而逝。

黎明已至,火堆渐熄。

纪恕睁开睡眼,发现苏豆蔻不但醒了,还正在目不转睛看他。

纪恕的眸光蓦地落到她的眼神之中,苏豆蔻微红了一张脸,轻咳了一声。

纪恕低低笑了。

“我这么好看?”他问,“你看出什么了?”

苏豆蔻嗤了一声,偏过了头。

“休要误会,并没有看你。”她赌气似的,然后又挣扎道,“真的没看……碰巧罢了。本姑娘要看你自会光明正大毫不掩饰。”

纪恕看她此地无银的模样,藏着笑,只得道:“是,我的错!不该妄加揣测,以己度人。”

苏豆蔻:“……外面不是天色亮了?我们何时出发?”

纪恕将水袋递给她,让她漱了口,“干粮你什么时候吃?”

“暂时不要。”苏豆蔻整了整满头青丝,“先出去找一条涧水洗把脸吧。”

纪恕看她麻利地挽起头发,然后在头顶插上一只黑檀流云簪,手指微微动了动。

来日方长,将来他要亲手为她绾发,亲手在她发间插上好看的簪子。

可待二人走出山洞,却都吃了一惊。

外面天色幽暗,哪里有半点天明的影子?

纪恕与苏豆蔻面面相觑。

“这么快就遇到司幽虫了吗?”纪恕喃喃道,“照云桑所说,三日后我们才可能遭遇司幽虫啊。”

苏豆蔻心中一动。

她刚想要伸手,不期然间一只手却被另一只温暖的手捉住并握紧了。

是纪灭明的手。

他第一时间握住了她的。

刚刚浮上来的无措之感被这只修长有力柔韧灵活的手击散了。

“不会吧?”她抬头看进纪恕的眼睛,“我们这么倒霉么?”

纪恕点点头:“有可能就这么倒霉。”

“那我们快点!”苏豆蔻拉着纪恕就朝山洞里撤,“手与脸都不要洗了,我们要赶快吃些东西,还要做些准备。”

纪恕:“……”

一时竟无言以对。

不得不承认,苏豆蔻说的是对的。

“司幽虫是司幽山独有的一种飞虫,指甲大小,身体透明,青金双翅,美丽异常。群居。每一个司幽虫群都数量庞大,难以计数,且都有一只虫王。虫王,没有多余解释,就是字面意思,个头堪比拇指。司幽虫美则美矣,可其拥有的致幻能力十分可怕。且,司幽虫对人气敏感,每每循着人气而来,几乎遮天蔽日。”

纪恕想起来时云桑的话,眉头皱了几皱。

当时他问:“果真如此邪气吗?那这司幽虫也太聪明了些。”

云桑老成地叹了一叹才道:“人说‘无知者无畏’,此话果然诚不欺我。司幽山物产丰富广博,从不缺少觊觎之人的眼光,但多少年以来,司幽山仍人迹罕至,为什么?皆因司幽虫太过热情好客,追缠着每一个进入司幽山的人。可世人再强大总有心中放不下舍不得之人之事之物,而所有这些,都在司幽虫散发的致幻美丽之下成了他走不出堪不破的心魔。心魔不除焉能全身而退?”

纪恕仍怀抱一丝希冀问:“难道一点应对之法都没有?既然司幽虫喜欢人气,掩掉人气不是即可迎刃而解?”

“这个嘛,”云桑抓抓自己的手心,“确实可行,可终归不是易事。实不相瞒,司幽虫最大的杀着并不是它的神出鬼没,而是它的美丽,——只要一眼就会被它极致的美丽俘获,继而进入幻境。可你总不能闭上眼睛走路,不然司幽山也不会有那么多枉死鬼。”

“你和前辈不是常在山中采药吗?你们用了什么好法子全身而退呢?”纪恕问。

云桑:“确实出去采过药,但都是避开了司幽虫的活跃之地,不过是在这毒医谷附近罢了。所以,对付司幽虫我实在爱莫能助。还有,司幽山中除了司幽虫,其它危险的东西也不少,你确定还要去?”

“是。”纪恕并没有犹豫,“我既答应了毒医前辈便断然不会反悔。”

……

山洞内。

苏豆蔻啃着干粮,她啃的有些快,有些食不甘味。

纪恕看着她。

她一抬头触到纪恕的眼光,立刻捕捉到纪恕眼里的情绪。

“把你的念头掐灭!”苏豆蔻咽下一口干粮,“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回去的,半途而废不是苏豆蔻的风格。”

纪恕尚未宣之于口的话就这样被她斩落在了齿门关。

他只得宠溺一笑,索性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小豆子,你眼光好犀利……”

苏豆蔻完全不为所动,只一瞬不瞬看着他的眼睛。

直到纪恕被她看得愧疚之心与爱怜之心互相纠缠,看得他举手道:“我保证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两个都共同面对,一起解决!”

苏豆蔻这才收回她谴责与委屈的目光,给了他一个灿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