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02:小幸运

“云桑只说过司幽虫喜人气,除此之外呢?”

苏豆蔻很快解决了手里的干粮,饮了几口水,“我们几乎一无所知。”

纪恕拍拍她的手:“无谓担心都是徒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接下来就看我们自己的了。”

方才在山洞口看到外面的青金之色但愿只是眼花所致吧。

然而,这种侥幸心里不过一瞬而逝。

纪恕算是个行动派,长期以来形成的敏锐观察力告诉他,他们看到的外面那一幕灿若星辰的青金之色决不是一场梦境。

他常年作画,深深知晓青金色深邃明净,湛蓝宛如天空,况,蓝色之中闪耀着点点金黄,既神密又悠远。

美丽至极。

倘若那些不是司幽虫的翅膀展开所呈现的色彩,他想像不出还有什么。

且不说司幽虫的青金双翅带来的致幻能力,单看那份青金的美丽就足以令人沉醉其中。

倘若能够永久徜徉在这青金之河,本就是一场盛大的美事。

“要是长卧其中不醒就好了。”纪恕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渴望之情,他唇角带着微笑,整张脸上一派安详宁静。

“纪灭明,纪灭明!”苏豆蔻的手在纪恕的眼前使劲挥动着,“纪灭明!”

纪恕神情一震,茫然道:“怎么了?”

“纪灭明你别吓我。”苏豆蔻慌忙从身上的瓷瓶里倒出一粒药丸,塞到纪恕口中,“快吞下!方才你双眼痴痴望着前方,神情诡异,你怎么了?!”

纪恕咽下那粒碧绿药丸,眉头皱紧:“我分明看到前方是一片璀璨星河,美得让人忍不住想要心甘情愿沉浸其中。原来是不知不觉中招了!”

苏豆蔻捂着心口,心有余悸:“太险了!怎么会这样?游戏这就……开始了?”

纪恕神情严肃:“恐怕是的。”

然后他兴味十足笑一声:“想不到司幽虫竟这般厉害,果然名不虚传。”

他想了一下自己差点陷入幻境的前后细节。

如此轻易中招,难道是因为自己对色彩向来比较喜爱,熟悉和敏感?

看来,从最熟悉的最擅长的地方入手是司幽虫致幻的一个切入点!不过,这样反而是好事,只能让他更加警惕。

不过,同样看到司幽虫,为何他的豆蔻貌似并没有受到司幽虫影响。

怎么回事?

苏豆蔻一脸无辜:“这我就不清楚了。”

纪恕向苏豆蔻倾了倾身子,然后,在她身上嗅了嗅。

苏豆蔻保持着夸张的警惕:“……”

纪恕:“你用的是什么香?”

苏豆蔻想都不想道:“自然是百濯香。”

“怎讲?”

“百濯香用来薰衣服简直最好不过,凡经百濯香熏过的衣物即使浣洗一百次香味仍不离不散,味道也好,浓淡可以依据自己喜好调整。”

纪恕了然一笑:“真好闻。”

苏豆蔻颇为自豪:“那是啊!看,还有我身上的这个香袋,你猜里面装的什么?”

纪恕捏在指尖放到鼻下,吸了两口气:“嗯,这个不是银丹草么?清清凉凉的,甜润微辛,很是醒神。”

“是啊,这个时节草木勃发,银丹草最是常见,路边尤其多,随便就能采到一大把,用来清心醒脑。”苏豆蔻笑着解释。

突然,她笑意一凝:“灭明,你想说的是不是我不受司幽虫致幻影响因为我佩戴的香?”

纪恕:“反应还不算太慢——是啊,面对青金之翅你我二人产生不同表现说不通啊!”

苏豆蔻撇撇嘴:“小看我?”

“不,”纪恕语气里透着认真,“我想这或许就是天意,阴差阳错之中让我们躲过一劫。”

然而,苏豆蔻却不是十分赞同:“这样岂不是太巧合?

总给人不真实之感。

纪恕拉着苏豆蔻朝山洞深处再进一些:“我只是合理推测罢了。而且,我觉得自己十有八九是对的。”

苏豆蔻没有说话,而是睁大了眼睛,透出浓烈的询问之意。

“你想啊,”纪恕解释道,“毒医前辈和云桑既然知晓这山中如此凶险,一个不小心你我皆有可能丧命如此……在明知我二人极有可能殒命身死的情势之下却依然让我们来了,这说明什么?”

“好无情啊!”苏豆蔻豁然开朗,“我明白了,毒医前辈和云桑都是无情无义心肠歹毒之人!”

“这……”纪恕哭笑不得,“小豆子你又调皮。”

苏豆蔻哈哈笑了起来:“哎呀,开个玩笑而已。我怎能不明白你的意思,退一步讲,即便我们与云桑姐姐是陌路人,无冤无仇的,他们也不至于非要置我们于死地而不顾。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处境确实不妙,但,不妙是可以改变的,不过是要费些精力与心思。”

纪恕颔首。

“纪灭明,你说,毒医前辈要你采这四种药材到底要做什么?真的是解毒的报酬?”苏豆蔻不得其解。

纪恕摇摇头:“前辈用意难测。云桑不是说过这些药有倍增药效之用么?”

“是啊。”接着她扁了扁嘴,一时福至心灵道,“就算是他要拿那些药草来玩谁又能阻挡得了?不过——会不会与解‘六亲不认’有关?解药?”

她这话让纪恕心中一动,遂在他心中产生了一种乐观情绪:“呃,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说完这话,二人顿时有了力量。

人总要靠一些希冀活着。

或者说,有希望能活得更好。

纪恕:“小豆子快快想办法解决司幽虫,我们得抓紧赶路!”

采解药去!

应了一声,苏豆蔻想了想,她之前送给过纪恕自制的梅花香袋,显然那香袋里的香草作用不在于此。好在她身上的小瓶里带有清神醒脑的五色梅香,与银丹草用途相似,可用。

她在纪恕身上涂抹了五色梅香,之后又把自己身上的银丹草香袋取下来,佩戴到了纪恕的身上。

“好了,可以试试出洞。”

纪恕来到洞口,仰脸看到半空中的司幽虫群。

司幽虫透明的腹部和青金双翅密密麻麻呈现在眼前,闪耀着神秘的轮回之光,仿佛夜空中一粒一粒星子连缀而成璀璨的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