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08:护卫我的女孩儿

纪恕一时不知该庆幸还是苦恼。

这丫头偏偏这时候陷入了幻境之中。

群狼沉默地逼近,势在必得。

眼睛血红,口涎横流。

如果说方才是纪恕与苏豆蔻逃出山洞的最佳时机,那么,在苏豆蔻乖乖巧巧拉住他的手唤小宝宝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把最佳时机错过了。

脱离困境只能用其他办法了。

纪恕先是迅速而有条不紊地将一只醒神丹喂到苏豆蔻嘴里,然后,他右手在怀里探了探,指尖终是停留在一只圆溜溜的小瓷瓶上。

里面是云桑配制的毒药,关键时刻保命用的。

一丝冷笑在纪恕唇边漾开。

既不能冲出去,那就……让你们尝尝小毒医的手段好了。

一念起,纪恕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行动了!

正好,两三匹狼一起涌到了原本不大的洞口的之前,用了令人心惊的力气撞了过来。

嗵!

骨肉撞在石块上发出令人骨酸肉疼的沉闷声。

堵洞口的那两块大一些的石头居然在强大力量的冲击下向洞里推进了几分!

与此同时,纪恕手里的瓷瓶朝前一甩,撞过来的三匹狼一声低呜倒了下去。

蹬了蹬腿,就地死了。

死了!

纪恕暗暗吃惊。

这么毒么?

不愧是保命用的。

霸道之极!

后面要扑过来的几匹狼见势不妙,却并没有停下要过来的脚步。

今夜,除了司幽虫的致幻作用,它们同样被猎物的鲜血刺激的不轻。

看来,不经过扒皮抽筋的疼痛是激发不出来它们想要活命的本能的。

不绝望就不会想死。就像方才逃跑的那两只狼一样。

“既然你们毫不客气地想要我们的命,那么,就成全你们好了。”

纪恕的声音就像情人间的耳语,在月色溶溶的夜里听起来却格外清晰。

“由此来看,它们还没有彻底陷入为猎杀而猎杀的疯狂之中。”纪恕冷冷地想,“豆蔻说的是对的,这些狼一定是受了司幽虫致幻能力的影响。”

纪恕这样的念头还没有落下,另外三匹狼又扑了过来!

纪恕将瓷瓶里余下的毒药再次甩了过去,下一刻,他再一次见证了这种毒药的一沾封喉!

又有三匹狼腿一蹬,倒地死了!

“来而无往非礼也。”他眼角带着笑意,说出的话却无奈又恳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杀生实在非我所愿,但我要护卫我的女孩儿。”

剩下的两匹狼见状终于再不敢擅动,流着可怕的涎水,徘徊着,嚎叫起来。

纪恕这会儿总算是得到了短暂的喘息之机。

他想,“既然将人困在幻境里的是执念,如果满足他的执念会怎么样?是不是就能从幻境里出来了?”

突然,他自嘲一笑,“我这岂不是异想天开?凡是能轻易满足的又怎么会是执念?”

……

这个小山洞已经不足以保护他和豆蔻的安全。

眼下,他首要做的是清除掉所有来自狼的威胁。

纪恕看了苏豆蔻一眼。

已经给她涂抹了银丹草,也喂了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

或许下一刻,也或许时间久一点。

这要看她的执念有多深。

因为,纪恕实在想不到那一点点司幽虫的金粉能有多大的致幻力,依他判断,豆蔻应该不会太久即能清醒。

不过……他的小豆子幼年时候还真是软糯可爱。

甩落点脑海里的思绪纷纷,他半弯下腰,一个用力掀掉面前的石块。

抽出软剑,他紧紧攥着苏豆蔻的手。

“蔻儿,我们走!”

此时的豆蔻眼泪簌簌,正在痛苦的往事里摸爬滚打:“阿娘,小宝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呜呜呜,我要小宝……”

“你乖,”纪恕带着她跨出山洞口,面容上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肃然与沉着,手上的剑在内力的倾注之下笔直地指着前方余下的两只狼打圈的地方。

脚下是死透了的狼尸,他攥着豆蔻的手蓦地松开,长臂一伸揽着她的腰,“我带你去找小宝。”

话音未落,他脚踏化羽于飞“平地飘悬”一式,已然从堆叠的狼尸之上腾了过去!

离开山洞,陡然让人心肺一清。

下一刻,纪恕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离他们不远的山腰里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动物的残肢。

应该就是那群狼的杰作。

正在打圈的两匹狼看到纪恕出来了,猩红的眼睛里立刻透出贪婪的光,涎水哗地流到了地上,身子一动就要扑上来。

纪恕才不与它们正面硬碰。

他身子一侧一探,软剑一抖,刷刷挑起旁边山坡上的土,在飞扬的尘土中避过狼的攻击,抱着苏豆蔻蹭蹭蹭跑了。

他跑去的方向是山上。

因为下山的路比上山更难,况且,下面是司幽虫谷。

纪恕抱着苏豆蔻,苏豆蔻正在幻境里挣扎,流着泪要小宝。

毫无疑问,她们姐弟情深。

想来,她小弟弟的死给她和她阿娘带来的打击很深,以至于多年后依然是她挥之不去的伤痛和遗憾。

……

后面两只狼穷追不舍,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对纪恕来说一个人上山没有问题,用“轻易”两字形容也不为过,可是怀抱一个人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该死!”纪恕咒骂一声。

他发现自己错了。

应该一出山洞就把这两只讨厌的狼杀掉。

不过,此时解决掉也不晚。

“纪灭明?”

突然,怀中流泪的人儿唤了一声,“小宝宝?”

听到“纪灭明”三个字从豆蔻的嘴里发出来,有那么一瞬间纪恕是狂喜的,一种堪称拨云见日的狂喜。可他还没来得及答应一声,“小宝宝”三个字就让他赤裸裸回到了正在被狼追的现实。

他纪灭明如论如何也是在纪家堡的后山、玉岚山玩大的,他在山上爬树捉鸟摘果子,抓蛇逗狐遛野猪,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心放下苏豆蔻,他猛一转身,剑尖直指几步开外的狼首。

很简单,不是狼死就是人活。

一只狼朝纪恕呲着牙,另一只却转向扑向了将醒未醒的苏豆蔻。

好狡猾!

纪恕急中生智,回首一剑砍断了苏豆蔻跟前的一棵小树。

一把剑硬生生活成了砍刀。

这是个小插曲,有这个插曲足够了。

反手再一剑,迎上扑向他的那只狼,斜里一劈,斩断了狼的两条前腿。

只听得凄惨一叫。

他顾不上其它,不等另一个狼扑上来伤害苏豆蔻,他又是一剑直截,削掉了眼前这狼的半张脸!

当他扶起苏豆蔻准备继续走的时候,一垂眸看到了司幽虫谷里的一片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