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17:不如打造一把飞梭

纪恕:“紫陌楠?”

老毒医臂膀举了举。

纪恕看清了。

就这结实到匪夷所思的木头?纹理清晰的树皮上布满宛如特意雕刻过的古朴花纹,美极,上手也重实。

他在息云山偶然得之,看它挺直好看就带了回来。

恰时纪默从外面进来,听到纪恕的疑问,遂将老毒医之前关于紫陌楠的话对他说了。

纪恕听完愣了愣。

他果真有如此好运气?

“不过说好了,余料给我。”

老毒医目光炯炯盯着纪恕。

纪恕不在意道:“前辈喜欢尽管拿去。”

“你说什么?”老毒医惊了,“送我?”

纪恕答的洒脱:“您不是为我解毒吗,比起命来,送你一根木头算什么?”

“哼,一对儿不识货的,你跟那个默木头就是天生的师兄弟,没跑了。”老毒医傲娇道,“你小子以为老夫这么大岁数了还贪?白送我我还不要呢。”

“前辈误会了,您辛苦为晚辈解毒,晚辈无以为报。”

“你的报酬老夫已经收了,”老毒医挥挥手梢,“实不相瞒,灵虚草等四味药草极为难得,你采了回来就已经足够了,到时候用不完,剩下的还不是归我?尽管老夫有可以不讲道理的资格和资本,可一码归一码,老夫不是那种不讲道理之人。再说,我要你这么多紫陌楠做什么?带进土里?”

他的话纪恕听懂了,可他听懂之余却不明白了:“那您的意思是?”

老毒医翻了个白眼,头一别,不予解释。

苏豆蔻见状,拍了拍纪恕的手背,笑道:“纪灭明你傻了,方才前辈说的明明白白,用紫陌楠为你破例做一个物件,这是多大的荣幸?你快好好想想。”

听闻此话,老毒医满意地点点头,觉得苏豆蔻很上道。

纪恕这才彻底明白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谁让他一日昏昏沉沉到现在刚刚清醒呢。

他沉吟片刻,想了一想,试探问道:“前辈您不是说这木头能做成兵器么?我想做个趁手的兵器,您看怎样?”

“当然能做。”老毒医回答的很是干脆,同时也十分警惕,“你想要做什么?”

纪恕哑然失笑。

看这老头的样子恐怕是担心做了兵器之后不剩什么余料了吧。

这棍子三尺来长,他岂能用完了?

“日月如梭走相续,不如……前辈为晚辈打造一把飞梭如何?”

“飞梭?”老毒医一番思量,终于点头道,“好,就飞梭。”

纪恕补充:“便于携带,极趁手那种。”

“那是当然。”老毒医终于神采飞扬起来,“你小子就别操心了。咱们先说好喽,这兵器不比其他,快则一两月可成,慢则三五年也可能,不能急,不能催,只能等。”

“好。”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也不急于一时半刻。

他练的是纪家剑法,必然使剑,但始终觉得手里缺点什么。

偶然得到紫陌楠,或者就是天意,正可弥补他的欠缺。

……

接下来的两日,每天一早纪恕刚醒来就会看到纪默端来的一碗温热的引药,他二话不说扬起脖就咕咚咕咚一气喝尽,然后躺在塌上等药劲发作。

不知是老毒医得了紫陌楠心情大好,还是他自身的原因,接下来的两日纪恕远远没有第一次喝药痛苦,喝完药他甚至可以在师兄或者豆蔻的陪同之下出门散上一圈。

期间,他自嘲地说自己提前过上了垂垂老矣的生活,可谓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他一点都没有料到,自己几日的痛苦不堪与昔日活蹦乱跳之间仅仅不过是三碗引药的距离。

反差之大令人喟叹!

三日过后,老毒医有请。

终于开始正式解毒了。

老毒医主要的解毒方法就是配制解毒药丸和解毒散,待纪恕依次服用下去,差不多一个月之后即可清除体内余毒,之后再加以对症调理,直至身体痊愈。

为了倍增药效,药丸和药散里面依次适量加入灵虚草,沸冬子,朱雀麻和苓药花蕊。

纪恕每每吃药都能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有时意识尚在,身体却是麻木的。

其中滋味简直不能一一道来。

阿宁心疼纪恕哥哥。这半年以来,她的医术水平又增进了不少,为了将纪恕的身体调理到最好的状态,她为纪恕把脉之后,依据脉象为他施针,不知不觉间为纪恕减轻了不少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

她想起年前那次她醉了酒,第二日醒来云桑在她的《草本手札》上写下了灵虚草沸冬子等四种药材。

显然,云桑当初写出来的,与老毒医给出的这几种草药的内容是有些出入的。

她甚至把几种草药的生长地都弄混了。

可最终,老毒医还是让纪恕历尽千辛万苦上山把药采了下来。

缘分!

可不就是缘分!

……

拔毒如抽丝,是个精细活。

为了保证解毒丸的药效,每粒药都经毒医本人亲自最新配制,前后成药间隔不足三个时辰。

再者,纪恕每天服药的分量都很精准。

难得毒医他老人家白胡子一大把,精力充沛,堪比顽童。

令人惊奇的是,老毒医竟然对纪默的态度有了改观。

不再挑剔和故意刁难。

而是变成了若有若无的赌气,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酸味的幽怨。

纪默倒没什么,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意味,而云桑却觉得她的老毒医爷爷充满了任性的孩子气。

需要她的安抚和劝慰。

这把她拉扯大的爷爷其实更像是一个一直盼着她长大、好不容易她长大了却又担心她被坏男人拐走的老父亲,前前后后操碎了心。

而纪默,无疑就是那个可能会拐走他的宝贝孙女的坏男人。

老毒医年岁大了,看人看得更明白了。

尽管耳聪明目,可他又能怎样?既不想心甘情愿成全他们,又不能棒打鸳鸯阻止孙女找到一辈子的幸福。

他只能先帮她考察清楚。

想要娶到他的孙女,务必先要过了他这关。

末了,他既伤心又欣慰地想:桑儿那丫头眼光还不错的,那个纪默,别的不论,至少在品行上做他的孙女婿够格。

要是再能与桑儿一起继承他倾注了一辈子心血的毒医谷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