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19:离谷

今晚,纪恕吃下了一个月来的最后一颗解毒丸。

“这最后一颗药丸落肚就没老夫什么事了。”老毒医让纪默捎来来药丸,顺带着又捎来一句话,“老夫明日离谷,你们几个悉听尊便。”

包括云桑。

老毒医倒是很干脆。

果然,翌日一早,老毒医就不见了踪影。

晚饭时分,几人围坐一桌,边吃边聊。

苏豆蔻:“毒医前辈走得匆忙,可是有重要事情?”

云桑撇了撇嘴:“不然怎么叫怪老头?想起一出是一出。依我看,多半是与紫陌楠有关,怕是迫不及待找人去打造心爱之物去了。”

纪恕忍不住笑了:“云桑说得有理,像是前辈能做出的事情。”

云桑眉毛动了动,心想:“这疯老头曾说过给二皇子药是为了践诺,践什么诺?我怎么没听说过?别不是出去帮二皇子做什么坏事吧?他们又是什么时候,怎么认识的呢?”

等见到爷爷一定问个清楚。

阿宁碰碰她的手肘:“想什么呢,云姐姐?我们要离开了,你怎么办?”

云桑“哦”了一声,拉回思绪,眼神在几人身上看了一圈,最后在纪默身上停了几瞬。

纪默停箸,回视了她几眼,张了一下嘴,却没出声。

云桑期待的表情有些黯然。

阿宁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一看这情景,立刻表示欢迎:“云姐姐你想来就来啊,欢迎你与我们一起。”

她这个哥哥太含蓄了,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娶上嫂嫂?

其实也不怪纪默。

老毒医不在谷里,他不知道谷中无主是否合适?

前前后后算起来,他们来毒医谷已经三月有余,依老毒医对他的态度……不是刁难就是挑刺,明显不是因为他是否利落、勤奋、有眼色,而是因为看不惯他这个人。

他又不傻。后来,结合与云桑的相处,他算是看出来了,老毒医是不想让他接近自己的孙女儿!

何况,老毒医不止一次夸赞他的师弟,看来,他欣赏的是小恕那样的人。

纪默既矛盾又痛苦。

再者,离开毒医谷之后,说不定他就要回纪家堡,到时候……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懦弱。

阿宁的话让云桑心情好了不少,她脱口道:“毒医谷平时有药童照料,就算是我们一时半会儿不在也没有关系。纪默,你愿意我一起吗?”

纪默静静看着她,低声道:“只要你愿意,随你。”

“好。”云桑突然就笑了,清清脆脆,“那我们吃完就走。”

然后高高兴兴为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津津有味吃了。

其他几人:“……”

她忽闪着眼睛:“干嘛这样看我,你们快吃啊!”

纪恕的毒已经解了,之前她曾为此要纪默答应她一个要求。前一阵子纪恕与云桑去逐浪山和息云山生死未料,纪默茶饭不思,很是挂怀,她在一旁看着忧心,就想着把这个要求免了。

如今……算了,这要求她还是想自己留着。

……

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出谷的路只有一条。

纪恕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走来时路,但那条路来时路只能进,不能出。或者说,以前从没有外人从那里下来过,也没有人有足够的体力与精力能够上的去。

身负化羽于飞的纪氏兄弟或许能做到,不过,考虑到阿宁、云桑和苏豆蔻,还是罢了。

他们只能走竹屋后面的,崖洞里的通道。

进入通道方知道通道很长,直觉走了好久才终于曲曲折折来到通道的尽头。爬将出来,眼前是一片狭长的山涧。

涧两旁长满了湿滑的绿苔与高高低低的青草,以及枝叶茂密的树木。

原来,联通着毒医谷通道与外界的是这个样子。

眼前景致很美。

无论是近看还是远观都是美不胜收的山景。

虽然高山相隔,高处有密林,不见日光,但天光却是明朗的。

处处令人耳目为之一新,呼吸为之清明。

跳过潺潺流水和跨过水中乱石对于任何一个身怀功夫的人都不在话下。

但毒医谷的“声名远播”,足以让任何寻来的人通过时小心谨慎。

其实,这山涧真的安全。

可能是因为与云桑一路同行的缘故,无论是那条连同山洞的通道还是这山涧,都没让人感觉到危险,相反,平常平静的就像是自己家的后院。

几个月的毒医谷生活,见惯了谷里的药草和各种毒虫,乍一出谷来,除了神色如常的纪默,纪恕他们都很兴奋。都有一种“我们出来了!”的舒展。

阿宁更是前所未有的豪放起来,捡了块干净的石头就坐下来歇脚。

路不是一天赶的,尽管归心似箭,也要一步步走。

短暂的歇息之后,几人继续前行。

过山涧,爬半坡,经密林……

起初,阿宁的话很多,云桑的话也不少,纪恕兴致勃勃地观察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内心里感叹着造物者的鬼斧神工。

每到会心之处他总与纪默用眼神交流一二。

显然,师兄与他有着同样敏锐的洞察力。

毫无疑问,他们路过的地方大有玄机。

云桑自然什么都没说。

但是有些细节只要留心总会发现。

这就像是他们小时候拆解的九连环,环环相扣,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进不来也出不去。

而且,极偶然的机会,纪恕还发现了沿途中的小小信鸟。

看来,信鸟不单单是有报信的作用。

……

终于,前面一片豁然开朗!

啊!走出来了!

“慢!”云桑走在最前,双臂伸展,拦住诸位,“最后一道关口。”

她就地做了几个手势,双脚旋转半周,众目睽睽之下仿佛推开了一道门。

然后,只听她吁了一口气,“好了。”

等他们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站在山脚下,不远处立着一块界碑:毒医谷。

界碑旁边散落一地白骨。

白骨呈现出不同的状态,看得出死前的挣扎。

见到白骨,纪恕摇摇头,咂咂嘴,无声叹息片刻。纪默看了几眼就别过了头去,面色有些沉肃。阿宁与豆蔻则不约而同张大了嘴。

云桑见怪不怪,云淡风轻。

此时此地,今时今刻,要说内心没有波澜起伏是不正常的。

他们心中回荡着同一个问题:几月不见,京都王城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