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223:大结局(中)

弦歌居。

从化雨那里出来,纪恕回到了弦歌居。

弦歌居的大门紧闭,门口的风灯跳着幽光。

纪恕跃进里院,来到自己的住处。

院落与卧房都很干净,里里外外江叔一直都有打扫。

躺在床榻之上,纪恕想着明日要做的事情,脑海里还回荡着化雨最后的话:“这几个月来,千面阁和沉香阁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戗创,物有损失,人有伤亡。你既已回来,可以去找他们。至于其他的,我不便多说,你自己去看,去问吧。”

一夜无话。

翌日,王城大门开的早。

守城侍卫验过纪默他们的路引,又仔细看了他们的打扮装束、身上所携之物,盘查完毕,这才放他们入得城来。

几人往里走,在城门里侧不远处见到了等在路旁的纪恕。

苏豆蔻上前一步拉住纪恕的衣袖,急切又不失稳重问:“怎么样?”

纪恕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边走边说。”

他简要说了从化雨那里得到的消息。

几人听得唏嘘。

再看大街上步履匆匆的行人,显然大家尚没有从上渊宫变中回过神来。

除了纪默,江半图之死并没有激起其他几人的心中波澜,诸位更关心的是千面阁和沉香阁。

一路上路过了几个早食摊子,然而时辰尚早,且大家无心进食,是以,在一个岔口几人分成两路分别去了千面阁和沉香阁。

纪默带着阿宁和云桑,纪恕与苏豆蔻一起。

……

千面阁。

千面阁外观依然沉稳大气,两边的对联仍在,但,偌大的铺面却换了新的大门和镂花大窗。

大门还没有开。

“哥哥,”阿宁看着焕然一新的千面阁外观,心中疑惑不定,“这怎么回事?”

纪默摇头。

三人转到后巷,从安静的后门进了千面阁的后院,后院整齐俨然,收拾得干净利落,仿佛他们并不曾离开过。

阿宁的两个小丫鬟正在院中洒扫。

小丫鬟见到他们立即恭敬中透着掩不住的惊喜,红着眼睛告诉了他们现在千面阁由少爷接手管理,白大掌柜在府中将养。

少爷自然是白眉。

依白眉性情,此时接手千面阁令纪默和阿宁始料未及。

他们不在王城期间发生了多少事?小丫鬟又能知道多少?

是以,三人又马不停蹄来到白府。

当他们来到白静石的“砥砺园”,迈步进入厅堂,赫然见到了他们的父亲,纪大堡主纪巽!

“阿爹?”

“阿爹!”

“没错,是为父。”纪巽笑容可掬,喜滋滋看着一双儿女和云桑,“不用说恕儿一定陪着豆蔻去了苏家。唉,儿大不由爷。云桑,我们又见面了。”

云桑:“纪叔父。”

阿宁问:“阿爹,您什么时候来的王城?”

“半个月之前。”纪巽带他们见过内室卧床的白静石,“你白叔父受了点伤,我知晓之后不太放心,这才从临安赶了来。”

每年春上,纪堡主都要携家眷去临安办事、游春,多年来没有例外。

内室。

白静石躺在床榻之上,脸颊瘦削,双目微合,气息幽微。

纪默与阿宁心中担忧,滋味莫名。

白叔父的伤一看就不轻,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劳动阿爹。

“放心,有我在,你们白叔父性命无忧。”纪大堡主信心十足,“若不是被耽搁了月余,早就好了。到底庸医害人呐,阿宁,作为医者,你要心怀敬畏,懂的恐惧,以他们为戒。”

他们,不用说指的是先前为白静石瞧病的大夫。

阿宁这一点很自觉,恭敬地答了声“是!”

白静石微合的双目睁了睁,眉头有点跳,艰涩地笑了一下,显然是听到了纪巽的话。

老朋友说话就是带着犀利的自信。

把自己交给纪大堡主,他放心了。

纪默三连问:“白叔叔身体一向康健,短短几月不见如何到了这般?到底什么得了病症?白眉呢?”

“是啊,白叔叔病着,眉哥哥哪去了?”阿宁从一进来就没见到白眉的影子,不由纳闷。

即便是接手千面阁,也不至于一早就不见人。

“此间种种说来话长,”纪巽感叹道,“艰难困苦玉汝以成。这阵子多亏了白眉。”

说话间,白府管家来报,开饭了。

“说来话长,”纪巽对管家颔首,然后领着纪默他们去吃早膳,“咱们边吃边聊。”

……

另一边,纪恕与苏豆蔻马不停蹄来到苏宅。

在路上他们已经打听了苏家近况:两个多月前沉香阁阁主苏宥亭被一权贵“请”走,在一处巨大的高门宅邸里住了几日,回来时全程沉默寡言,之后不久,约莫一个月前的一个青天白日里,沉香阁莫名走水,火势很强,飞快蔓延到整个宽敞的铺子,等救下火来,损失了不少香料不说,还重伤了几个伙计,连累了相邻的店铺。

这是多年来沉香阁不曾有过的重创。

苏豆蔻听闻这些消息,嘴上不说,脸色却难看之极,虽有纪恕一旁安慰劝说,可对那些消息她也信了九成!

二人一路来到苏宅,刚看到大门苏豆蔻眼圈就红了。

大门紧闭。

原本气派沉敛的苏家大门像是被火燎过,一块块大小斑驳的黑黄之色缀在其上,不用说经过了难以磨灭的沧桑,而此时此刻,这份失意与伤痛还没有来得及被休整遮掩,就这么刺目地呈现在苏豆蔻眼前。

苏豆蔻一言不发,握紧拳头重重地砰,砰,砰,拍在大门之上。

大门发出喑哑沉重的闷响。

开门的是一个老仆。

“大小姐?”老仆一愣,没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苏豆蔻已经如风般卷了进去。

梅开院,小花厅。

花厅里的食案上摆放着简单的早点。

苏宥亭坐在主位正在进食,他旁边分别坐着妻子李思兰和小儿子苏闻香。

“爹爹!”

一个熟悉颤抖的声音穿来,苏宥亭手一抖,筷子间夹着的一块点心“嗒”地掉在了身前的粥碗里。

“蔻儿?!”

李思兰抬起头,眉头紧了紧。

苏闻香默默站了起来。

“阿爹。”苏豆蔻走过去握住苏宥亭的手,那双手长年生着薄茧,作为阁主他也从来没有中断过制香。

几月不见,苏宥亭脸上的沧桑看起来不比苏家大门少。

老泪在苏宥亭眼里打转,苏豆蔻却是一改进来的锋芒,她是笑着的。

“阿爹,我回来了。”

苏宥亭说了一个“好”字,开始频频点头。

侍奉在一旁的丫鬟眼力见很好,早拿来了两幅碗筷。

对李思兰,苏豆蔻懒得招呼,只心平气和看了看了苏闻香两眼。

几个月不见,这少年比之前稳重了,脸上青涩褪去不少。

果然男孩子还是要多经世面,多磨练。

纪恕倒不失礼节,问候了苏宥亭夫妇。

看得出来,苏阁主对纪恕是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