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番外之:纪陈初遇(纪巽&陈卓

三月初三。晨,晴。

陈卓尔翻了个身,感觉不甚舒服,又翻了一下。闭着双目动了动胳膊,还是困。懒得睁开眼,索性又使劲蹬蹬腿,伸了个筋骨紧绷浑身舒爽的懒腰。

陈大小姐懒腰伸完了意识也渐渐回了笼,这才眯眯眼,和暖的阳光透过碧纱窗从从容容照进卧房,原来天色早已大亮。

“小姐,你可醒了。”小丫鬟阿碧捧着衣服进来里间,准备侍奉大小姐起身。

“阿碧,现在几时了?”反正陈大小姐受爹爹宠溺晨间无需问安,索性一了百了每天多睡会儿。

这样的大小姐真不多见。

小丫鬟自小跟在陈大小姐身边同她一起长大,没接触过其他人家大小姐的日常生活起居,对自己小姐的德行习以为常,认为大小姐们的生活本该如此。

谁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那一日夫人带小姐去王家赴宴,小姐们在一起嬉笑谈话比试衣料、首饰和自己的绣活。王家小姐绣的“清风鸣蝉”所用丝线上好,色彩搭配恰到好处,针脚疏密有致恰恰体现了意境优美,整体看来绣功颇深,令阿碧叹为观止。原来王家请了州郡首屈一指的绣娘来教导小姐们女红,王家小姐又勤奋有加,想学不好都难;张家小姐的插花技巧在众人评比中脱颖而出,尽管如此,张小姐行为举止没有丝毫得意骄矜之态,处处体现出一位富家小姐该有的平和温婉;赵家小姐……赵家小姐颇与自家小姐谈得来,两人简直在不学无术上平分秋色,两人第一次相遇虽然均有点相见恨晚之感,但是彼此对周遭眼光仍有顾虑,怕别人背后讥讽,故,彼此都很收敛。然而此后自家小姐就与赵小姐臭味相投了。赵家小姐不喜女红喜棍棒,不爱红妆爱武装,虽出身商家但欣赏的是花木兰替父从军的壮举,一心想着胯马提刀报效沙场。

唉,她们小姐的闺友赵小姐是个奇葩,不提也罢。

小姐书读的不少,虽然看账本生意经倒是通透,可是比起王家小姐张家小姐根本没多少女儿像啊。

阿碧听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比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其他大小姐,自家小姐“才”几乎没有,可是,德么——

不爱早起,懒觉睡一箩筐算不算德?出门无事爱着男装、不走正门爱翻墙算不算德?四书五经都读,扬言不喜孔丘算不算德?有时以通宵看账本为乐算不算德?

阿碧无奈地想,总算是自家小姐,随她去吧。

有一次,张家的小丫鬟悄声说:“我家小姐最是聪颖,插花一学就会,生就一双巧手,”小丫鬟说得得意,有些忘形,“听说你家小姐是个混世魔王……”

阿碧立马不干了,吵架谁还不会呢,“怎么说话呢,你家小姐除了读《女则》、《孝经》,其他的好多书读了吗?我家小姐会看账本做生意,你家小姐恐怕想都不敢想吧?”

然后……然后阿碧从此觉得自家小姐形象高大光辉了不少,别人家的小姐算什么,还是自家小姐好!

……

形象高大光辉的陈大小姐问阿碧:“阿碧,几时了?”

“快要辰时了,小姐。”阿碧动手挽起纱幔。

这时,阿橙过来了。

“小姐,水好了。前两日下雨,今儿晴好了,天气又清爽又暖和。”阿橙把打来的水放到盆架上,报告今日天气。

“正好,洗漱完毕咱们出去转转,今天本小姐带你们出去见识见识。”

又去见识?

陈卓尔穿好衣服下来,莫名有些兴奋,“我们去南湖划船怎样?”

阿碧阿橙听到大小姐的话有些头皮发炸,出去见识没什么,就怕陈大小姐出去见识啊!大小姐玩性太浓,该回府的时候不按点啊。久而久之,二人硬着头皮练就了一副碎嘴功,在金乌入林之际倘若大小姐还不思归家,她们就只好祭出看家本领,化身苍蝇蚊子蜜蜂,嗡嗡嗡嗡嗡嗡嗡,直到陈大小姐一个头两个大自愿回府为止。

同时,知女莫如父,掌上明珠陈卓尔前脚出门,后脚陈老爷子就派出护卫若干,不远不近缀着,什么时候陈大小姐一甩袖子要回府了,这些护卫才抹一把汗,回去交差。

“我还是换男装比较好。”陈卓尔想了一下,随即脱掉方才穿过的衣服,“把我那身蓝袍拿来——对了,昨日来府上的那个江湖骗子跟爹爹说今日我的真命天子降临,还会与我照面,简直毫不走心一派胡言,我偏要出去,看他如何跟爹爹交代!”

大小姐换上男装,颇有几分清秀英姿,叼了几口点心,带着阿碧阿橙两只,大有大摆……翻墙而出,直奔南湖去也。

好在关键时刻陈大小姐灵光一闪,想起南湖离陈府好几里路,徒步走到定会累坏脚板,于是雇了一辆马车,轱辘轱辘出发了。

南湖本是临安当地一景,离湖不远有街有巷、有酒肆、茶楼、客栈、妓院,卖花的、卖艺的、出售各种小玩意儿的,车水马龙热热闹闹。

平日里世家公子、文人骚客多喜欢在此流连,吟诗作赋、斗酒听曲儿,风雅者自风雅迷醉者自迷醉,都在万丈红尘三杯酒里撒癔症打滚儿。

今日正是春和景明之日,湖岸有柳,柳身栓马;湖面有船,船上有人;湖心有亭,亭栏有诗。

陈小姐一并阿碧阿橙来到湖边,湖水粼粼碧绿,三人在杨柳依依之下包下一艘不大不小的船,登上船去,船家解下岸边缆绳,篙橹一点,轻盈向前划去。立于船头,微风不燥衣衫轻摆,令人不由心情一松。

湖中包下的船只已有不少,不消一会儿,十多只船已漂浮在开阔的湖面上。

“船家,可以比赛划船吗?我们超过前面的那艘!”陈大小姐玩性上来了。

“好,小公子站稳了!”船家直起腰弓起腿,双臂用力,再弓起腰蹬直腿,双腿使劲,几个来回船只提起速度直追前面的船去了。大小姐趴在船头,笑哈哈加油打气。

前面船上一长身玉立的年轻男子听到笑声回过头来,与笑哈哈的陈大小姐目光相撞,男子心中一怔,眼光一时挪动不开,目不转睛地望着陈卓尔,心道:“这少女真性情,世间难得。”电光火石间一句话脱口而出:“在下纪风信,敢问小姐芳名?”

“什么小姐,没看我们家公子吗,这人好没眼力见!”阿碧不乐意了。心道,这是哪里的登徒子?

陈卓尔定定看向男子,胸口砰砰乱跳,心下疑惑:“这就是‘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吗?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怎么一时也想不起来?奇怪,我心里怎么那么热?”

她不由自主地一只手覆上胸膛,感觉有人在耳边呼唤,转脸向声音的来源看去,阿碧正拉着她的袖子喊“公子,公子!”

阿橙见人终于回魂了,松了一口气,瞪大小姐一眼:“公子,我们走了。”

陈卓尔这才回过神来,脸上腾起一片红云。

纪巽,表字风信,今日初来临安,应几位好友之邀前来南湖游玩,本定于第二日去陈府拜见陈家家主。

不想今日南湖之上遇见一位女扮男装的小姐,初见这位小姐相貌伶俐清秀性子欢脱,心中顿生好感。

但不知是哪家小姐?

月前,一位前辈得知纪巽尚未婚配,知晓他家风深厚人品出挑,有心做媒,然而却遭纪巽婉拒:“风信知前辈对风信一片抬爱之心,风信谢过前辈好意,风信斗胆不信媒妁之言,唯愿自择一情投意合之人共度一生。”

方才初见那个穿男装的姑娘,纪巽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世人都说愿得一人心,而有心人何其难觅?不想自己何其有幸,这个命中注定之人就出现在今日今时今刻。

“李兄,能否为风信查出方才的女子是谁家姑娘?”纪风信连忙询问同来的李笃。

“姑娘?”李笃望着方才转头远去的那条船,拍着胸脯,“这有何难?尽管包在为兄身上!”

纪巽眼神追着陈卓尔而去:“那姑娘,她女扮男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