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24章 24:叶将军的来意

时间回溯到一个时辰之前。

风信斋,纪巺书房。

房门紧闭,纪巺与叶潇叶将军正面向而坐。

叶潇看上去三十来岁,几年前与纪巺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纪巺在京州办事,事情进展也很顺利。那日,纪巺闲来无事与京中一友相约到名气颇高的福顺楼吃酒,恰逢叶潇与几位兄弟也在福顺楼聚首。偏偏纪巺的这个朋友性格开朗,交友甚广,识得叶潇同路的一位兄弟,彼此见到之后一阵寒暄,就这样纪巺认识了叶潇。

叶潇军旅出身,效力于大将军李准麾下,统管李将军三大营之一的飞虎营,是一位骁勇善战的优秀将领。彼时纪巺得以与叶潇相识也是巧了,前一日叶潇刚接到军令,不日将动身前往西北边线换防,这是他出发之前的最后一次和京中的弟兄们聚首。

没错,大将军李准就是当今君上的第三子。

堪称军事奇才的三皇子,战争嗅觉十分敏锐。李准担任兵马大将军几年来,在原本的军事建制基础上对军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大胆的改革,该精简的编制绝不含糊,同时加强练兵以提升战斗力。

他手中掌握着当朝最精锐的三支军队:飞虎、猎鹰、霹雳三营。

这几年李将军坐镇三军,国家边防相对安定,然而,本国边防安定的同时也是敌方蓄养实力的有利时机。

“我上渊立国百年,几代国主励精图治,敬畏天地,以民为贵,而今政通人和,举国富庶,边民安定。而与我相邻之西北胡羌,游牧之族,处苦寒贫瘠之地,族人生计维艰。近年虽惮于我边地毫不松懈之镇守,然,其从未停止过对我上渊繁华之觊觎。加之几年前年胡羌部族首领更替,新族长乌哈托血气方刚志不在小,号令部族休养生息,养精蓄锐以待时机。几年过去,追随乌哈托的可战之力已八万余。胡羌部众向来彪悍,其军事实力不容小觑,早晚,上渊与之终有一战!”

这是大将军李准一年前对敌我双方现状的分析。

大将军料事果然奇准。

这几个月来上渊国西北边境开始不太平。

原因无他,秋季过后,严冬要来了。

正是胡羌发动骚扰、杀人越货,抢掠越冬财货的好时机。

也正好试探。

叶将军人在军中,除了治军严明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脑筋转得快,会周旋,平时在军中顶着一张严肃脸都是装的,久而久之倒也装的炉火纯青。

所以,叶将军善装。不咄咄逼人的时候还算是有人情味儿,有时候味儿轻些,有时候味儿重些。

此时他坐在纪巺对面人情味儿颇重。

“纪兄,”他说,“几年前一别再见,纪兄你风采不减当年,更让叶某感动的是纪兄你居然还一眼认出了叶某,叶某荣幸之至。”

纪巺知晓他在扯淡。你我之间有那么熟么?于是客气道:“不敢当。”

叶潇看他语气中透着疏离,随即爽朗地笑了:“纪兄这纪家堡委实不太好找啊,为见你一面着实费了我一番气力。”

纪家堡建造于玉岚山下,前任堡主纪寒柏死后纪巺将纪家堡的伪装又加了一层。

纪巺平时喜欢自在晃荡,家财万贯吃喝不愁,最希望自己喝酒品茶赏花晒太阳研究医术的时候不被搅扰,自然对纪家堡的安全格外上心,他一上心必然较劲,较劲的结果就是纪家堡固若金汤,让那些不请自来者的讨厌者往往兴高采烈地来,灰溜溜地滚。

纪巺也笑了:“叶将军不愧是飞虎营老大,好本事,佩服!”说完,他脸向前凑了一下,促狭地说,“将军无事不登三宝殿吧?唉,看来我是不中用了,叶将军居然轻而易举踏进我苦心造就的纪家堡,我被打脸喽。”

叶潇听他言语之中责怪之意明显,赶紧告罪:“纪兄见谅!叶某不请自来实在是惭愧,可是我也是万不得已。”

纪巺见好就收,事已至此,也不见得非要揪住不放,于是他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问:“将军,那刮您来的是什么风?”

叶潇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罢正言道:“大将军派叶某前来,有事相求纪堡主!”

“三皇子?”纪巺疑道,“纪某身无所长不问世事,只安于这一亩三分地,三皇子有何差遣纪某的地方?”

“不瞒纪兄,我此次前来实是受大将军委派,行动隐秘,并无其他外人知悉。一来不知纪堡主能否答应,二来也是军机不可泄露。”

“哦?”纪巺沉思道:“什么事要征询纪某答应?既然是军机不可泄,纪某还是不知道的好吧?”

“不不,这件事纪兄你才是主角,少了你万万不可。”叶潇忙道。

“不知怎么个万万不可呢?是万万不可,还是非我不可?”纪巺似笑非笑地问。

“这……纪兄又说笑了。”叶潇心说:外面传闻纪堡主易容术高超绝伦、为人随和,除了纪家堡的生意需要偶尔出堡,其余时间大都和夫人在堡中喝酒品茶研究医术,不怎么理会江湖俗世,更与朝廷无甚瓜葛,这样一个人能答应大将军的要求吗?

“世英,听说几年前你与纪家堡堡主纪巺有过一面之缘,想来对他并不陌生。你想办法再见他一面,请纪堡主为新练的铁英骑定制一千张面具。”

世英,就是叶潇的表字。

那日大将军唤叶潇入帐,劈头给了他一个这样的任务。

叶潇一听新任务立马一个头两个大,什么叫“对他并不陌生”?纪巺和他,基本上还算是陌生人好吗!谁听说过“见一面”就能发展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友谊的?

叶潇正待为自己说一句辩驳的话,又听大将军道:“这是军令!”

大将军沉沉的黑眼珠看着叶潇,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无形压迫让他闭上了刚想要张开的口。随即一种属于军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铺天盖地瞬间将他淹没,他挺直了背脊,坚定地回答道:“是!将军!”

如今好不容易进了纪家堡,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的纪堡主看起来精明的很呐!

“铁英骑么?”纪巺听完叶潇来意,托着下巴,“要那么多面具做什么?——哦,抱歉,这是军机,纪某不该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