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33章 33:将军的允诺

纪恕和榆钱儿忙了整整半宿。

先是浸泡药草,再是熬制药汤。

两刻钟的浸泡药草,两刻半钟的熬制药汤,一个时辰的晾温,半个时辰羔皮的层层放置,加上三个时辰的浸泡。

这是第一批泡制的羔皮,因此只用了百张。尽管制作程序早已烂熟于心,亲手操作早不下百次,但他们还是决定开头保守。

只要手中有活,他们都会保持沉默,保证精力是集中的,尽管许多动作早已刻入了手与脑的记忆,逐渐成为了身体本能的一部分。

忙完先前的各个步骤,到了最后三个时辰的浸泡环节,前半夜已经悄然流逝,两人掩上制坊大门,利用余下的半宿回到卧房休息。

愉快的劳动总能带来愉悦的安眠。没有梦,也没有想师兄和阿宁,他们醒来已是天光乍现。时间刚刚好。

换上一套利落的装束,俩人先是到制坊瓮中取出浸泡好的羔皮,晾上。

制坊外。

校场操练的声音此起彼伏传来,让人恍然若梦。

“灭明,我怎么像在做梦,来,掐掐我的胳膊看看是不是真疼!”榆钱儿用手肘碰了碰纪恕。

纪恕想也没想在他小臂处掐了一把。

榆钱儿一个激灵疼得叫起来。

“没错,是真的!”榆钱儿一脸满意地说。

“老兄,活都干了一宿了,还能是假的?”纪恕半笑不笑,“不过,昨夜听闻营里打更之声倒有些让人不知身在何处。既来之则安之吧。”

“想不想逛一圈军营?”榆钱儿怂恿道。

当然想啊!

纪恕毫不谦虚地说:“以我们的身手逛一遍军营谁还能拦着了,但是你忘了‘四不乱’?”

于是榆钱儿想起苏小闹来。

话说大将军的亲卫不是也应该早起么?

“依我看,还是灭明你说的刺激!”榆钱儿一点没有将纪恕的话放在心上,“管它什么‘四不乱’,轻功走位来一遍?”

“你想被当成飞贼喊打?”纪恕饶有兴趣地看着榆钱儿,嘴角一抹坏笑,“我可不想!”

榆钱儿看他笑立马跳起来:“我就说吧,从小你就不是省油的灯,看着瘦弱乖巧,其实一肚子坏点子。”

榆钱儿想起来自己跟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尤其是一次次遭袭被化妆,往事不堪回首啊不堪回首!

“说吧,你又打什么鬼主意?”榆钱儿控诉到半道改了主意,贱兮兮地小声问,“快说来听听!”

“知己!”纪恕眯着眼睛拍拍他肩膀,“堂堂铁英骑军营大摇大摆逛一遍才好啊!”

榆钱儿高纪恕半头,此时纪恕拍着他的肩膀让他有种被仰视的错觉,只可惜还没享受这种错觉就被纪恕的话惊了一下:“灭明,你开玩笑的吧?”

“是啊!”纪恕白了他一眼,“不然呢?别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我们可是替义父来的,不能给他丢脸!”

他和榆钱儿此时代表的是纪家堡,他们的声誉就是纪家堡的声誉,纪巺的声誉。

不能有丁点差池。

至于大摇大摆逛军营,有机会一定要逛的。

但不是现在。

说话间苏小闹来了。

她身后跟着两个提着食盒的伙头兵。

纪恕觉得这饭食来得有点早。要是在纪家堡,这个时辰他还在做早课。

打过招呼,纪恕和榆钱儿并没有急着用饭,而让人把食盒放在制坊的桌子上。

“苏大人,昨日的药草麻烦你再弄来若干,接下来会用到不少,分量远远不够。”纪恕对苏小闹道,“索性,我把需要之物全开了给你,劳你准备齐全,也省得来回奔波。”

“也好。”苏小闹回答。

言简意赅,多余的话一概不问不说。

祸从口出,言多必失啊。

至于口音她倒不担心,军营里来自不同处的人多了,除了京州本地,哪个还不带点儿出生地口音?

跑出来一趟本就不易,她可不想中间出什么岔子。

她还要回去跟那帮姐姐哥哥们斗智斗勇,气煞他们呢。说起气人,她可是有一整套的!

苏小闹是个行动派,但也是个随心所欲的行动派,她看了制坊里晾着的羔皮,心下嘀咕,这两个少年还行,虽然一个清瘦一个挺拔,面相上一副富家公子的无害单纯,但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绣花枕头。

接过纪恕列的单子,她看也不看揣到怀里,然后点头告辞,回房睡回笼觉了。

反正大将军不在无需她调香安神,她只负责纪恕和榆钱儿手下的事情,目前看来事情既不多又不大,乐得清闲。

制作面具本就是精细活儿,纪恕和榆钱儿不能急。务必把准备工作做好。

一千张面具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说白了都在手上的精细度。而今,纪恕和榆钱儿要面对的恰恰就是就些。纪巺当初拒绝叶潇是因为父亲纪寒柏,不是因为面具数量和难度。

好在后生可畏。

管它难与不难,尽管来,我们有的是耐心和热血,还有……本事。

谈笑间就能定乾坤的自信。

头批百张羔皮晾好之后就可以开始面具制作了,一边制作面具,一边浸泡新的羔皮,时间差打的刚刚好。

然而,纪恕和榆钱儿并没有进行制作。他们在等。

等大将军。

第三日辰时,暂告忙碌的大将军终于回到铁英骑大营。

他第一时间来到制坊。旁边跟着苏小闹。

纪恕和榆钱儿榆钱儿停下了缩减一半时间的早课。

几百张泡制好羔皮整齐地放在大桌上,既柔软又轻薄,在这期间,纪恕和榆钱儿已经把晾好的羔皮做了削薄处理,大致形状已定。

见过大将军——大将军不是个拘礼之人。不待他们上前施礼大将军就平和威严地说:“免了吧!”

他趋步到桌边,伸手摸了摸柔软的皮子,那皮子薄薄一层,手感细腻光滑,色泽稍深,与长年行旅者的肤色吻合。拿起来看甚至透着光。

大将军心中暗赞一声:纪家堡果然实至名归。

不由对这两个少年高看了一分。

苏小闹看着这几天脱胎换骨的羔皮心中也是惊奇万分。

果然术业有专攻!

有趣!

“我要的是毫无破绽万无一失!”大将军开了口,眼如鹰隼在纪恕和榆钱儿身上定定看了一遍。

语气里是不容置疑。

言外之意:我不要过程,只要结果。

大将军年龄二十七八,肤色稍深,身材颇高。左眉上方一道寸余疤痕,因为离眼睛很近,想让人忽略都难。

以至于疤痕风采掩过了他英挺高直的鼻子。

大将军眼神幽深,看人时透着威严,轻抿的双唇看起来甚有决断。

“这真的是三皇子吗?他身上流淌的是皇家气度还是军人气度?”纪恕想。

榆钱儿眼中透着热切:“啊,这就是大将军?厉害!被大将军看一眼浑身血都热了。”

“我要的是毫无破绽万无一失!”将军的话在纪恕和榆钱儿的脑海中回荡,如一记重锤敲响,激起了纪恕全身的倔强和勇气,还有属于纪家人的高傲。

纪恕恭肃答道:“‘名不徒生,而誉不自长。’纪家弟子心之所系在家在国,丝毫不敢懈怠,大将军放心!”

“如此,甚好!”大将军看着纪恕,“果然少年怀志气,你就是纪恕?”

纪恕:“是!”

大将军又看向榆钱儿,稍作沉思:“不用说,你就是李文俊。——他日若有入伍报国之意就来找本将军吧!”

榆钱儿激动得两眼放光,真的能跟在大将军身边上阵杀敌吗?

单是想起来就心潮澎湃。

他这边只管澎湃,纪恕却对大将军道:“大将军,灭明有事想要征得您的同意。”

大将军表示洗耳恭听。

“我们要见那一千铁英骑。还有,将军,您也看到我们已经做好了面具制作的准备工作,我想问将军您,想要的到底是什么面具呢?”

苏小闹听到这话又感到奇了,她自动忽略了纪恕的后半句话,在心里皮笑肉不笑地想:想见铁英骑,胆子不小哇!

铁英骑是直属大将军的特训尖兵,是一群精英中的精英,上渊的一只铁拳。这支三千人的军队,实力莫测,面目成谜,有独立的着装和口令。

岂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然而,大将军对纪恕的话很满意。

没错,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大将军点头:“我要他们带上面具就是胡羌人。”

纪恕:“是!将军!”

跟他猜想到的一样。

“至于你们想要见铁英骑,本将军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