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39章 39:有缘再见

坐在树杈上的少女忍不住捂着嘴吃吃笑起来。

二人这才发现前面树上有人。

“你们这警惕性真差!”少女又开始双脚一荡一荡。

“你谁啊,藏头露尾的!”榆钱儿仰起头皱紧双眉,记忆中没见过这号人呐。

“听说你们没死,我就来喽。”少女语出惊人,“再说,我可没藏头露尾,这不是好端端在这坐的么。”

“什么?死?这个字岂是随便说的,不知道不吉利吗?”榆钱儿脑子开始转圈,“不是,我说,谁告诉你我们没死的?不对,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

被人带沟里了。

纪恕拨转马头,原地转了两圈,待看清树上坐的是谁,不由抿嘴笑了。

昔我往矣,风沙扬尘叶落尽;今我来思,杨柳依依暖风熏。

树杈上的少女额头光洁,右边鬓角简简单单插几颗亮灿灿的南珠,胸前垂落两条辫子,一身粉色装扮,眉间英气早已悄然消弥,剩下的除了俏皮还是俏皮。

不是苏小闹是谁?

苏小闹见纪恕浅笑,心下欢喜,暗想,纪灭明认出我来了。

她从树杈上一蹭而下——

这边榆钱儿先是吓了一跳。

不会摔着吧,这女孩子也太不讲究了!人家都是一跃而下,轻飘飘的好看,这个可倒好,直接双腿朝下一顿,臀部一蹭,直愣愣落下来了。

哎哟,千万不要别了腿闪了腰。

然,不劳他担心,这女子以如此不雅姿态落地居然也是轻飘飘的。

榆钱儿眨了眨眼。原来,看走眼了。

纪恕看她跳下来,笑着招呼道;“原来是苏姑娘。”

“纪灭明,你们总算回来啦!”苏小闹笑盈盈道,说罢,抬起下巴,挑衅地看了看榆钱儿。

榆钱儿后知后觉,见此情形有点目瞪口呆,他指着苏小闹:“我天!苏小闹是你?你怎么是个女的?”

“什么怎么,本姑娘本来就是女儿身!”

“你,你你,这身打扮比亲兵装束顺眼多了!”榆钱儿有点语无伦次。

苏小闹:“瞎说!我哪种装扮都好看的!”

榆钱儿对苏小闹带来的惊喜和好感瞬间减半。

这人也太不客气了。

他一转眼又想起了什么:“灭明,你早就知道她是个女的?”

纪恕点点头:“第一面见她就看来了。”

“你,你你,为嘛不告诉我!”榆钱儿一脸痛心,“嗷,灭明,你不是从前的你了。”

“判断一个人是男是女这种最简单不过的小事,对我们来说是基本功。”纪恕道,“当时你一门心思在从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哪里顾得上其它?”纪恕鄙夷他,“你怪我?”

榆钱儿干巴巴“呵呵”两声,想要不甚高明地把这事遮掩过去了。

最好的办法是顾左右而言他——

“苏小闹,你怎会在此?”

苏小闹春风拂面地一笑:“友情纠正一下,‘苏小闹’这个名字纯属好玩,本姑娘苏豆蔻!”

“我就说嘛,苏豆蔻多好听,比苏小闹高级多了。”

苏小闹点点头,肯定地说:“都好听,不然我为什么自称‘苏小闹’?”

纪恕的关注点不在这里,他问出心中的疑惑点:“你怎会知道我们会打此经过?”

“简单啊。”苏小闹,不,苏豆蔻道,“与胡羌一战我们上渊胜,捷报早已抵达京都,获胜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飞得到处都是,传不到我耳朵里才不正常吧?”

说得也是。

“重点!”纪恕看着她简短地说。

“重点就是,大将军一定第一批回还,驻扎在京都郊外,待几日后续大军到了再与诸将军一起进京面见君上,”苏豆蔻忽然压低声音,“听说君上已经准备好御驾亲自到京郊迎大将军了!”

“你倒是消息灵通。”

“过奖!本姑娘是谁啊,我可不是笨姑娘。”

“我打断一下,请问这是重点吗?”榆钱儿忍不住插嘴。

纪恕深有同感,这还不算是重点。

苏豆蔻摆摆手:“你们两个命大,怎么能轻易把命交代到西北蛮荒?再说,你们又不是士卒,上阵杀敌还轮不到你们。大将军也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你这话就不对了,一旦上了战场,每个人都是战士。”榆钱儿道,“谁说我们没有上阵杀敌?”

“反正我就知道你们死不了。你们这手上功夫那么厉害,还没祸害人呢,不会轻易死的。你们一回来铁定要先回纪家堡吧,而这条道离纪家堡最近,我就在这等你们喽。”

纪恕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位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主呢!

估计当初在铁英骑大营憋的不轻。

“恭喜你如愿以偿等到我们了,见也见过了,豆蔻姑娘请回吧,我们急着赶路呢。”榆钱儿抬了抬右手马鞭,“就此别过吧。”

苏豆蔻不慌不忙,转头问纪恕:“纪灭明,带上我吧。”

“什么?”榆钱儿闻听此言炸毛了,“带上你?我们熟吗?”

“熟的。”苏豆蔻认真地看着榆钱儿的眼睛,“在铁英骑大营一直跟你们打交道的是谁?是我!你忘了?还有,”她又看着纪恕,“纪灭明,你说不忙了送我几张面具难道也忘了?”

“没忘,我是这样说过。”纪恕道。

“面具呢,此时你手中应该不会有,不如带上我回纪家堡,等你歇息好了做给我?我可是怕错过了你们就在这官道上一直苦等三日了,真真切切体会了什么叫望眼欲穿。”

其实,怕错过了是真的,至于等嘛,也就半日而已。苏豆蔻既然算好了时间岂能在此白白受罪干等?

“你说,我们就这样带着你回家算怎么回事?名不正言不顺,处处不合适。苏豆蔻,抱歉!有缘再见!离家日久,我都等不及了!”榆钱儿招呼纪恕,“灭明,走——喽!”

纪恕点了点头,看了苏豆蔻一眼:“豆蔻姑娘对不住,纪灭明先行一步。苏姑娘可以到附近的落梅镇找个客栈住下来,到时候,我自会找姑娘兑现承诺。告辞!”

说罢,抖动缰绳,一夹马腹,赶上榆钱儿一前一后绝尘而去。

苏豆蔻若有所思,朝远处的身影挥了挥手,眼露喜悦。

落梅镇!

纪灭明,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