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46章 46:一妆慰半生

十里渠,顾名思义是一条十里长的水渠,或许更长一点,沿着十里渠散布着一些村庄。李家庄就是期中的一个。

相比而言,李家庄是个不小的村子,村子前后邻水,自然水塘较多,大多数的水塘里都种植着芙蓉。

时值九月,不少水塘里莲叶已萎。风儿相送,半枯的荷叶起伏,哗啦清响,虽没有朵朵白莲圣洁高雅令人心旷神怡,然而别有一番深秋滋味。

不失为一处赏心悦目的残荷图景。

李秋生家坐落在村庄边缘,院落两进,房子青砖绿瓦。

看上去挺大。

是了,李秋生家毕竟是经商人家,还算富裕。

纪恕他们在院落外停下,嘱咐李秋生拿来莲儿肖像,又如此这般细说一番,李秋生点头称是。

然后一行人状若无事,各自准备去了。

午时前后,一个身着轻薄淡粉罗衫的少女走进了李秋生家的院落。

少女长相甜美,尚残留着一些婴儿肥的面庞有些圆,单眼皮的双眼很有精神。她留着齐眉刘海,顶上头发挽起,插了一只镶翠玉银簪,后面的头发松散着披在背后——头发和衣服却都是湿的,少女面带委屈,走路很轻,整个人说不出的柔弱幽怨。

院子里没有多余的人,很安静。

李秋生正在屋里跟妻子说话。

只是,李秋生在说,却没有听到有人搭话。

半晌,一个虚弱低哑的声音道:“当家的,莲儿怎么还没回来?不让她去洗衣她偏要去,这都半个时辰了……”

李秋生:“你忘了,莲儿……”

那个低哑的声音立刻提到了一些,夹杂着一点尖利道:“胡说,你又骗我,我不信!”

少女听到内室人说话,慢慢走进堂屋,她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叫了一声:“阿娘——”

内室的人听到有人喊娘,身子均是一震!

“莲儿,我的莲儿!莲儿回来了!”李秋生的内人霍地站了起来,甩开手急急就要往外赶。

李秋生连忙扶住她的手肘:“慢点,不急!”

李夫人不理他的提醒,三步并两步跨出内室,定眼一看,果然是莲儿!

她话都没说眼泪就哗地流了下来,真真宛如脱了线的珠子。

李秋生看着眼前的“莲儿”也愣在了当地。

苏豆蔻心脏抽疼,会不会太逼真了?啊哟,这可要了老命了!

两刻钟前——

“纪灭明,莲儿让我来吧!”她自告奋勇要来扮成莲儿。

“你?能成吗?不是闹着玩。”榆钱儿道。

“不然你来?”苏豆蔻看着榆钱儿,“小看本姑娘?早告诉过你,本姑娘不是笨姑娘!”

榆钱儿笑了:“好好,那你来!”

纪恕:“行吧,你看起来的确比阿宁合适。”

阿宁:“为何啊?”

纪恕:“咳咳,论经验论演技你还有点小。”

人家苏豆蔻可是在大将军身边待过且最后全身而退的。尽管私下被说成了小白脸,落了一身骚。

……

李夫人哭着扑向“莲儿”,抱着“莲儿”一直哭啊哭不撒手。好像要把这三年来的思念全部哭出来不可!

李秋生愣了一会儿想起来此“莲儿”不是自己亲闺女,纯属是糊弄老妻假扮的,赶紧拉着老妻劝解道:“莲儿娘啊,莲儿刚回来许是累了呢,让孩子坐下再说吧。”

李夫人这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她松开“莲儿”,拉着“莲儿”的手细细打量着,抬手要抚摸这张朝思暮想的脸。

“阿娘,不可!”“莲儿”忙道。

“怎么了孩子,可是哪儿不舒服?”李夫人忙缩了手,“我的莲儿长高了,也瘦了,都是阿娘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莲儿饿不饿,娘这就做好吃的给你!”

苏豆蔻摇摇头。

“啊!这身上怎么都是湿的?头发也是湿的!莲儿,你的脸怎么那么苍白?”

苏豆蔻心下叹气:您老终于看到我的衣服和脸了!

“莲儿”道:“阿娘,你难道不记得了?”

李夫人满脸狐疑:“莲儿你说什么?”

“阿娘,我既是你的莲儿也不是你的莲儿啊!”

李夫人愣了一愣:“莲儿,娘不许你胡说!不不,你什么都不要说,娘不想听!”

“阿娘……”

“别说!”李夫人突然语气严厉,打断“莲儿”的话,“娘不听!”然后有突然温和地说:“莲儿,你手怎么这么冰?娘这就给你做好吃的,暖一暖。”

说完不等人回答,自顾自踉踉跄跄奔去了灶房,和面去了。一边找和面的瓷盆,一面流泪不止。

苏豆蔻跟了出来,看李夫人这样,眼圈红了。

李秋生跟了出来,对苏豆蔻道:“姑娘,还请你见谅啊!”然后又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我这样做会不会对她打击更大,但是,你看她这几年瘦的都不成人行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

苏豆蔻看他,不知何时他也是泪流满面了。

过了一阵子,李夫人端来一碗亲手做的汤面,面上卧着两只鸡蛋。

李夫人招呼:“莲儿,快吃!”

“谢谢阿娘,我这就吃。”

李夫人一边流泪一边看“莲儿”吃面,“莲儿”一边吃面,一边偷偷流着眼泪。

苏豆蔻暗骂了一声:“他娘的,这都什么事!以后这类事自己再也不干了!……纪灭明靠不靠谱啊,脸上的颜料不会花吧?”

她一口口吃着面,一口口暗骂娘,阻止自己想起自己的娘亲,娘亲……她,她,她……

再也没有娘亲了……

苏豆蔻索性不再吃了,筷子一扔,先哭个够再说!

苏豆蔻流着眼泪抱着李夫人,李夫人吓得赶紧问:“怎么了莲儿,面不好吃吗?”

“面很好吃,我想娘了……”

李夫人拍着“莲儿”的后背:“娘在,娘在!莲儿不哭。”

“莲儿”仰起不知有没有哭花的脸,破罐子破摔地说:“阿娘,你要保重好身体好不好?不然莲儿会心疼。你答应我!”

“娘答应你,答应你,你说什么娘都答应!”

“以后好好吃饭,好好跟爹爹过日子,不许想我,不许哭!”

李夫人一愣:“莲儿,你说得什么话!”

“阿娘,莲儿吃了您做的面,见你这一回,就要走了。”

“净说傻话,你要去哪儿?娘不许你走!”

“阿娘,你知道吗,因为你特别好,特别心善,本来你命中没有莲儿的,可是老天爷感念你的善心,才把莲儿赐给你做女儿,如今十四年了,莲儿要走了。老天爷让莲儿回去呢,你不许么?”

“不,我求求老天爷让你留下来,老天爷会答应的!”

“阿娘您听我说,”“莲儿”柔声道,“您对莲儿很好,老天爷都看在眼里,可是上天有上天的规矩,违背不得。如果您在莲儿走后,一直吃斋念佛,行善乡里,下辈子莲儿还做您的女儿,陪您到老!”

李夫人满面含泪:“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莲儿”伸出小指,“不信我们拉勾吧!”

李夫人将信将疑伸出右手小指。

拉完手指盖完章,“莲儿”又道:“阿娘,莲儿若是一直不走,老天势必要惩罚莲儿,到时候您不心疼么?”

“你是娘的心肝儿,娘如何不疼!”

“这就是啊,只有您心甘情愿让莲儿走,莲儿才走得无牵无挂,来世才能有福报,对不对,阿娘?”

李夫人拉着“莲儿”的手,定定看着她的脸,仿佛要把她的一切都装进心里,刻在眼睛里,迟疑着,确信着,最后答道:“好,娘答应你,娘什么都答应你。”

说完嚎啕大哭泪如雨下。

她的莲儿终于回来了。

可是她的莲儿……

她留不住。

最后,“莲儿”在李秋生夫妇的目送之下离开了李家……

许久,李夫人犹自喃喃自语:“莲儿,娘会好好的为你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