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51章 51:千面阁

千面阁。

当年由纪巺一手创建的千面阁位于京州王都最繁华的渊上大街。

年轻的时候精力充沛,脑筋活泛,想要做的事情也多。最终,纪巺从各种层出不穷的想法中选择了最靠谱的一种——依托纪家堡的易容术创建千面阁。

起初的各项事宜无论繁简他都尽量亲力亲为,力图将千面阁打磨到最好。选店址、访巧匠、进材料、定掌柜,他都层层把关。

他顶着一张为人熟悉的脸,但不为人知的是这张脸上戴着同样的面具。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家人,以及极为信任之人除外。

纪寒柏死后,纪巺就很少参与千面阁的经营管理了,全权交于了白静石。

除非是客人私下的特殊要求,纪大堡主才屈尊出手。

这几年纪大堡主做事不讲报酬高昂与否,主要是看缘分。

而作为千面阁的大掌柜白静石也没有让他失望。

多年来老白利用他的左右逢源和八面玲珑将千面阁经营得有声有色。

千面阁名声在外,位置是好,但外观并不豪华。它门面开阔,门额书写“千面阁”三个大字,门柱上一副对联:千人千面一芥子,一相一貌诸波若。

进得门来大堂里搁架上、橱柜里展示着各种面具。接待的伙计们统一装束,干净利落笑容可掬,里面的古朴桌案上摆放着文房四宝,方便来客登记,也方便守店掌柜记下客人的特殊定制要求。

当然,私密的、暗下的交易不会到这里来。

此时纪默与白眉已回到了千面阁的后院。

千面阁前堂、后堂,后堂之后的厢房、天井,以及后院都是各有千秋的。它们之间前后相连又各自独立,承担着各自的用途。

后院住人,装饰低调又奢华。

纪默手里把玩着一张人皮面具。这张面具比较精致,看制作方式仿佛与他们纪氏有些渊源,制作水平与自己也不相上下,只是……除了师叔锦池、师弟小恕和榆钱儿,他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样的制作水平。

事情回到几日前。

那日巳时,户部侍郎崔明玉之子崔子清在西城小红楼寻欢,不料途中被人刺杀。崔大人乍闻噩耗两眼一翻一头栽倒,等家人手忙脚乱救他转醒,崔大人老泪纵横老牙一咬,发誓要找出真凶为儿报仇!第二日早朝,他颤颤巍巍在大殿上跪倒,声泪俱下求君上做主务必抓获凶手,还上渊京城一个治安清明。

有人当机心下鄙夷:堂堂户部侍郎居然教出如此一个纨绔子,光天白日明目张胆去小红楼嫖妓,不是活该么!

负责京城城防的巡判首领也不乐意了,人死了就死了,管上渊治安什么事?自己不定怎么跟人家结仇了,这事也赖我们?

要说此事不算光彩。

倘若崔大人不去深究,君上也不会亲自插手去管,可是,崔子清有官职在身啊,京西四街守卫长。

大小是个官。

这件事性质就变了。

——刺杀朝廷命官。

一时间,同朝者幸灾乐祸者有之,作壁上观者有之,事不关己者有之,当然也有那么一些心下叫苦者。

谁不知道崔大人跟大皇子李晏走得近?太子尚未登基,呵呵,这大宝之位么……

鹿死谁手还没到终局啊!

太子敦厚仁善,可大皇子机智聪明,也不差。

三皇子么,战前运筹、阵前决断,本就是个人物,虽长年不在朝廷,但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何况,三皇子不日将率胜利之师返京。

……

有人看好戏,有人心不安。

太子党一方隐隐有不好预感,崔子清被刺身亡怕不是有人针对太子做文章吧?

朝堂之事君上听闻崔明玉哭哭啼啼说完此事,大惊。举国欢庆之时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刺杀之事?

崔子清一案让君上深感君威受到了冒犯,又,君上圣心怜悯崔明玉老年丧子,遂下旨令刑部严查崔子清遇刺被杀一事。

再看京城民间,一时间沸沸扬扬,各种言论满天飞。堂堂户部侍郎之子光天化日青楼被刺身死,是情杀?仇杀?还是,误杀?

刺激啊!

白眉爱玩,当然要拉着默少爷去探查一番。

崔子清遇害当日午后,白眉就催促着纪默去了。

事发之后小红楼外看热闹的人远远近近的有不少。

京西部尉接到报案后已将案发现场隔离,请来仵作验了尸。

崔子清背部要害中了一刀。

宽刀利刃。

一刀致命。

其余再无伤处。

确系他杀无疑。

隔离区外一些人正小声议论。

白眉:“少爷,要是能进去亲眼看看就好了。”

看他那表情颇有点抓耳挠腮欲欲跃试。

纪默看着小红楼,若有所思。

在他收回视线之际,无意间抬眸向右看了一眼,发现右前方有个人不一样。

那个人很敏感,纪默刚扫视到他身上,他就回过头来扬起一边嘴角一笑,也不知是笑谁。

看那笑,似乎有些不屑一顾。

笑杀人者还是被杀者?

笑围观者,还是……

“没可能笑我。”纪默想,“来京州王城这么久,我确信没见过此人。”

那他一笑究竟何意?

纪默不由自主地朝那个人走去。他从那人一笑就已判断出那人和自己一样,脸上是带着面具的。

不会有错。

一般戴着面具的人是看不出其真实年龄的,面具本就为了隐藏,戴上它之后展现出来的年龄是为了迷惑他人。

从面部看佩戴面具者年龄,是没有意义的。

眼睛!纪默想起父亲的话:一个人最不能说谎的地方是眼睛!

那人的眼睛里透着玩世不恭,以及看透真相的嘲笑。

纪默看着他,他打量着纪默。突然,他迈开长腿转身离开了。

纪默一言不发跟上去。

而白眉几次踮脚朝小红楼内部眺望无果终于死了心时,一回头少爷不见了!他急忙前后左右寻找,结果发现少爷正在右前方不远处,而离少爷十步开外的地方有个长腿男人,他似乎知道被人跟着,却不急不躁地看也不看只顾向前走去。

白眉急忙去追纪默。只见纪默身行一顿,弯腰捡起了什么。

白眉追到纪默跟前的时候,纪默手里正抓着一只精致的面具,端详。

“少爷,这面具怎么回事?”

纪默:“刚才那个男人掉的。”

白眉四处再看时,哪里还有一丝男人的影子?

……

他究竟是谁?

“是不是不小心掉的……”

纪默立刻打断白眉的推测:“不会。如此私人的东西怎会说掉就掉?再说这面具制作精良,——面具制作程序本就繁琐,再制作精良的话一定价值不菲。倘若是你好不容易得到的,你会说丢就丢?”

白眉:“不会。”

“所以,定是他故意掉落的,我跟随在他后面,他是知道的!”

“看来是个怪人啊!只是不知道是何居心。”

纪默不再说话,朝男子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

既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就是对方不愿被跟上,可,又为何留下面具呢?

“看来对方已对我了解不少。也了解白眉。——白眉与他是一伙的?几个月来他与我形影不离,为的什么?”

纪默心神不定,看着手中的面具,又看看白眉。不对,如果白眉与他一伙,如此一来不是正好暴露了?还是,暴露本身就是一局?

白眉被他看得心头一跳,立刻叫了起来:“哎哟少爷,你那是什么眼神?别是看上我了吧?”

纪默经他一嚷,顿知自己神游失态,脸上一红,低声道:“胡说什么!”

抬脚走了。

幸亏脸上戴有面具,脸红什么的看不出,不然糗大了。

白眉摸摸鼻子,跟上。说得不对么!

……

千面阁后院。

“少爷!哦,不,纪默,”白眉看他聚精会神观察面具,忍不住道:“这面具上有花不曾?”

白眉这一说还真是对了。

面具上没有花,但有字。

一个“江”字!

寻常人是看不出面具上的字来的。

纪默之所以看到了字,在于他们纪家制作面具时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纪家出手的面具右上角都有一个蝇头“纪”字!本就小到几乎看不出,何况这个字又被涂了特殊的药水。

类似一个标签。

当纪默有意无意看面具的右上角时,顿时发现了这个秘密。

这秘密让他大脑一阵嗡嗡作响,心中巨震!

巧合?

太巧合了点!

除了纪家,江湖上无人能制作出这样精致的面具,可,“江”字怎么回事?又有谁如此了解纪家面具的秘密?

江,江……

纪默在记忆里搜寻与这个字有关的家族与名字。

突然,他灵光一闪!

“江半图!”

他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天啊,真的是江半图吗?真的是父亲的师伯,祖父的师兄吗?

还有祖父的死!

以及这十多年江半图的杳无音信。

可是,他为什么要给自己面具?

纪默心中一片沸腾。

白眉被他一惊一乍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默少?你想到了什么?”

纪默来不及跟他说话,他取下笔架山上的毛笔,蘸了墨,写了起来。

刚写完“爹爹”两个字,想起来白眉还在跟前,于是他道:“劳驾,你先出去。”

白眉看他严肃,愣了一下,没说什么,转身去了外面。

纪默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他要给父亲去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