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57章 57:重聚

又两日后,纪恕和榆钱儿一行四人来到京州王城远郊。

天阴欲雨。

远远望去,宏伟坚固的城墙沉默深沉,对面三个大的城门结实厚重,“王城”两个大字更添雄浑威武,城墙内隐约显影的高大建筑肃穆端庄,王都不容冒犯的威严气派越过辽阔的郊野从远处扑面而来。

身未至,心已折。

——

但对于这几个初出茅庐、风华正茂的男女来说,更多的是兴奋和向往。如果前方有千百种可能的未知,心中就会有千百样升腾的豪气。

这才是年轻的样子。

勒住缰绳,榆钱儿激动扬鞭长指:“哈哈,快看,我们到了!”

纪恕也兴奋起来,手腕一动,缰绳轻挽,白马韶光对主人意图立刻心领神会,原地喷鼻转了几圈。

苏豆蔻对此看得惊奇,因水平有限又不敢轻易效仿,只得换了一种毫不矜持的表达,她跨坐在马背上,“嗷——嗷——”叫了两声,声音尚未传远,一阵风披面刮来,几乎呛了她一嗓子,她没有窘,而是又大声道:“痛快!我就喜欢京州这郊外野风的泼辣!”

深秋寒凉,四人早已换了厚衣。

阿宁也不示弱,文绉绉附和道:“我亦心有戚戚焉!”

这种豪迈之情难以形容。

说他们见识少也好,年少轻狂也罢,但这都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是第一次来京州王都,任谁都是难掩心中悸动的。

“这一片天地对我来说会有怎样的机遇呢?新的化妆材料和不同的人……不管怎样,我都期待!”一时间,纪恕心中万千思量。

榆钱儿回看另外三人,按下狂跳的心绪:“走吧!”

阿宁拍马上前一步。

纪恕与苏豆蔻相视一笑。

走吧!

不过片刻,四人就催马来到城门,拿出“凭由”,待守门人验过身份,进得城中。

只有身在一座城,方知其特色。

天气原因,郭城内尽管热闹,但是人来人往不似平常。来之前,纪恕就听义父说过,王城有南北走向大街十一条,东西走向大街十三条,中轴对称布局,全城由大内宫城,子城和郭城三部分组成。大内宫城自不必说,自然是当今君上居住之地。子城里居住的大都是皇亲国戚,官宦富贵人家;而郭城人数最多,市集集中,街巷开放,城中居住的则都是平头百姓和各种手工业者,可谓是三教九流热闹异常。

千面阁坐落在子城。

四人骑马朝子城而去。

前几日大将军得胜班师回城,城中欢庆的气氛尚有一些残留,一些店家门楣处尚挂着大红灯笼,仿若过节一般。

申时将至。

靠街“品香”茶楼。

纪默捏着小茶杯,抿了一口,看着有点空旷的大街。

丝丝小雨开始飘飞。

一旁的白眉道:“老大,八成今天又是空等,这,只见大街不见人哪!”

纪默大发慈悲让他称呼名字,他屁颠屁颠同意了,可是,名字没叫成,改称老大了。

听起来颇有点江湖豪客的意思。

纪默……

起初他这样叫,纪默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真是一言难尽,与其说是面色平静地看了他足足半刻钟,其实说白了就是面无表情,喜怒难测,看的他心里七上八下叫苦不迭——叫默少爷名字的话他爹真的会揍他的!

白眉一看纪默眉头皱了起来,赶紧改口道:“纪默,默少!”

纪默这才又喝了一口茶。

突然,纪默眼珠一动,放下精巧的小茶杯,一璇身从茶楼轻轻跃了下去,直直立在了街道中间,风掀起他的衣摆,看起来就如一个清俊的谪仙一般。

——他听到了马蹄声。

纪默此时所在的这条街道直通上渊大街,也是去千面阁最好走的一道街。

果然不出所料!片刻之间,前面拐角处出现了四匹马,为首的两个男子,不是榆钱儿和纪恕还能是谁?后面跟着的必然是阿宁了,可,阿宁身边那个女孩是谁?

白眉后知后觉呼了一声“啊?”,左右看看身边无人,这才赶紧从茶楼上奔下来,站到纪默身边。

在马上,纪恕早看到了街心站着一人,看他身形像极了师兄。待近一点,果然是。

“师兄——”纪恕隔空喊了一声,随即轻勒缰绳,韶光会意减速。奔到跟前,纪恕来不及等韶光停稳,一下子从马上跳下来,毫不犹豫向纪默扑了过去。

榆钱儿这里也传来一声大呼,呼声伴着一声大笑道:“默师兄!我就知道你定会来接我们!”

而方才纪默这里一扑,纪默顺势后退半步,伸手抓住了纪恕的双臂:“又冒冒失失!”

纪恕高兴的脸都红了,嘿嘿傻笑着:“师兄,真是你吗?”

纪默用力点点头,这才拉过纪恕的胳膊,给了他一个拥抱。纪恕只觉得抱着他的这个人的双臂有点紧,有点温暖,松开的时候还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这是来自大师兄的温暖啊!他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纪默刚松开纪恕,榆钱儿就嘻嘻哈哈挤了过来,他不由分说上前给了纪默一个拥抱,外加一记拳头,抽抽鼻子说:“默师兄,你又俊了!我和灭明简直想死你了!”

纪默勾起唇角无声笑了,伸手拍了两下榆钱儿的肩膀。

“我也想你们!——黑了,强壮了!”

声音虽轻,可是大家都听到了。

阿宁撅着嘴巴从旁边迂回过来,拉着纪默的衣服委屈道:“哥哥,就不想阿宁吗?我唤了你好几声你都不理我!”

纪默微笑着摸摸阿宁的头:“我听到了。爹爹和阿娘都好吗?”

“是啊,都好!爹爹虽然不说,但我知道他也想你,阿娘就更不用说啦!”

阿宁回答完哥哥的话,又看着苏豆蔻道:“哥哥,这位是聪明好看、刚学会骑马的苏姐姐!苏姐姐的骑马术都是恕哥哥教的!”

苏豆蔻咧嘴一笑,笑容又一闪即逝:“阿宁客气!”

白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哪个都不错,不愧是默少的师弟和妹妹。等他们彼此见过一遍,他抓紧间隙介绍自己:“诸位好,在下白眉,白玉无瑕的‘白’,眉开眼笑、扬眉吐气的‘眉’。白眉就是在下。见到诸位,荣幸之至!”

纪恕:“与师兄在一起定是错不了的。”抱拳道,“白兄!”

榆钱儿:“灭明说得没错。”同样抱拳,“来日方长,眉兄!”

阿宁:“白哥哥好!”

苏豆蔻则傲娇地点点头,算是认识了。

白眉心中高兴,一高兴脑筋就活泛:“默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知晓一个好去处,咱们去那里为诸位接风!”

纪默:“也好。你们也累了吧?用过晚膳正好回去歇息。”

于是一行人去了知味斋。

知味斋果然是个好去处,地方雅静,食物也好。

纪默吃得不多,大多时候他捧着一杯茶看纪恕他们吃,一年不见,他的师弟变得成熟了,脸上的皮肤黑了,粗糙了些,大概是西北的风沙殷勤吹刮的结果。他看上去脱去了年少不更事的淘气,剩下的是沉稳和机灵了。那双熟悉的眼睛底下不再藏着笑意的狡黠,让人一眼看透他玩闹捣蛋的小心思,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和坦诚。他的小师弟长大了!

而榆钱儿,还是有点贫嘴,但是明显不那么贫了,让人意外的是言语之中居然多了一点自嘲。他听父亲说,榆钱儿一心要入伍,目标明确要当将军,看来,这个师弟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四肢发达——跟小恕一起掏鸟打兔子的时候小恕动脑子他出力,纪默被拉来一旁观看,他知道他出力也出得漂亮,每每一脸认真严肃地把握好了角度和细节。要不是总嘻嘻哈哈原形毕露没个正形,也不会总惹得师叔跳脚。

但愿榆钱儿的选择是对的。

饭毕,白眉接过帐,几个人往回走。

“大将军出兵神勇,王师如同天降,当然能把胡羌打的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哎,听说了么?我们上渊铁英骑个个能变脸,还没开打敌人就先吓懵了!”

迎面过来两个食客,边走边讨论,看来对大将军的崇拜劲还没下去,一个眉飞色舞,一个压低声音神秘兮兮。

“哟,你说的变脸我倒是略有耳闻……”

两人从纪恕他们身边擦身而过,声音渐低。

纪恕和榆钱儿在众人脸上逡巡一边,交换了一个眼神,纪恕一声轻咳,榆钱儿吹了声口哨。

白眉不知纪恕和榆钱儿刚从战场回来不久,听了方才两人谈话,八卦血顿时有点沸腾:“方才那二人所说,诸位知晓么?话说铁英骑……”

但另外几个人明显没有给他提供八卦土壤的兴趣,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往前走了。

千面阁后院卧房。

阿宁和豆蔻一间,白日赶路发困,二人早早洗漱完毕歇了。纪恕和榆钱儿与纪默阔别一年,师兄弟三人在书房有说不完的话,本来骑马跑了大半天,这会儿居然清醒得反常。谈至半夜,最后二人居然死皮赖脸地挤在了纪默房里,纪默无法,只得另挪来两只小塌对付。

白眉自觉不好打扰,悻悻然独自回到自己卧房,拿起他的王城“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要略”强打兴致翻着,越翻越觉得人生苦短,吃食之美与游乐之趣皆不容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