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60章 60:真相

戌时已过。

纪恕躺在塌上睡不着。

赴过大掌柜白静石的接风晚宴,几个人从福顺楼出来,抬起头能看到天幕上闪烁的星星。

白日天晴,夜晚的星空便热闹了。

回到千面阁后院,洗漱完毕,他便回到位于师兄隔壁的卧房。

从纪家堡来京州,一路上朝行晚歇,走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来并不轻松。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这道理他是知道的。一路上不但要照顾好阿宁妹妹和苏豆蔻两个女孩子,他和榆钱儿还要提防出其不意的危险。潜在的,或者明面的。

正所谓千人千面千颗心,谁知道哪一颗心是红的,哪一颗又是黑的?哪一颗悲天悯人,哪一颗满怀恶意?既然不知,那就自己多多留心,时时在意一些,总没错。

一路上带着阿宁这个医术优秀、剑术稀松,轻功保命尚可的丫头最是让人不放心。但凡是有江湖行走经验的,谁还不能一眼看出来阿宁是他们当中的短板?苏豆蔻就好多了,这姑娘机灵,懂得威慑和虚张声势,看起来功夫也好,磕磕绊绊的学会了骑马。挺倔强的,关键时刻让人放心多了……

苏豆蔻,你在干嘛呢?

一早起来跟他们打过招呼就风风火火一溜烟走了,他和她只眼神交流了一下,并没有多说话。

这么早就走?

去沉香阁见我老爹。

敢情您老人家是偷跑出来的?

哪里话!——差不多。

呃……

几日后过来找你们!

……然后那姑娘就没影了。

看出来苏豆蔻一走阿宁有点失落。

一天来,他骑马把王城看了一圈,走走停停状若无事把街街巷巷的也考察了个差不多,晚上又去了福顺楼,一整天也算充实不虚度。此刻他躺在塌上盯着房顶到底为哪般睡不着?

半个多月的操心赶路,再加上白日的忙碌,不是该轻松入睡吗?

苏豆蔻……睡了么?

他蓦地一个激灵,一个打挺坐了起来,惊奇地发现自己在想苏豆蔻。

一时间心乱如麻。

这姑娘何时有了如此大的魔力?

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压着嗓音的大将军亲卫、军营制坊的每日相见、官道上撒下的一把桂花香、落梅镇的六日等候、眠风客栈外栽着冷石榴的小坡、一抬头就能望见的点点繁星、骑马跌落在怀的那一抱、王城外那一嗓子“我就喜欢这郊外泼辣的野风”……

眼前仿佛正落下来一片一片嗑过的松子壳,空气里仿佛还残留着桂花香的丝丝甜气。

天哪!

怎么处处都有那丫头的影子?!

……

泰来赌坊。

地下一层。

大皇子李晏一杯清茶下肚。

“崔子清一案只是我们一个试探,对我们来说这个案子既不能太复杂又不能牵涉过多,又准又稳直击太子党,想要翻案绝无可能。江尊主,这一步,你走的好!如今,案情已结,我们目的达到,太子如果足够聪明,这阵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夹着尾巴在父皇面前好好表现才是。”大皇子脸色红润,眼睛里透出一种势在必得的狩猎之光,把玩着右手大拇指上的碧玉翡翠扳指,缓缓而谈。

江半图面无多余表情,谦虚道:“是大殿下决断好,老朽不敢居功。”

大皇子心情很好,哈哈一笑:“都说姜还是老的辣,江尊主何必客气!”

江半图仍然谦逊有加:“大殿下才是雄才伟略。”

大皇子无奈道:“你呀!”说完又一个转念,脸上透着严肃:“千面阁你怎么看?”

江半图:“千面阁在王城二十余年立于不败之地,生意越做越好,其背后势力必不简单。大掌柜白静石八面玲珑善于经营打通关节,令人佩服。”

江半图察言观色,不动声色实事求是地评价了千面阁。

“这个白静石倒是个奇人。”大皇子李晏道,“本宫曾派人拉拢,可他软硬不吃。本宫无奈啊!”

江半图抬眼看大皇子李晏,此人心机深沉,喜怒难料,脸上最常的表情是“严肃,威慑,平静,勾唇,眯眼,轻笑,似笑非笑”,像刚才的“哈哈一笑”和怒气冲冲是绝不常见的。

江半图:“听说,白静石有一子,名叫白眉,不妨从他身上入手,一探深浅?”

李晏微微一笑,眸光亲切,声音温柔:“那就有劳江尊主一试?能为本宫所用更好,倘若不能,”李晏舌尖轻吐,“本宫向来不喜绊脚石。——沉香阁之事也加紧办!”

江半图别院书房。

从地下室走回来,江半图心里是硬的。

崔明玉身为户部侍郎,与大皇子李晏走得很近,当然是暗地里走的近,明面上不能显现的,历史上任何一个君王都不愿看到底下大臣朋党营结。但对于朝堂上那些老油条来说,彼此之间的关系都是心知肚明的。工作是工作,斗争也是工作,二者千丝万缕交叉而存,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权柄和利益。

比如崔明玉。

户部侍郎崔明玉之子崔子清小红楼被杀一案已经了结,案情明了,结案如下:

上渊庆元十三年十月初五巳时崔子清于小红楼被杀,一刀致命。经查,此案系仇杀,杀人者太子府太子卫王大年。

九月二十五日,王大年仗势强买京西王员外王经良田二十亩,王经不答应,王大年恼羞成怒将良田占为己有,并威胁王经不得出声。恰巧王经原是崔明玉一远房表亲,王经只得求助崔明玉,望崔明月劝说王大年收手。谁知,王大年嚣张跋扈,非但不同意归还良田,又将崔明玉一番羞辱。崔明玉之子崔子清听闻此事大为恼火,找王大年理论,王大年放话定要崔子清不得好死。

十月初五巳时,王大年趁崔子清不备,一刀将其杀死。

人证:小红楼小红玉姑娘,当日正是小红玉接待的崔子清。并于慌乱惊叫中看清了凶手的脸;王经左邻右舍,都认得王大年那张脸,绝不会错!(签字画押。)

物证:王大年平时所持佩刀。当日王大年所穿被溅的血衣。

另:凶手没有不在场证据。

王大年辩解:不是我,我冤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王大年还待要说更多,突然七窍流血目眦尽裂而亡。

结论:凶手畏罪自杀。

君上怒。

上渊胜利之师凯旋之际,太子对属下监管不力,疏于管教,仗势欺人,闹出人命,影响恶劣!

难辞其咎。

鉴于凶手已伏法,太子禁足三月!

太子内心疑点重重,低头谢父皇!

王大年是太子卫没错,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如结案陈词所说,王大年如此高调行事本不正常,一个太子卫而已,家世清白,无背景无势力单凭太子卫身份,何以飞扬跋扈至此?然,偏偏细节之处透着简单粗暴的合理。令人匪夷所思。

案件又出在西北大捷将士凯旋而归之际,死者又是崔明玉之子,凶手关涉太子府……

身边之人尚且不能约束。

君上心里如何想?

这是一箭几雕?

……

江半图内心又硬又冰。

那个闹事的“王大年”不过是泰来赌坊的一个赌徒,戴上了他制作的面具。

那个挥刀的“王大年”,则是他的另一个秘密武器。

崔子清,是大皇子的一枚废棋。崔明玉也是。

“本宫向来不喜绊脚石。”

大皇子虽已离开,但言犹在耳。

江半图冷冷地想:“对执棋人来说,谁不是一枚一旦用罢随时可弃的棋子?”

往事一幕幕,历历在目……

十三年前,当今君上登基。

两年后,师弟纪寒柏离开京城,回纪家堡。

离别之际,遵照约定,君上给了纪师弟《驻颜》和“洞鉴”。

也给了我洞鉴。

我的洞鉴是经任缨宰相转交的。

想必,师弟纪寒柏的那两样宝贝也是经任宰相转交。

我的洞鉴,正在琼枝脸上生长。

依照承诺,拿到洞鉴,我自毁双手。

至此我双手筋脉尽断。无怨无悔。

从此我就可以和琼枝过上想要的生活。

想想就很美好啊!我的琼枝美丽温柔,我的京儿一表人才。

而只要过上一段时间,我的手就不会再疼。

我追寻半生,不就是为了妻贤子孝阖家美满?

直到大皇子找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