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98章 98:见大小姐

吟香院。

小丫头兰兰年龄尚小,没见过世面,宅子里的人尚且不能认清。

她正在打扫,一抬头,院子里一前一后进来两个男人。她吓得一个哆嗦,把扫帚扔了。

“别怕!”纪恕连忙安慰道,“我们是大小姐亲戚。其他人呢?”

兰兰跑到屋里喊出了香兰。

好歹一番说辞……香兰去请苏豆蔻。

苏豆蔻正跟着苏宥川见一个个大小掌柜和断断续续而来的认得不认得的故交,努力一一记下,心中郁闷。

所谓世情,不过相互表演。

苏豆蔻安静认真的时候是个好看文雅的姑娘,一派自然天真、岁月静好。她跟在堂叔后面尽量少说话,降低不少存在感,这副样子让那些掌柜们觉得她温柔可亲,无知纯良,是个好拿捏的。

堂叔维持着他大掌事的威仪,让那些掌柜们表现颇为服帖。

“不知爹爹在此是否也有这样排场。”苏豆蔻暗想。

香兰来请苏豆蔻的时候,苏豆蔻也正想要找个理由离开。该见识的她几乎都已经见识了,一番细细思量心中已经有底,事实上,也跟她想的出入不大。

“堂叔,豆蔻告退。”苏豆蔻对苏宥川道,“豆蔻年轻,昨夜遭遇父亲故吓得不轻,到现在心中还是一团乱麻。娘亲去后,豆蔻身体一直不好,又遭马踏……”苏豆蔻悲从中来,眼圈泛红,“今一大早胡大夫为侄女把脉,说是心疾又犯……药已煎好,香兰唤我喝药。”

苏豆蔻幼时遭遇马踏差点毙命,苏宥川是知道的。他理解那种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惊惧心情,于是大度地摆摆手,让她去了。

跟着他也是碍事。

苏豆蔻从大厅那里出来,带着香兰疾步离开。

吟香院。

苏豆蔻看到“梅清河”长长舒了一口气,总算见到了想见之人,这么半天终于痛快的呼吸了一口。这一口气呼出来,当即安心了不少。

张珪顶着一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他是谁苏豆蔻压根没看出来。而张珪见到大小姐却很激动。

九死一生好不容易见到阁主最疼爱的女儿,能不激动吗?尽管这个苏家大小姐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每与她爹相处之时随随便便,状似没大没小,可张珪知道阁主既心疼又觉亏欠这个女儿,是把她放在心尖子上的。

苏家人大都认为苏宥亭这个女儿性情阴晴不定,甚至有人私下里认为她乖张叛逆,而偏偏苏豆蔻在人前的表现都是温和有礼的。她一点也不张扬,有时候很乖巧,但一根筋。等她长到十二三岁,她跟随苏阁主来到王城,就几乎再也没有回去过福州苏家老宅,除了每年阁主亲自来京她短短露面几回,平时王城的沉香阁商号里的掌柜与主事们也极少见到她踪影。

几乎没有人知晓她整天在哪里在干嘛,有人说她是大家闺秀,居然也有人说她是个女纨绔!

苏宥川曾问过堂哥苏宥亭,他记得当时苏宥亭颇为沉痛地叹了一口气:“唉!是我对不起蔻儿。她心里苦,不愿意出门,也不愿意别人见她,实在强逼,她要自暴自弃寻死觅活,我也是无法可想!宥川,难为你一片苦心。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别管她,她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吧。还有,以后不管谁见到她,就直呼她‘大小姐!’”

这是……过份溺爱还是变相放弃?

不怕养废喽?

苏宥川愣是没琢磨透堂哥的言外之意。

张珪也有点一根筋。

不知他哪来的直觉,他顽固地认为苏大小姐是关心苏阁主的,是阁主最亲的亲人。

张珪一见到苏豆蔻就开始激动地搓手。

苏豆蔻径直带他们去书房,沏了一壶茶,燃起一支清心香。

一室香字袅袅,清心安神。

“何事,说吧!”

苏豆蔻坐在靠椅里,浑身笼罩着淡淡的疲倦之气。

纪恕看她如此,早已掉落几个呼吸,心下闪过密密麻麻的心疼,这一刻他恨不得张珪是一团透明空气或者压根没有出现在这里,这样他可以把豆蔻轻轻揽在怀里,给她一个结实可靠的肩膀。

张珪伸手摸上自己的脸。

纪恕一个伸手打落下他的手,“不可!——最起码现在不可。见完大小姐你还要出去。”

张珪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姑爷”话里的意思。

“你先出去!”张珪呼吸粗重,“我有话单独对大小姐说。”

苏豆蔻摆摆手:“阁下又是何人?我看你面生。有话便讲。他无妨。”

张珪一愣,显然对“他无妨”三个字惊疑不定。这种说法可用在平辈和关系亲近者之间,对长辈如此显然有点无理。而看大小姐神情,她说这话完全自然而然一派轻松……不对啊!

张珪不由得汗岑岑。

不得不说,张珪一介武人,粗中有细起来蛮可怕。

更可怕的是,“梅清河”别过脸去,再转过脸来赫然换了另一副面孔!

张珪跳起来,“你,你——”

纪恕:“我什么?”

“你是谁?”张珪一步拦在苏豆蔻前面,“伤害大小姐老子跟你拼命!”

苏豆蔻愣了一愣,什么情况?

“你还没有资格做我老子。”纪恕冷冷道,“我帮了你,你确定在这浪费时间?”

张珪一时语塞,气鼓鼓瞪了他一眼,错开身子看苏豆蔻反应。

苏豆蔻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张叔叔?坐!”

张珪一听这仨字顿时差点老泪纵横,大小姐认出他来了!

“您这张脸是谁的?灭明为您戴的面具?”苏豆蔻接着道,“这嗓音跟脾气也就只有您有了。”

“没错,您老是演技派!”纪恕接过话。

这话让张珪既羞且气,我老?分明二十七八岁正当时。还有,方才来路之上李侃那厮盘问,自己的嗓子突然哑的说不出话来一定就是眼前这小子捣的鬼。还演技派?

张珪:“大小姐,阁主他,伤势如何?”

“生死未卜。堂叔说会没事的。”苏豆蔻幽幽道,“多谢张叔关心。”

张珪神色有点颓。

“大小姐放心,阁主吉人天相……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不是好消息,你……”

“还能再坏到哪里去?”苏豆蔻无奈笑了一笑,“没关系,您尽管说。”

“好!”张珪牙一咬,“昨夜……”

……

苏豆蔻静静听完,掩在袖口的手握紧了。

脊背发冷。

又是月隐宫!

堂叔好打算。

如此,沉香阁将会是谁的沉香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