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01章 101:药序

纪巺笑嘻嘻:“端己不方便亲自探望,也不用麻烦手下其他人了,派我去你看如何?保证把事情办的满意!”

纪巺需要一个堂而皇之的身份。

与白静石一样,他也不会顶着纪家堡堡主的名头去苏家。

避免不必要的猜忌。

再说,纪巺几乎不在公众场合展露出真容。

“我哪敢派你!”白静石哑然失笑,“纪兄又说笑!”

毫无疑问,既然纪巺要探视苏宥亭,打着千面阁的旗号再合适不过。名正言顺。

白静石道:“既然纪兄坚持,也好,你就代表咱们千面阁,与白柯一同去吧。既全了你的情份,又让人放心。”

纪巺笑眯眯接受了。这安排着实令人满意。

白柯是白静石的一个管事,办事能力不俗。二人稍作准备,即刻出发。

苏家。梅开院,东厢。

纪恕见云桑闭目休憩,不便打扰。

苏豆蔻见云桑如此辛劳,很是过意不去。

昨晚之前她们彼此尚且不知不识,压根不知世上有对方存在。谁知一番你来我往,二人居然成了过命之交——苏宥亭遇刺、中毒本是幕后之人设定好的剧本,结局必死,已是板上钉钉不可更改。遇到云桑实在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简直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苏豆蔻在这里铺展内心戏,一出思量未了,听到一个泠泠的声音:“你们俩,杵在那里,到底是闲的无事?”

纪恕忙道:“原来云姑娘没睡。”

云桑闲闲睁开眼睛:“是啊。如何能睡得着?”

苏豆蔻拉来一只闲凳,颓然一坐,并不想说话。

纪恕接过云桑的话根,“云姑娘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可担心的。”云桑也不换姿势,懒懒靠着椅背,悠悠道,“我听着‘云姑娘’三个字别扭,弃了吧!要么你叫我云姐姐,要么叫我名字。你不是纪灭明么,我会唤你‘灭明’。”

不知为何,与昨夜的暗潮汹涌和争分夺秒的紧绷不同,东厢这里气氛给人一种莫名轻松之感。

纪恕听完云桑的话,深以为然,是以没有客气和反对,而是点头表示同意。

苏豆蔻不说话,眼神放空,只盯着地面。

“要说担心,”云桑道,“我有点担心苏豆蔻把地面盯出个洞来。”

苏豆蔻这才移开目光,想着为了爹爹自己也不能如此弱不禁风,于是给自己打了一股气,奇迹般地坐直了身体,有点迷离的眼神清明起来。

“云姐姐,你有假死药么?”

她索性豁出去了。

她想等他爹醒来,一刻钟之后再假死。

一个“死”了的苏宥亭才是安全的。

听到“假死药”,云桑似乎并不吃惊。

云桑成长于毒医谷,自小浸淫于诸多药物,见得多了,对药物的认识也水涨船高——药物本身无所谓好与坏,只要对症,毒药便也是良药。

“你想让你爹假死?”云桑问道,语气带着惊奇,“当初你想要救他的决心冲天之高。为什么?”

云桑到底是单纯的。对人性的认识大都来源于书本,人性美好暂且不说,至于人性之恶她尚没有切身体会。

不是长篇大论详细解释的时候,苏豆蔻只是粗略分析了他们父女的处境,以及……作为朋友的她和纪灭明极有可能面临的困厄。

云桑听完头都大了,倒吸一口凉气,表示很大震惊。尽管昨晚她已粗略领教了捕头的恶意,但真没料到还有更大的恶意潜伏一旁虎视眈眈。

她默了片刻。

期望迅速消化掉苏豆蔻的揣测。

她想起了她的爹。

有爹跟没爹差不多,事实上,在她这里,等于没有。

想起来算是一件奇异的事情。

事实上,怪老头这个当爷爷的才更像她的爹。

不仅如此,怪老头是既当爹又当妈。可谓是身兼数职。

云桑从身上摸出一只貂皮香包,在手心里爱怜地摩挲一小会儿:“这是怪老头送我的。”

有点想那个老头子了。

她打开小香包,从里面赶出一只绯色药丸:“这药丸唤作‘敛息’,服下以后十日之内人事不省状若身死。”

苏豆蔻看到药丸面色一震,“云姐姐,你真的有‘假死药’?”

“‘敛息’!”云桑道,“怪老头起的名字。在毒医谷,每种毒药都有自己的名字,要么美,要么狠,但绝不会普通俗气!”

苏豆蔻忙赞同道:“云姐姐说得对!可怜我就一俗人。”

云桑心有戚戚焉。

怪老头就是怪,对药名有着匪夷所思的执念。跟着他长大,自己也不由自主对此“中毒”颇深。

云桑:“药丸我不能随便给你。”

苏豆蔻有点懵,摸不准头绪。

怎么就忘了这药是出自毒医谷呢!毒医谷的药,价值不菲。

“云姐姐,你要什么,尽管说!”苏豆蔻有点急。

纪恕坐在一边,也有些不明白云桑的意思。

云桑叹了口气:“我岂是吝惜这区区一枚药丸?只是,我来之前,忘了它的‘药序’。”

纪恕奇道:“那是什么?”

“服‘敛息’之前,务必提前服下与之相协的‘药序’。”云桑解释道,“是药三分毒,‘敛息’更是如此,一旦服下,不足一刻,服药之人气息、生机便为之夺,气血之力降至最低,心脏隐动,脉象尽失。在他人看来,就是一具尸体。虽‘敛息’有十日效用,人‘死’尚可复生,但,此药对人体的伤害甚大。正常之人服用,十日之后醒来身体尚且需要三五月调理,何况你爹还是重伤之躯?爷爷说,若服‘敛息’,务必提前服下‘药序’,一则为了护住其人心脉,二则其可滋养身体经脉与关节,缓释‘敛息’毒性。”

云桑说这么多,舒了一口气,“如今,‘药序’不在,这药,我不能给你。”

纪恕听得明白,云桑有药,但这药讲究。

事关生死,必然慎而重之。

苏豆蔻也听得明白,这话主要讲给她听的。

没有“药序”,贸然服用“敛息”,对她爹苏宥亭来说无疑是催命符。

当然与她的意愿背道而驰。

“药序”不在,如何是好?

“可有其他药物替代‘药序’?”纪恕脑筋迅速转了一圈,试探开口道,“依这‘药序’功效来看,类似药物应该还是有的吧?”

云桑露出一个赞许眼神:“纪灭明的确反应敏捷,思虑周全。类似功效的药物倘若果然是有,也未尝不可,但,药效必须纯正持久。要知道,‘药序’近乎灵药。——难寻啊!”

苏豆蔻眉头皱起一种无法言语的懊恼。

这是老天在为难她,非要在她勉力挣扎的路上设置一道道难以逾越的障碍。

怎么办?

她想要撂挑子走人了。

她不干了,还不行么?

不是她要放弃,是她根本无能为力。

坚强的苏豆蔻曾遇到过形形色色的绊脚石,那些绊脚石不是被她跨过去就是被她踢开了,如今这一块绊脚石却格外硬!她迫切需要跨过去,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岌岌可危的捷径,上前一看,捷径被上了锁、限了时!

她想哭一场,她要发泄!

她要静静。

她,咬着牙,叼着她的十七岁,眼圈通红,按捺着一腔熊熊燃烧的孤注一掷。

她苏豆蔻可以隐忍可以沮丧,可以消沉一小会儿,从来不落荒而逃。

要么颓,要么愤,她选择后者!

这是她的处事原则。

可此时她垮着双肩。

没一点辙儿。

纪恕看着她的侧影:“豆蔻,或者,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