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04章 104:假死

离开苏家,纪恕和云桑坐上马车,马蹄响处,车子驶离和昌大街汇入交叉的紫荆街道,很快融入了车水人流。

马车走走停停,穿过紫荆大街往东十余里再往南一拐,来到一个幽静之地,名曰芳华里。

而再看那马车,早已不是原来的外形,赶车人也变了。

原来半途做了调换。

车子里跳下一个年轻清俊的男子,俄而,又下来一位素雅清丽的女娇娥。

男子正是纪恕,女子则是云桑。

纪恕脸上的面具已经不见,云桑的那张脸也是本尊。

二人一前一后进来芳华里,在一扇赭红门前站定。

纪恕抬手敲门。

门应声而开。

纪恕脸上突然闪过一丝诧异。

他的左手竟然有点麻木。

纪恕边走边搓手,而他的左手却越来越麻了。

“怎么,手麻了?”云桑随后问道。

“是啊!”纪恕顺口答,“奇怪!——你怎知道?”

近来,他一直在有意训练左手,以期左手更灵活一点。

为云桑化妆用的便是左手。

“无妨,不过是麻沸散罢了。”云桑道,“明人不做暗事,你的手中了我的麻药。”

“什么?”纪恕脚步一停,不可思议道,“何时所中?——不是……原因呢?”

“下车之际。”云桑淡然一笑,“本姑娘的脸岂容人随便摸?心中不顺,小惩罢了。”

纪恕一阵无语,这才想起来为云桑化妆之事。这姑娘自小跟随毒医长大,别不是睚眦必报吧?

“云桑,”纪恕吸了一口气,“为你化妆,你明白的!”

“嗯!”云桑巧笑倩兮,“所以麻沸散量小,一时半刻效力便失。”

纪恕想了一下,也是!

云桑她,出自毒医谷。

不用想,毒医谷出来之人能有弱者?

独身出谷,甫一入世当头遭遇即是苏家这个大大的下马威。

她接受得泰然。

不张狂,也不犀利。

看得出来有自己的处事方式。

毒也下得了无痕迹。

完全能保护了自己。

“云桑,”纪恕自认倒霉,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施化妆术没有私心。”

云桑抬眸,“幸亏你没有。”

她补充:“我用麻沸散是有私心的。”

语气波澜不惊,坦坦荡荡。

纪恕有些惊奇:“当时经你允许了啊!”

“不一样。”云桑看他,“除了自己,我的脸没被人摸过。”

纪恕张了张嘴,哑了。

这姑娘倒是实诚。

“反正我是出谷历练,尚未有具体可去的方向,先与你们一起也好。你说过你义父将至,到时候别忘了与我引见,我有话对他说。”

纪恕……

“红颜”的吸引力不小。

“喔,这个所在好。”云桑边往里走边四处打量,“讨人喜欢。”

纪恕哼了一声。

这个地方是师兄选的,朴素雅致,内里颇有点曲径通幽的意思。

清爽,干净,隐蔽,紧凑。

当然极好。

云桑笑意不掩,看来喜欢得紧。

……

梅开院,苏宥亭主屋内室。

苏豆蔻跪伏塌前,握着苏宥亭的一只手。

苏宥亭眼睑轻颤,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阿爹!”苏豆蔻忍不住,压着情绪和嗓子叫了一声,生怕不是真的。

泪落如珠。

苏宥亭上前一步,看堂兄到底是睁开了眼睛,缓了一口气。

“太好了!”他道。

他也悬着一颗心。

苏宥亭神色有些迷茫。

苏豆蔻再唤了一声:“阿爹!我是蔻儿!您可醒了!”

许是苏豆蔻泪眼盈盈的样子和呼唤起了作用,短暂的迷茫过后,苏宥亭眼神清明了起来。

“傻丫头!”他唇角牵出一丝笑,声音粗哑,“哭什么?”

他不说还好,一说苏豆蔻哭的凶了。

目光从苏豆蔻脸上移开,苏宥亭看到了苏宥川和梅清河。

“宥川,”苏宥亭道,“辛苦你了!——梅兄。”

梅清河点点头:“醒了就好。”

苏宥川叹了一口气:“堂兄!你可吓坏我们了!放心,我一定会把凶手找出来的!”

苏宥亭深深看了他,仿佛没了气力,唇角扯了一下,没有说话。

“您别说话!”苏豆蔻拉着她爹爹的手,“剑兰,快拿一杯水!——爹爹,您喝口水。”

剑兰应声而来,端来一杯温水。

苏豆蔻亲自喂了老爹一勺。

“胡大夫,快,看看阁主有无大碍!”苏宥川转头吩咐侍立一旁的胡大夫。

胡大夫闻声上前。

苏豆蔻站起来,让开一片地方。

胡大夫手指搭上苏宥亭脉搏。

少顷,眼中一片讶异。

苏宥川:“如何?”

“这……”

苏豆蔻是个好女儿,她关切询问:“大夫,您尽管说!”

“节律齐整,不浮不沉,和缓有力。”

活这么大没见过如此正常的脉搏跳动。

苏宥川点点头,脸上是真心实意的欢喜。

一旁的梅清河面上看不出情绪。

苏豆蔻唤来扶郎:“快请胡大夫一旁歇息,还有,我备好的诊费,快去拿!”

说完,还不罢休,她向苏宥川施了一礼:“多谢堂叔跑前跑后,不辞辛劳!叔叔,我备下酬金做的可对?”

苏宥川露出慈祥和善的笑意,看向苏宥亭:“堂兄,蔻儿长大了。”然后对苏豆蔻道,“做的很好!——哪能让你小孩子出诊费?堂叔早已备好。你爹的事便是我们沉香阁大事。”

苏豆蔻有些娇羞,赧然道:“爹爹醒来,我是太高兴了——呃,堂叔你忙了那么久,也该歇息歇息。爹爹,堂叔为您的事操劳不轻!”

苏宥亭朝苏宥川笑了一下。

缓缓闭上眼。

看似累了。

几人保持安静,退了出去。

一刻之后——或许一刻多一点,苏宥亭陷入昏迷;而后,人事不省;再而后,脉息全无,身躯渐冷。

苏豆蔻看着爹爹一动不动的身体,浑身颤抖不止。

自己真的做了!

“算好时辰,苏阁主醒来前一刻喂他服下‘红颜’,等他醒来差不多一刻再给他喂服‘敛息’,敛息发作很快,前后不过几个弹指。务必把握精准。”

这是云桑嘱咐她的话。

言犹在耳,如风雷鼓动。

苏豆蔻严谨而冷静地一步步依照云桑的话走。像一只精准的提线木偶。

做到了!

一时间她不知道自己所做是对是错。

浑身发冷,她是恍惚的。

为了避免苏宥川的构陷与打压,她与纪恕事先商议,纪恕用化妆术带云桑先走,她留在苏家随机应变。

“我有剑兰扶郎她们,还有三殿下送来的马车夫,足够了。你们留下反而是负担。苏家内部之事,你们不便参与。左右我爹重伤未愈,难以自行出府,与其被掌控被牵制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

苏豆蔻这样说的。

纪恕原本是反对的,可想想却也不无道理。

可纪恕仍不放心。

他和云桑一走,苏豆蔻势必处于孤立无援之地。

何况,苏豆蔻又拿出身上的青眸,那只起名“小黑”的铃铛,把它放在纪恕手里。

“关键时刻摇一摇,”苏豆蔻对他说,“去泰来赌坊或许小黑帮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