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08章 107:赌心

暮色四合。

王城外城,南。

一辆奢华低调的马车稳稳停在青檀大街。

马车里先后跳下来两个年轻男人。看这俩男人打扮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常随和小厮。

这俩人跳下马车之后,其中小厮模样的男子赶紧掀开车帘,做了个恭恭敬敬的“请”字。

车里下来一个长相俊美,衣着贵气的年轻男子。

下了车,男子拢了拢头发,唇角噙着一丝满不在乎的笑意,整个人散发出一副妥妥的玩世不恭。

常随模样的男子上前一步为他整了整衣服,轻轻弹了弹他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

边弹边说:“少爷,到了!前面不远就是。”

男子负手而立。

“走吧!”他懒懒道,“阿明,前面开路。”

唤作阿明的小厮翻了一个内敛的白眼。

以前没发现白眉这小子这么嘚瑟啊,果然,没瞎了白家少爷的派头。

纪默将纪恕的微表情收在眼底。

从千面阁出来时他们做了伪装,这会儿纪默是千面阁白眉少爷的常随。

纪恕则是个忙前顾后的小厮。

白眉还是白眉,千面阁大掌柜白静石的独子,白少爷。

白眉看纪恕老实受着心中很是得意受用,不由轻笑了一声。

还有,默少和灭明真舍得下本,别的不说,默少面具往脸上一戴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相貌普通,泯然于众人的普通男子。再看灭明,揣着面具不用,掏出颜料,不过在脸上捣鼓了七八下而已,原本的清俊立刻全无,除了那双眼睛明亮有神之外,面上再没有出彩的地方了。

三相对此,简直不要太自信。

“少爷,时间还早,您不走两步消消食吗?”纪恕道,“小的可以陪您走一会儿。”

白眉看着渐入昏暗的天色,不早了。

再有一会儿恐怕面对面都难识了。

刚载过他们的马车也已经轱辘轱辘远去。

街上行人稀。

“不走!”白少爷很任性,“去,街上随便买点吃的,防备本少爷一会儿饿着。”白少爷对身边默不作声的常随道,“阿黑,我们先走。”

纪默脸色很黑。

纪恕忍不住迎着风捂着口隐忍地使劲低低咳了几声。

“是!少爷!”

纪恕差一点把嘴里的三个字咽了。

青檀大街东西走向,出了街朝南不远有好几条纵横交错的巷子,大一点的分别是磨盘巷、石臼巷、板鼓巷和古柳巷。

古柳巷靠里。

纪恕沿着青檀街边缘走。

他穿着深色衣服,不一会儿身影便融入了朦胧昏暗的夜色。

另一边,白少爷心情很好,在青檀大街松松垮垮地走着,后面跟着的阿黑不言不语,甚是安静。

外城的青檀大街白眉极少来,论起繁华,与子城远远比不上的。

天色昏暗,冷风四起,青檀大街上行人不多,街上的店铺与酒楼正在相继关门。

不用说,这个时候,最热闹的地方除了客栈大概就是赌坊了。

白少爷一边尽力去辨认欣赏街上的情景,一边放松地好走,无趣之间从怀里摸出一包瓜子磕着。

“这个阿明!”白少爷吐了一片瓜子壳,“等回去本少爷必须把他卖了!买点吃的那么难!”

二人不觉出了街,脚步踏在朝南的路上。

南边交错的巷子里尚有奔跑玩闹的孩子。

纪恕从一条小巷里出来,避过疯跑的两个孩子,侧面迎向纪默和白眉。

等他走近了,阿黑和白少爷看到他比了一个握拳的手势。

阿黑眼睛闪了闪。

白少爷吼道:“阿明,快给本少爷滚过来!”

纪灭明小跑了过去。

白少爷作势要揍他一拳。

阿明身子一缩。

白少爷比了比拳头,许是不愿折了大少爷的风度,最终又放了下来。

三人行至古柳巷。

巷子幽深,颇为安静。

看不出里面有多少店铺多少人家,只是里面有一处地方门楣上悬挂的两盏圆柱大红灯笼甚是显眼。

灯笼投下来的红色光晕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三人精神一震,朝前走。

巷子里一声犬吠都没有。乞丐也没有。

人声。

越走近,能听到激愤的喧闹声。

越走近,大红灯笼上的字看起来格外暖心。

“泰”“来”。

字是正楷。形体方正,笔画平直。

到了。

白少爷左边阿黑,右边阿明。

借着不甚明亮的光线,他看了看左边的阿黑,阿黑面色平静地回视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他躁动的心平静了一分。

他看了看右边的阿明,阿明冲他眨了眨眼,甚至还动了动一边唇角。这一眨一动让他袖底握紧的拳头松了一分。

于是他想起来手掌里还有几颗瓜子,他清了一声嗓子,把那几颗瓜子吃了。

手里没了负担,口中残留着瓜子的酥香,白少爷心情蓦地放开了。

前面又不是龙潭虎穴!

有什么值得白眉你怕的?

福至心灵一般,他居然想起了宁先生《博弈之术》里的“赌心”篇。

“赌术之最高境界者,是谓赌心:赌心在于锻志,巧技在辅——猝然临之,故我;无故加之,无我。……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处境飘摇而心定志坚;劲敌迫,而胸中有赢,谈笑自如,虚虚实实,一着制胜……”

其他的句子白眉暂且想不起来,这一段却历历在目。

虽不能灵活运用,但胜在励志。

如此想来那姓宁的权贵也不是那么不讨喜了。

三人就这样走进了泰来赌坊。

刚跨进赌坊门槛,第一感受是温暖。

里面温暖如春。

迎面过来一个三十多岁书生模样的男子。

男子带着点彬彬有礼的傲然,浅浅颔首,开口道:“三位进来便是客,欢迎之至!”

说完,他一扬声:“看茶!”

话音刚落,只见一位衣着大胆的赌妓端着托盘应声而来,托盘上放着不多不少四只茶杯。

“请!”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赌妓姿容艳丽,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白眉,唇角含着一种若有若无却意味明显的笑,配上她的雪白双臂和涂了寇丹的纤纤十指,莫名地给人一种热烈与大胆之感。

白眉脸腾地红了。

男子和赌妓见他反应如此,有点得意。

美人关,第一关。

“哈哈哈,这里果然是个好所在,”白少爷搓了搓手,“比起外面,暖了几个度不止。”

纪默脸色冷峻,目不斜视。面具下的脸皮却热了几热。

纪恕对这种奔放女子欣赏不来,在他眼里谁都不及苏豆蔻率真可爱,率真里带着狡黠,可爱里透着机灵。

他倒是对这种特别的招待有些兴趣。

但他是小厮,是阿明,白少爷在轮不到他说话。

他只得保持住作为一个小厮的自觉与冷静。

他要看白眉如何应对。

只见白少爷优雅地端起茶杯,放在鼻尖上闻了一瞬,突然将茶杯在托盘上狠狠一顿,怒声道:“这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纪恕愣了一下。

嚣张!

好!

白少爷粗口都爆了!

忍不住为白眉击掌叫好!

没看出来,眉兄也是个演技实力派。

要是赌场里场面乱了就更好了!

可惜,没有人注意这边。

“爷从不喝这种没品的东西!滚!”

男子和赌妓显然也没料到这一点。

那貌美赌技看看那男子,男子意味不明,指尖一挥,赌妓端了托盘风摆杨柳下去了。

“对不住!”男子嘴里表示着歉然,脸上一点歉意也无,“诸位从哪里来,想玩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