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15章 116:安定王是个政客

“今日本王约你便是为了这小亲兵。”

纪恕听完这话内心一阵激动。

“谢王爷!”

安定王看着纪恕,眼神玩味:“谢本王,你要如何谢?”

这句话问的纪恕一愣。

是啊,怎么谢?

纪恕愣怔的当口,安定王哈哈一笑:“无妨。”

笑声里带着千军万马,透着豪迈的快意。这一笑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大将军的气势。

脑海中电光火石一闪,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不等纪恕说话,安定王接着道:“沉香阁积淀百年,人脉财力俱旺,苏家嫡系旁支不少,自然觊觎之人也不少。非但如此,这王城之中,想要把沉香阁握在手心里的也大有人在。”

纪恕心思转动很快,安定王的话落在耳中,听得明白。

权势与利益的斗争,上至王公贵族,下到望族门庭、寻常之家,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手中有了滔天权柄还想要更大的。有了更大的还嫌不够,还想要把别人手中的归为己有。

“如今,本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左右闲来无事,便在这耳目通达之地多少听得一些言论。好在本王喜好甄别,也从这众多真真假假之中理出一些头绪,灭明,你可有兴致一听?”

自从来到这清雅居,纪恕就觉得昔日的大将军变了,不但喜好变了,就连话也多了不少。他想,许是自己本就对大将军不甚了解吧。

毕竟身处京州繁华的王城不比身在铁血兵营,担任闲散王爷不同于在战场上排兵布阵。

纪恕道:“王爷请讲,纪恕洗耳恭听。”

“本王长年征战,有一阵子睡眠不好,当初苏小闹,特来军营为本王缓解失眠症,本王心生感激。况且,本王与沉香阁阁主有些私交,如今,这昔日小亲兵有难,本王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可惜……”

安定王言语之中颇有惋惜之意。

纪恕听着安定王的话,其实心里已经千转百回。

一个亲兵而已,不过在军营待了月余,有难之际居然令堂堂安定王挂心,当真好大面子。

还有,安定王的话是不是说反了?

恐怕是安定王与苏阁主有私交在先,苏豆蔻做小亲兵在后吧。

对苏宥亭之死,他话里话外虽有惋惜,可好像……也不觉意外。

他不由抬眸看了安定王一眼。

越发让人看不懂了。

安定王没有忽略他的眼神。

纪恕只得道:“王爷说的是!来之前,纪恕原本就打算去看望苏豆蔻。”

安定王一笑:“不急那一时半刻。”

“那……王爷可知苏豆蔻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部尉女牢之中,连同她的丫鬟。”

纪恕心中揪了一下,蓦地一痛。

顿了顿,“苏家呢?”

“苏家?”安定王突然浑身笼上一层寒气,“自然是有条不紊为他们的阁主治丧。那位苏大掌事,不愧在京州经营多年,是个人才。”

纪恕有心再多问问苏家以及苏豆蔻的境况,但对方是安定王爷,想来不能随他多问,于是任由一颗心思绪万千却闭了嘴。

安定王好似看出了他的顾虑,知晓他是个心思缜密的,也不点破,于是接着道:“王都人才聚集之地,免不了鱼龙混杂。你看着大家表面上和气生财,暗地里多的是勾心斗角。本王虽多年在外,不过问这明里暗里的尔虞我诈貌合神离,可也不糊涂。如今,王城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沉香阁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拉拢对象——千面阁也不会幸免。有人有财好办事。”

安定王说完一瞬不瞬盯着纪恕。

纪恕只觉得自己要被看透一般。

安定王的话让他吃惊不小。

“王爷,纪恕不明白,‘千面阁也不会幸免’的意思是……”

“就是字面意思!你是个聪明人,在这里本王不过是作一个提醒。”

事实上,纪恕又怎会不明白安定王的话。

他听义父讲过王都本就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各方势力纠结,须得处处小心,各方留意。

安定王如此说话已经很算是直言不讳了。

如此看来,是有人惦念着千面阁。

这样的大事,精明如白叔父,不会没有觉察。

何况,义父也在。

想及此,纪恕一颗心放下了大半。

“谢王爷提醒!”

他道。

安定王“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他的道谢。

“部尉牢狱那里本王会派人助你救出苏豆蔻,还有,苏阁主……本王也会派人助你们早日安置。”

“王爷!”纪恕目光平视安定王,一字一句道,“王爷今日相助,纪恕铭记在心,倘若日后王爷有所差遣,只要不违背家国道义,不牵连我们纪家安危,纪恕必当竭尽全力。”安定王点了点头,眼神里透出一抹欣赏:“好!”

纪恕拱了拱手:“纪恕这就告退。”

这时候,一记敲门声传来。

掐着时间点一般。

“进!”

伴着推门声响,守在外间的李通走了进来。

他恭恭敬敬道:“王爷!”

“纪灭明,具体事宜李通会做安排。”安定王道,“去吧,本王等你们好消息!”

从安定王那里出来,纪恕抬头看了看天。

起风了。

这样的天气透着隐隐的压抑,让人产生一种捅破桎梏的冲动。

一路上纪恕只是紧跟了李通步子,并未开口讲话。

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明白。

他也知道,与安定王之间,恐怕一时牵扯不清了。

这个世道,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

李通带纪恕穿过清雅居后院的一条不起眼的深巷,来到一处隐蔽的民居。

进了民居,原来,里面已经等了两个人。

其中一位赫然是昨日进入苏家的那位安定王派来的“马车夫”。

另一位,是个英气十足的女子。

翠雀?!

纪恕睁大眼睛看向那个立在马车夫身边的女子。

“见过公子。”那女子道,“您看的没错,在下翠雀,本是安定王的人。”

纪恕紧了紧瞳孔,果然是翠雀!

冷笑一声,他道:“安定王好打算!只是可怜苏大小姐被人卖了犹不自知。”

一股被愚弄的愤怒瞬间充斥了纪恕的胸膛。

纪恕一向自认算是冷静,不过一遇到苏豆蔻的事就不能心平气和了。

安定王这是什么意思?

翠雀道:“纪公子莫要误会,王爷他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