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17章 118:施救(二)

纪恕道:“放心!”

记住部尉史随从的长相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纪灭明,你要对得起义父的教导,不可给纪家抹黑。现在,考验你功底的时候到了!”

纪恕微不可查地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双拳,再张开手掌活动了几下手指。

不但要记住长相,还要短时间内易容成他们的样子!

成败在此一举!

此刻没有人质疑纪恕的易容能力。

他们对此不发表一句看法,甚至一丁点疑惑都没有。

这反而让他有些紧张。

手心里有薄汗。

陈怀若无其事拍了他一下肩。轻轻的,像个错觉。

时间在等待中挨得很慢。

不过一刻而已,连空气都好像停滞了。

“放心,都安排好了。”

李通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里面有人接应。——战场上我们都能活蹦乱跳回来,这一点都不够看!”

听闻此话纪恕无声笑了一下。

差点忘了他与这几人有同袍之谊。

不过,事关他的苏豆蔻,他不能有半点闪失。

神奇地,李通一番话让他放松起来。不过片刻之间卸掉了肩上的紧绷之态。

午时。

部尉府大门里走出来五个人,为首的那一位走在中间,目测三四十岁,中等身材,偏瘦,面部肃然。

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陈怀道:“那就是部尉史——除了他,务必还要记住走在他左右的那四人,至少记住其中三个。”

过一会儿纪恕他们就要易容成那几个人的样子。

不用陈怀提醒,纪恕已经开始记他们的面部特征和身形。

他记得很快。

面部的骨骼形状、肌肉牵连和筋脉走势决定了一个人长着一张什么样的脸,这些,早在几年前纪恕就已经烂熟于心。

师兄教导他尽心尽力,义父考验他毫不手软。

他自己热爱色彩与绘画,熟记几个人的长相实在是分内之事。

部尉史和他的随从很快消失在眼前。

纪恕闭了闭眼,睁开时已是满眼清明。

他道:“开始吧。”

……

不足一刻之后,部尉府对面街道走过来四个人。

他们身穿部尉府公差服,其中一个赫然是刚离开不久的部尉史。

几人迈着大步走进部尉府门,两个年轻的守门人恭恭敬敬将部尉史迎进部尉府内,内心犹自揣着一腔疑问,部尉史大人刚刚出门不久,怎地如此迅速就回来了呢?

部尉史偏瘦的身形和肃然的表情透着生人勿近的严厉,他一路进了偌大的部尉府后院,来到部尉牢狱。

在牢狱门外站定。

牢狱看守老张头颠颠出来,拜见过部尉史大人,部尉史大人身侧的其中一个男子上前说了一句什么,老张头便殷勤地打开了牢狱的大门。

进入牢狱之前那个男子不忘又丢下了一句:“你亲自好好守着!其他人等不得靠前!”

“是!属下明白!”

几人进去了女囚牢。

老张头满脸堆笑,一丝不苟守在了牢狱门口。

女囚牢内部昏暗的紧,幽深狭窄的走道里每隔十几步悬着一盏乌黑的油灯,灯里不知添着什么油,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霉湿和刺鼻的味道,同时混杂着难以忽略的腐臭之气。

灯火如豆,照得牢狱内部更显阴森。

部尉史忍不住掩了掩鼻子。

不仅如此,牢狱里时不时有人在低泣和呻吟,也有人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哭一阵,笑一阵。

真他妈不是人待的地方。

几人脚步不停,寻着苏豆蔻的身影。

没错,这几个正是纪恕、李通他们。

而此刻的“部尉史”正是翠雀。

翠雀是个女人,身材正好符合偏瘦的部尉史,于是直接扮了男装,在纪恕的妙手之下化成了不苟言笑的“部尉史”大人。

纪恕、李通、陈怀分别妆成了部尉史身边的随从人员。

他们身上的部尉府服饰是提前备好的,不仅如此,同时备好的还有几张人像。

方便纪恕在最短时间内认清方才出门的那几个人,并做好参照,以防万一。

……

昏暗的牢房内纪恕住了脚。

时间急迫,不能盲目寻找。

他自怀中掏出青眸小黑,捏在拇指与食指之间,轻轻晃动了一下。

晃动方法是苏豆蔻之前教给他的。

这晃动很轻,但小黑还是发出了一声清越之音。

纪恕没有再迈动步子,他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

然后……他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细细的口哨……

纪恕心中一动,脑海里漫过一片狂喜,顾不得其他,他身形一动,早踏着化羽于飞冲了出去。

这边监牢之中苏豆蔻吹完那声口哨尚且正嘟着嘴,尚未反应过来,就发现牢房外已站了一个人。

她还兀自保留着吹口哨的可爱姿势。

苏豆蔻愣愣地看着犹如天降的纪恕,瞬间眼中蓄满了泪水。

纪恕一双眼睛放在她身上,胸口剧烈起伏着。

他伸出一只手,“过来。”

“纪灭明……”

苏豆蔻突然委屈得像个孩子:“我堂叔他,他竟敢关我进牢狱!”

“我都知道了!”纪恕看着苏豆蔻的眼睛,“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受这委屈!”

李通和陈怀走过来,想要用内力扭断牢门的铜锁,奈何铜锁太过结实,居然没有扭开。

纪恕眼里恍若蓄着风暴。

他道:“稍等!”

他伸手在苏豆蔻的头上取下一条金钗,不过一个愣怔之间,便用金钗打开了锁,拉开了牢门。

“快走!”

来不及细说,纪恕从怀中掏出一片棉纱边走边为苏豆蔻擦了脸,覆上一只精细的人皮面具。而翠雀早已脱掉身上外衣穿在了苏豆蔻身上。

原来,翠雀身上穿了两套一模一样的衣服。

她又细心地为苏豆蔻束起头发,转眼之间苏豆蔻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男子。

“大小姐!”她道,“您受委屈了!”

苏豆蔻疑惑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是谁?怎么生了一副与翠雀一般无二的好嗓音?”

翠雀……

纪恕警告地看了翠雀一眼,翠雀一席话咽回了肚里,再也说不出口了。

此情此景本不适合叙旧。

……

部尉史很快从女牢狱之中走了出来,守在门外的老张头暗暗出了一口气。

但,他明明记得进入牢房的只有四个人,怎么出来的时候多了一个?

他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摇了摇头,难不成眼睛花成了这样?

“部尉史”咳了一声。

“老张头,”她故意顿了顿,“本史十分重视这女牢,你等务必严加看守,不得出任何纰漏!”

老张头诚惶诚恐:“是!属下明白!属下必当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