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18章 118:爱情来得太模糊

纪默换了一身衣服,从千面阁后门出来,径直去了紫荆街道南的芳华里宅院之处。这一片宅院清幽雅致,平常都是江叔打理。

单从宅院的大门来看,赭色大门古朴破旧,除了透着一种沧桑的稳重气息,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门额上镶着的“弦歌居”三字有些斑驳。

是以,昨日来的时候云桑并没有对此多做留意。

她心无杂念,在芳华里的宅子里从头一天下午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终于找到了在毒医谷的惬意酣睡之感。

云桑从那间小巧的卧房里出来。

她所在的院落也不甚大,靠南面向阳的一处,有整齐的木枝围了一个不深不浅的篱笆,篱笆里植着一些剪裁过的花木。靠右栽种的那棵碗口粗的枣树还在飘飘零零的落着叶子。

她扬了扬眉,心情愉悦,对这样的院落甚是喜欢。

先是在院子里的一方水池边邻水自照了几个来回——睡饱之后气色挺足,整个人看起来明眸善睐,赏心悦目。她打了两个响指,这才跑回内室整了衣服梳了头发。

纪默到弦歌居的时候,云桑已经吃完了江叔备下的、委实不能算早的早膳。用过早膳之后她心情一直很是愉悦,就跟在忙碌的江叔身边絮絮叨叨讲话。

江叔本是纪堡主的一房远亲,在纪家管事多年,随着年岁日增,纪堡主把他派到了京都王城,帮着管理和看守纪氏在王城的宅子。

江叔几乎一生都在纪家,对纪家自然是忠心耿耿,对少爷纪默更不必说。

弦歌居原本是纪默后来看中的一所宅院,置下之后并没有想着交于谁来打理,但江叔不放心,隔三差五就要从纪氏的主宅院过来收拾一番。

江叔不善言辞。

纪默过来的时候,云桑正跟在担水的江叔旁边,认真地问他:“江叔,您真的不要我帮忙?”

江叔微微一笑:“真的不用。”

云桑也不觉失落,反而语气欢快:“您跟我家怪老头一点也不一样,他总喜欢支使我做活的!”

让她辨识药材,制作药丸,还要做饭。

辨药识药还算有趣,可做饭这件事,着实令人头疼。

江叔再笑了一笑。

“您看,您笑的跟我家怪老头也不同呢!”

江叔看了她一眼:“你爷爷?”

“是啊!”云桑道,“他喜欢我叫他怪老头,说这世上能这样叫他的恐怕只有我一个,您说怪不怪?”

她说着说着居然想念起怪老头来,想得厉害。

江叔看起来颇为理解云桑的说法:“那是因为,你是他最亲的人吧!”

听完这句话,兴高采烈的云桑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江叔不简单。

话说得透彻。

她愣了一愣,正要开口说什么,蓦地身后传来一声:“江叔!”

江叔回过神来,看到纪默,脸上满是喜欢:“哎!少爷!”

云桑偏过头,纪默正向她看过来。

原来是纪灭明那个不爱说话的、有些不讨喜的师兄。

不知为什么,云桑第一次与纪默相见就莫名存了一股针锋相对的小情绪。

许是这人看起来太过清俊和寡言,浑身上下带着一种君子端方的正经之气,让人觉得他与谁都有着一层疏离。

当时云桑就想:哼!你很了不起么?

此时,纪默出现在这里,一双似喜非喜的眼睛看向她,让她突然想起自从昨日纪灭明将她留在这里,直到此刻还没有出现。

“云姑娘。”纪默道,“在我们这弦歌居可还习惯?”

云桑巧笑嫣然:“这地方好,我是很喜欢。这纪灭明选的这个地方,眼光不一般。”

纪默……

以纪默对云桑的印象来看,本来还以为这姑娘是个不苟言笑、清清淡淡的女子,实在没想到居然是个口齿伶俐的。

“能得云姑娘夸赞在下实在不胜荣幸,”纪默淡淡道,“实不相瞒,这地方和小恕关系不大。”

云桑:“哦?”

江叔一旁解释道:“姑娘,这宅院是少爷看中置办的。”

“哦!”云桑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是吗?”

说完,满脸狐疑地打量了纪默几眼。

纪默垂下眼帘,吸了一口气,“没错,云姑娘似乎有点不信?”

云桑赶忙道:“是有点儿!呃……若是你置办的,眼光自然也是不错的!”

江叔知晓纪默的秉性,自家少爷本来话不多,今天因为云姑娘已经一口气说了不少话了。偏偏云姑娘又是个性子直的——也忒直了点,他有心帮少爷打个圆场,无奈自己也是个不善说话的,一时表情有点纠结。

然而,云桑的话突然让纪默浅笑了一下,虽然一闪即逝,然而,足以让江叔震惊了。

看来,少爷与这云姑娘投缘呢?

纪默道:“江叔,你先去忙。”

江叔去忙了,迈开的步子里似乎透出一股雀跃来。

云桑悄悄踮起脚看江叔走远。

纪默:“云姑娘……”

云桑突兀接口道:“何事?”

被打断的纪默……

“你紧张什么?”

“并没有啊!”云桑摆出一副笑脸,“你又不是洪水猛兽,即便是我家怪老头的考验都没有让我紧张过!”

纪默点点头。

“纪灭明呢?他离开时说是有事情要办,可办完了?”

“办完了。”

“那就好。”云桑吐了一口气,“这地方虽好,可我有事在身,不能长住——放心,我很快就会走的!”

“无妨!”纪默看着云桑,“这地方我暂时不用,你可以作为落脚的地方,不急。”

他前半句说的语速有一点快,后半句有点云淡风轻。

云桑长这么大第一次跟一个男子这样相处和说话,有点新奇,还有一点说不清楚的其它感觉。

“那好吧!”她终于鼓起了勇气似的,“纪……”

“纪默。”

“纪默。我说实话,面对你,我是有点紧张。”

“是么。”纪默笑了一笑,“我不是洪水猛兽。”

“话是如此。”云桑有一点纠结,“我说不清……可能是你太严肃正经……或者,太相貌出众?我的心……”

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做如何表达。

她抚着胸口:“这心口跳的有点急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