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第125章 125:转机

“大皇子。”

纪恕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我想,那个会打咱们千面阁主意的人是大皇子。”

纪巺:“嗯?何以见得?”

“义父,苏阁主遇刺当晚,孩儿在苏大掌事的密室中见过几封书信,其中一封貌似写给谷朗的,隐晦之中透漏出大皇子的名讳。另一封事关月隐宫,依孩儿推断,那位尊主想必就是月隐宫的主人。只是奇怪月隐宫主人为何不是宫主而是尊主呢?”

纪巺若有所思:“倘若果真如此……这京州王城越来越热闹了。至于是‘宫主’还是‘尊主’倒不必纠结,多半是与人习惯有关。——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看来,为父与你们白叔父又要劳心劳力了。”

纪默道:“知己知彼才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从两个多月之前白叔父被他们胁迫以来,对方尚没有进一步的动静一定不是因为他们好心,有可能是他们受了牵绊腾不出手,或者,针对千面阁的事情并非当务之急?”

“有道理。从安定王话里的意思来看,似乎,安定王不但了解苏家诸事,对这王城里的大小秘辛也是洞若观火。”

“呵呵。”纪巺从容道,“那是自然,安定王啊安定王,他这一回来既卸了甲,又推拒了实职,但世人若真的认为他归了田……啧啧啧。老祖宗为我们造了四个字叫做‘以退为进’,安定王这一步看似无意,实则是心血之作,明面上既全了孝道,又遂了兄弟之义,实则呢?其中深意即便朝堂之上有人百般揣测——那又如何?这就是安定王的智慧。”

纪恕和纪默兄弟俩难得听纪大堡主议论政事,这一番话着实令人受教。

然而还没完,纪巺继续道:“要学会透过一个人的作为去看透他的背后原因,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恕儿,方才你说的谷朗,你可知晓此人是谁?”

纪恕回想了一瞬:“据密信来看,这个人,大概是名了不得的大夫?”

纪巺复又坐下,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大夫,大夫……香痴……”

纪恕听着这呓语一般的声音伴着细细的,有节奏的,短促的“笃_笃_”之声,,突然失声道:“姓谷,毒医谷的‘谷’?”

手指的敲击声戛然而止:“孺子可教。”

纪堡主站起身来,手握成拳在额头抵了抵,呼了一口气:“人到中年果然是不必你们小年轻,我累了,要去休息了。”

“义父,阿宁呢?”

纪恕在纪大堡主走出书房之前脱口问道。

“那丫头?应老白邀约,要在你们白叔父家住上一晚。”

纪恕恍然大悟:“哦。可……”

他还有问题想问。

纪大堡主潇洒的摆摆手,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目送义父离开,纪恕哑然失笑。

一旁的纪默收回目光:“你想问爹爹谷朗?”

“是。”纪恕点头,“师兄不觉得义父方才在提醒我吗?”

纪默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转变了话题:“爹爹来王城的这些日子,纪大哥都还没有露面。”

纪恕目光一亮,是啊!

“师兄的意思是……义父在让纪大哥查一些事情?”

纪默胸有成竹:“十有八九。”

纪恕顿时有些兴奋:“这下不但能见到纪大哥了,我们又多了一个助力!”

“那是自然,纪大哥办事一向可靠。”

“师兄,云桑怎么样?还适应吗?”

“还行。”

提起云桑,纪默神色闪过一丝仿佛不自然的害羞。他挪开眼神,从书桌的笔架山上顺手拿起一支毛笔,左手拿起砚滴,将砚台里几乎涸了的墨汁稀释了一下,这才用毛笔蘸了蘸。

“师兄,你可要写字?”纪恕看纪默的一系列动作有些好笑,不是应该先用砚滴稀释了墨汁再去拿笔吗?

何况……“师兄,你的纸呢?”

纪默瞪了他一眼,放下毛笔去拿纸。

“师兄,你心慌了。”

纪默手一抖,再瞪了纪恕一眼,有些不善:“你这么闲的吗?”

“不,我很忙。”纪恕忙道,“云桑她,初看起来很娴静,但师兄不觉她身上有一股烟火气和山野气吗?”

纪默取了宣纸,拿镇纸压着。

纪恕的话他深有同感。

一个女孩子居然当着他的面说他英俊得让她不适应;说能闻着“药香”的都是狗屁不通,言外之意药苦才是正常的;说他像她们毒医谷里的猫咪,一不喜欢就逃跑;更可气的是还说他“老气横秋”!末了,嫌弃“云姑娘”三个字生分,要求他叫她的名字!

他……他!当时竟然都没有反驳,为她的安全考虑,还大度地邀请她住下来。

“你那么了解她?”

纪默问话有些不善。

“不啊!”纪恕看师兄脸上表情有些精彩,霎时猜到这二人之间恐怕有些小冲突引发的不愉快,于是机灵道,“不过看起来云桑倒是性情中人,心思直接、单纯,没有坏心眼……也不对,睚眦必报肯定是有的!”

纪默看他说的语气肯定,奇道:“睚眦必报?”

“是啊!”纪恕态度认真,“为了给她化妆,我手指碰到了她的脸面,谁知她竟下药害我的左手麻了好半天,最后还提醒我她是故意的!”

想起来就闹心。

相比而言,豆蔻就可爱多了,一点也不矫情。

纪默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笑了一下。

“既如此,以后离她远点,不要惹她。”

纪恕有点发愣,师兄说的这是什么话?

“王城并不太平,苏家已经开始派人到处找你和她。我邀她暂住在弦歌居,她并没有反对。”

纪恕点点头:“还是师兄考虑周到。豆蔻在安定王那边,需要我照应,就麻烦师兄照顾云桑吧。”

纪默眼睛动了动:“嗯。”

“师兄知晓她的身份,恐怕苏阁主的事情与她的父亲脱不了干系。”

“嗯。”

“她显然是想到了这一层,言语之间并没有避讳能接触到‘回光返照一刻倒’的人。”

“嗯。”

“谷朗,我怀疑他就是云桑的父亲。接下来,我与豆蔻会去查访此人。”

“嗯。”

谷朗……

苏大掌事留着那些密信看来想为自己留个后着。

真是多谢苏大掌事不烧毁书信之恩。

纪恕眼看着师兄又恢复了冷淡寡言的样子,心中叹了一声:师兄你这样何时能找到心爱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