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34:双幕戏

“一个条件,什么条件?”纪默皱眉道。

云桑哈哈一笑:“也不是什么条件啦,一个要求而已。”

纪默定定看了她几眼——眼前的女子不只透着野气,更是淘气得不轻。

他眼神一低,看着已经睡了的纪恕:“说说看,不过……不得丧天害理,不得抢盗偷掠。”

云桑白了他一眼:“你想哪儿去了?我云桑是那样的人么?不过一个要求罢了,你也太草木皆兵如临大敌!”

纪默:“不然。不过是告诫自己: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云桑打了一个响指:“那就一言为定!——至于我这要求么,还没想好,等我什么时候想到了再说不迟。”

……

苏家的义庄建在外城城西一处苏家的田产之上,本是一处开阔之地。

远远望去,那义庄建的并不算大,就像普通人家的房屋一样,灰墙黛瓦,以主房为中心用同样的灰墙围成了一个一人高的院子。

苏宥亭的灵柩已经停放在义庄的主房里面。

……

长春街。

清雅居后面巷子里一处不起眼的民宅之内。

苏豆蔻认真地听完安定王的铁英卫李显的安排,疑惑道:“真的不用我去义庄?”

李显的那张国字脸透着一股深思熟虑后的表情:“这是王爷的意思。苏小姐与陈副使他们一组去库房,我带着另一拨人去义庄。”

陈副使就是陈怀。

苏豆蔻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她自然明白安定王的手下众多,除去那些在军营或边境担着军职的大小将领,如今跟在他身边的也都是经过严格训练、身手了得的虎狼之辈,甚至有几个曾跟着昔日的大将军出生入死,实力不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单独出来行动。

无需对他们的情报真伪和行动安排提出质疑。

也是直到此刻,苏豆蔻才知晓他们今晚的行动分为两路,一路由安定王的暗卫——铁英卫的什长之一李显带领去苏家义庄,一路由陈怀带领去苏家设在子城外围的库房。

行动安排在子时过后。

苏豆蔻将行动路线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在这个间隙,她的有些绷紧的精神终于有了些许放松。

感谢她素来闲不住的心性——从前,闲来无事的时候她不耐在苏家做娇滴滴的大小姐,而是不断的在外面像个小混混一样来回晃荡,以至于她对子城内的街道颇为熟识。

李显安排了各项事宜之后就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了。陈怀开始对晚上的行动做最后的梳理和推演,确保每一个环节都万无一失。

无论是人员的配合,还是最后的撤离。

“小云你在外围警戒和断后,我和张元打头负责清除库房内外的障碍,苏豆蔻与王羽随即进入库房快速找到苏阁主的位置,并尽快带苏阁主出来。等我们撤出之后自然有人接应。”

陈怀言简意赅地讲完之后,目光将在座的人扫了一圈:“可还有问题?”

众人默然摇头。

“好!那就这样!”

“稍等。”苏豆蔻突然接过话,从袖袋里掏出一样东西,“这是我特制的棉球,倘若到时候情势急迫,听我喊‘塞耳朵’三字,将之塞进耳道之内即可。”

苏豆蔻把小小的棉球给在坐的每一位发了两颗,不忘再次提醒:“务必收好,万一有用。”

至此,时辰尚早,众人各自散去分别养精蓄锐去了。

苏豆蔻半靠在床头思绪不停。

她的堂叔苏宥川果然是抱的大腿够粗,靠山够稳,居然搞出了这样一出双幕戏。

名义上苏宥亭的灵柩安放在苏氏义庄,可实际上,苏宥亭就躺在子城外围苏家库房里的棺材里!

苏氏义庄不过是一个用来诱捕的幌子!

多亏安定王战场驰骋多年,深谙“声东击西”这一用兵之道不止常常被灵活地运用在战场上,下了战场同样适用。

且,安定王还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一兵法理念应用的炉火纯青,做闲散王爷之余把他的大皇兄李晏研究的相当透彻。

诱捕?

既如此,那便将计就计。

堂叔,鹿死谁手咱们走着瞧……

一股热血上头。

对于晚上的行动,苏豆蔻开始期待……

客栈。

纪恕安静地躺在那里,原本绵长的呼吸逐渐变得短促,突然,他猛地睁开双眼,手肘一撑坐起身来。

“小恕!”一旁坐着假寐的纪默听到动静,睁开眼,本能垂下的指尖碰到桌边的茶杯,砰地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

纪恕反应很快,不过片刻之间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师兄,我在……客栈?”

“是啊!”纪默等不及收拾茶杯的碎片,起身走到他旁边,“昨晚你晕倒了。——感觉怎样?”

纪恕深吸了两口气,只觉力量还算充沛:“没事了。我这是……睡了多久?”

“大概四个时辰吧。”

冷意透过紧闭的门窗渗进来,外面天光大亮,看起来像是过了辰时。

纪恕掀掉被子起来,有些歉然:“师兄,你一夜没睡。”

看到纪恕精神抖擞,脸上的苍白之色也褪了干净,纪默明显松了一口气:“无碍。”

“师兄,你先坐!”纪恕看纪默要收拾杯子碎片,拉他坐到一边,自己将地上的碎片捡拾干净。

“师兄知道我中的什么毒么?”

纪默仿佛料到他会有如此一问:“已经解了。”

纪恕嘻嘻笑了起来:“幸亏带了云桑,那丫头简直是个令人惊喜的宝贝。”

纪默抿抿嘴,没有说话。

“师兄,你有没想过云桑走了怎么办?”

纪默叹了一口:“小恕,你的毒真的解了,云桑也没有走,这假设不存在。”

“师兄!”纪恕正了脸色,“你心里有云桑吗?——方才,我梦到了豆蔻,她浑身是血……”

纪默看他说得认真,愣了一愣:“苏豆蔻在安定王府,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你不要多想。况且,苏姑娘聪明伶俐,应变能力很强,怎么可能有事?中毒之后你虽服了解药,可精神一定尚有恍惚,我这就下去要一碗热汤来。”

纪恕伸手一拦:“师兄,我不放心,这梦做得……”

纪恕抚了抚胸口,心跳得有点厉害。

他从怀里拿出昨晚装瓶瓶罐罐的布袋,放到纪默手里:“师兄,这是我在谷朗书房里带回来的,你把它们交给云桑看看里面是什么,我这就去一趟安定王府。”

纪默抓着布袋,终究无奈道:“那好,你可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