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44:挺身而上

纪恕调整一下坐姿:“十一年前的冬天,有一辆马车上囚了一车七八岁的孩子,他们都被迫喝了一种叫做‘六亲不认’的药,你可知晓?”

谷朗裹了裹身子:“不知。”

“是么?”纪恕一只拳头握得很紧,骨节历历,“据说毒医前辈制出‘六亲不认’之后感慨此药太过毒辣,于是怀着悲悯之心将药品与药方一并付之一炬,不料想十一年前,这药居然一碗碗喂到了一群手无寸铁之力的抢来的孩子身上,这本该毁了的药哪来的?”

纪恕问这句话时声音都变了,使了大力才把话说完。

“嘿嘿,世人都被骗了!”谷朗突然开心极了,“我把那药私藏了起来,并药方一起偷了出去,不得不说,有药方就是好用!”

纪恕忍住把眼前人的脸打烂的冲动。

“你把‘六亲不认’给了谁?”

“江半图。”

“江半图?”纪恕腰背一直,默了片刻。

江半图么?!

“怎么认识的?”

“当然是通过韩王殿下。那药还没来得及给殿下,就被江半图高价拿走啦。没办法,总要先到先得。”

纪恕心潮翻涌,他的师伯祖是韩王的人?!

“他要那药做什么?”

“不知。”谷朗肯定道,“我只负责给他们药,他们怎么用并不告诉我。”谷朗果真仔细想了想,“我一向只负责提供药丸,或者药粉,那些药是我回毒医谷偷偷带出来的,带什么就交给他们什么,一手交药一手交钱,倒也干净利落。”

“‘回光返照一刻倒’是你给的苏宥川?”

“不是我,是殿下!”谷朗搓了搓手臂,还是冷,“老头子的毒药经我手流出来第一站就是韩王殿下。”

果然所猜不错,苏宥川的靠山就是大皇子李晏,韩王。

“方才你说的‘只负责给他们药’,‘他们’是谁?”

“韩王殿下的大夫啊,不少人呢,把我带的药化开,仔细分辨之后试着制出来。这算是个好办法。”

“你也参与了?”

“当然。有时候参与,有时候不。他们利用我,也防着我,嘿嘿,不过我们算是合作关系,没有我他们哪儿去找那些药?不得不说,老毒医的手段不是谁都能学到的,两相一比,他们与他相差实在不止一星半点,只能算是蠢货!”

“你会制毒?”

“什么话!老毒医是我老子,我岂能不会?不过是我志不在此罢了!”

“呵!”纪恕讥笑一声,“你喜欢玩的是各种破石头吧?”

“什么破石头?你懂什么!那都是我的宝贝!我辛辛苦苦攒来的,美妙的很!”

纪恕无意和他讨论石头。

“说说你会制什么毒?”

“常用的都会啊,”谷朗带着骄傲和讽刺语气,“我那毒医父亲想要我继承衣钵自然要教我辨毒施毒,可那有什么意思,我又不喜欢。可还是被他逼着学了又学,我一边学一边偷工减料,可架不住时间久,到头来不愿学的也会了!后来没办法,我只有走。”

“你与韩王……”

纪恕正待问下去,突然停了下来。

“真冷……啊……小灵儿……”

坐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开始在地上乱摸,纪恕眉间一敛——吐真香的效用马上就过了。

这个男人随时会清醒。

好在,最要紧的他差不多都已问了。

纪恕无声地上前,拎着精致的酒壶,捏起谷朗的下巴不由分说将剩下的半壶酒灌进谷朗嘴里。

被灌了酒的谷朗嘿嘿笑了两声,做梦似的道了声“好酒!”

纪恕心中默念着“看在老毒医和云桑的面子上!”压制下心中踹死他的冲动,将他拖过来扔到床上。

做完这些,纪恕打开后窗,跃出窗外的当口反脚一勾,啪嗒闭了窗子,另一只脚轻轻一蹬墙壁,整个人如鸟儿一般在夜色中掠去了。

从名翠楼出来才不过是刚过亥时。

于一处黑暗的角落脱下一身夜行衣,反过来重新穿在身上,纪恕摇身一变赫然成了一个身穿银灰色外衣,外衣的领口、袖口、底部均镶嵌着黑边的翩翩少年!

纪少年坦然从容地朝前走,拐过两个街口准备回到事先定下的客栈。

遥遥地,他听到一阵马踏地面的声响。

想来是哪一处衙门里散值的公人。

突然,纪恕身子一顿。

一阵刀兵之声传来。

夜色深沉,这个时辰有灯光的地方实在不多。

王城之中大的街道夜晚都有京卫按班巡视,这个时刻街巷里有铿锵响起的刀兵之声不用说要么是巡视刚过去不久,要么还没到。

是什么人呢?

纪恕心中有些抓痒。

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他有化羽于飞傍身,要过去实在是快之又快的事情。

然,既与自己无关,他干嘛要过去?

可纪恕那双本该抬起来立刻转身就走的脚实在是抬不起来。

鬼事神差地,当他的耳朵循着声音靠过去的时候,他的身形已起,翩然之间落在了打斗者双方的三丈之外。

他现在夜色之中,恍若一个旁若无人幽灵。

很快,他便将眼前的场景尽收眼底——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骑在骏马之上,手里握着一把寒光逼人的宝剑,正与一位高高瘦瘦的蒙面男子缠斗在一起。

看不清高瘦男子的脸面,但凭借对夜色的适应力,隐隐可见他的乌发绑在了脑后,一把宽背刀被他抓在手里使得戾气丛生!

电光火石间,纪恕脑海里蹦出一个名字:月蚀!

纪恕唇角一动,看来这月蚀与自己缘分不浅,深夜时分居然也能在这里碰到。

他断定他就是月蚀!

倘若没见过他还好,可泰来赌坊一见,虽然月蚀未必注意到他,可他却对月蚀印象深刻!

纪默默念:但愿你不是我要找的七号男孩!

再看马上之人,一把剑劈、刺、截、剪、崩、点非但毫不凝滞,还透出千钧之力来,颇有大将之范。

纪恕猛地瞳孔一缩:那马上之人可不正是大将军?!不,正是安定王!

有人刺杀安定王!

一个念头冲到天灵盖,纪恕霎时一激灵!

呵!月蚀还真是艺高人胆大,以为安定王爷是吃素领兵踏平西北的么?

等等,安定王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那双使剑的手明显开始有些后滞。

纪恕来不及多想,一个踏步向前就要挺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