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48:走着瞧

“且不说为父如何脱身,”纪巺道,“依据这些日子以来收集的线索和信息,我们可以得到足够的结论了。”

“义父说得没错。”纪恕点头表示赞同,“孩儿相信豆蔻的吐真香不是徒有虚名,所以我想,事情是这样的:当年谷朗,也就是云锦,从毒医谷里出来结识了大皇子李晏,不知二人达成了哪种合作,每隔一些时间云锦就会回去毒医谷偷毒医的药物出来,这些毒药被大皇子李晏交于手下的大夫,将之化解、分析出其成分并重新制作。十多年前,也就是我六七岁的时候,云锦又一次从毒医谷里带出了一种本应该毁掉的毒药——‘六亲不认’和制作它的方子,机缘巧合之下尚没来得及交于李晏之手就被江半图发现并花了重金买走,于是‘六亲不认’的毒药和方子都落在了江半图手中。之后江半图绑架了一批孩子,为了绝对控制这些孩子他命人强行喂他们喝下‘六亲不认’……随着时间的流逝,某年某月的某一日,云锦再次回到毒医谷,盗走了老毒医前辈的‘回光返照一刻倒’,回去给了大皇子,大皇子远没有外表看到的那么纯良无害,为了得到千面阁的财富和人脉支持,他扶植了同样野心勃勃的苏宥川,并将‘回光返照一刻倒’给了苏宥川,企图以此杀掉苏阁主取而代之!”

纪恕说了这么多,缓了一口气,继续道:“再看崔子清被杀一案,师兄就是在崔子清事件的案发地捡拾到的那张镌有‘江’字的面具,我相信这绝不是巧合,分明是在提醒我们此案与面具有关,与江半图有关。而月隐宫,月隐宫自崛起之时就臭名昭度,闻之令人胆战,为什么?就是因为月隐宫的杀手无耻难缠,月蚀就来自月隐宫,这并不是个秘密。试问,谁最有资格驱使月隐宫顶尖厉害的杀手?自然是他们的宫主,或者说是尊主也不一定!白叔父不是亲耳听到那个白发的男人自称‘尊主’吗?而义父您,差不多已经断定他就是江半图。还有,苏阁主的护卫张珪等人就是被月隐宫所追杀,所以江半图应该与苏宥川早就认识,他们都是大皇子李晏的人!”

纪默听完纪恕的分析,突然想起一件没来得及说的事来!

“阿爹,云桑说过,十多年前曾有人在毒医谷医治双手。她说,那双手筋脉尽断,已然废了,后来被老毒医医治成功,而那双手的主人就是师伯祖江半图!”

纪默的话一说完,纪巺与纪恕都短暂地愣怔了。

“义父!”纪恕短促有力地叫了一声,有些掩不住的激动,“这正好契合孩儿方才的分析!不正恰好说明当晚胁迫白叔父的那个人就是您的师伯江半图吗?”

纪巺沉默了半晌,没再吭声。

满头霜华,双手尽废,江师伯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纪巺心里一阵发紧,一阵发酸,一阵发恨!

他从怀里掏出那张纪默给他的、镌刻着“江”字的人皮面具,一个念头挥之不去——如论如何,师伯,我都要见到你!

……

安定王府。

王府里已放出话,安定王伤势严重,谢绝一概人等探视。

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一早,君上派了身边侍奉的宫人李公公带了不少上好药材前来探望三王爷。

君上听闻安定王深夜回府遇刺,大为震怒,已责令廷尉司严查破案。

早朝过后,太子来了,看到王弟虚弱地躺在塌上,脸上血色不见,半是昏迷半是清醒,太子的担忧和关怀之情透着兄友弟恭的真诚。末了,他语重心长地嘱咐三弟好好养伤,并安排王府的手下务必尽心尽力照顾好王爷,这才离开。

太子走后,来的是大皇子李晏。

三王妃出来见过李晏之后,带领李晏前去李准的卧榻之侧。

瑶青王妃的妆容还算是精致——无论如何,王妃的威仪与做派都要保持。可倘若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三王妃虽然行止雍容,妆容得体,但一双眼睛明显是哭过了,红肿还是隐隐地透了出来。

而且有明显的精力不济之感,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尽管如此,王妃还是举止得体,除了初见李晏时表达了谢意之外,其他时间都没有再发一言。

而李准,尽职尽责地充当着一个伤患的角色,脸色苍白,呼吸不稳,四肢无力。

李晏唤了他好几声,他都不过是微微抬了抬眼皮。

李晏对这样的探视结果并不满意。

来之前他亲自问了江半图,得到证实,李准受的伤并没有看起来那样重。

这就让人起疑了。

李晏坐在回程饿马车上,手指捏着一只杯子,一用力,竟啪的一声捏碎了。

他冷哼一声,老三,走着瞧。

……

源柜赌坊。

贵宾室。

李通恭敬地站在宁兰泽面前,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宁先生,我家主子想请您的大夫帮个忙。”

“阿宁姑娘?”宁兰泽看起来不疾不徐,脸色竟较之前好了些,问道,“惊闻王爷夜半遇袭,不知伤势如何?”

李通垂下眼眸,心想宁先生一派云淡风轻的安然,看起来完全也没有吃惊的样子,就这样闲闲问起来王爷的伤势,看来,还没有完全谅解王爷啊!

于是答道:“王爷伤势……不是很重。”

王爷就是让这么回答的。

实事求是。

也可见王爷对宁先生的信任。

宁兰泽扬起眼角:“哦?看来我白白担心了。”

竟有一丝遗憾一般。

李通久在李准身边,早学会了察言观色审时度势,于是道:“昨夜一事惊心动魄,王爷也实在是侥幸脱险!属下到现在还在后怕。王爷也怕先生担心,一早便差属下前来告知,顺便向阿宁姑娘求一些药。”

宁先生听完李通的话,并没有感觉意外,而是露出一丝玩味。

“我没意见。”宁兰泽看着李通,“但这事我不能替阿宁姑娘做主,毕竟,我也只不过是一个伤患而已,伤患最要紧的还是要听医嘱。阿宁姑娘辰时才来,你且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