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51:尽人事

安定王府。

安定王主卧外间,小花厅。

纪恕和苏豆蔻坐于下首。

安定王李准威仪不减,坐在上首,看不出身上有伤的虚弱,一开口就开门见山:“苏豆蔻,接下来需要你全力以赴应对苏家了,本王会为你提供所有需要的一切。纪灭明,本王需要你那双鬼斧神工的手。”

苏豆蔻点点头,脸上有些严肃。

纪恕嘴角一扬:“王爷需要灭明如何做?”

李准双目一抡,左眉上的那道疤顿时生动起来:“为本王换一副方便行动的面孔,还有——”他声音拉长了一些,“李显,过来!”

李准话音刚落,从外面进来一个结实硬朗的男子,二十岁出头,他恭肃地在李准面前站定:“属下在,请王爷吩咐!”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王!”

“什……”李显吃了一惊,“王爷?”

“在本王众多铁英卫中,你与本王身材最像似,所以,从今天起你就代替本王躺在里面那张塌上,直到本王身体恢复为止。至于其他,你无需担心,纪灭明会做好一切。”

李显听了安定王的话,内心是拒绝的,可他是铁英卫,王爷的命令就是一切!

从前他属于铁英骑,但大将军交出兵权那一刻起,铁英骑就成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昔日名字,估计多年以后也会成为上渊锐师的一个传说。

铁英骑解散之后,一些人被收编,还有一些人悄无声息成了李准的暗卫,那就是铁英卫。

以一当百,忠心耿耿。

李显没有表现出挣扎,坚定地答了一声:“是!”

“其余你也无须担心。”李准看李显接受了任务,又道,“倘若有人探视本王,自有王妃应对。”

三王妃瑶青看似柔弱实则心细多谋,是王爷的好内助。

李显的心稍安。

“如此,本王就拜托灭明了。”

纪恕道:“王爷放心!”

无论是人皮面具还是他的化妆术,只要他出手,除了义父和师兄,保证没有人可以看得出来。

依安定王李准本人要求,纪恕将他化妆成了一个王府的侍卫,名唤沈希。

方便行事。

“豆蔻,关于苏家,本王要听听你的应对计划。”

苏豆蔻从来不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等她从被动中挣脱出来,就会胸有成竹。

她道:“王爷,豆蔻为他们准备了惊喜……”

“很好!”这个回答李准并不意外,“福州苏家人为苏阁主而来,并不知晓阁主‘死亡’的来龙去脉,依你之见,福州来的那些人会有谁?他们是有自己的判断与坚持,还是会倒戈苏宥川?”

来者都有谁?

苏豆蔻垂眸想了一瞬,几张面孔浮现在眼前。

“无论来人有谁,”苏豆蔻闭了闭眼,“大概结果都很精彩吧!”

李准点点头,深以为然。

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大家族内部的争斗了。

平时大家都是收敛的绵羊,可私下里都是狼,背后的利爪随时都会毫不留情地挥出。

“本王让陈怀他们配合你。”李准道,“切记,打蛇打七寸。”

……

源柜赌场二楼。

自阿宁来以后,宁兰泽高雅轻奢的房间内就多了一个大药桶,每隔两日在午时他都要药浴一次,每次半个时辰。除此之外,每日酉时,即肾经当令之时,宁兰泽都要泡脚至全身微汗。

起初,微汗这个词对宁兰泽来说是生疏的,他已经多年没有微汗过。这段时间经过阿宁的调理,他开始尝试到微汗的端倪。

隔日的药浴和每日的泡脚程序都是辅助疗法,更重要的是针灸,确切来说是施针。宁兰泽这副身体用阿宁的话来说,只能徐徐图之,施针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方能加上热灸。

有个词叫积重难返。

宁先生人才风流,可身体底子几乎毁掉了。

施针按疗程,半月一次,先打通体内阻塞的经脉,之后再针与灸双管齐下。

阿宁每日都去宁兰泽那里,白眉就像阿宁的影子,阿宁在哪他就在哪!

每次他们一出现宁兰泽都笑意盈盈,这笑意让白眉十分抵触。

姓宁的每次都用那张好看的老脸蛊惑人心到底什么意思?

还当着他的面!

好在阿宁见惯了好皮相,不为所动,不然岂不更气人了?

阿宁却对宁兰泽的善意颇有好感,宁先生实在是一个善解人意的通透之人!

而随着一天天的相处宁兰泽越发觉得阿宁这个姑娘是个不错的小姑娘,性子好有耐心,做事的时候有条不紊,颇有大家风范,认真起来浑身透着一种为医者的圣洁感。

不得不说,白眉这小子眼光还是不错的。

但做的事真是不敢让人恭维。

面对心悦之人只鞍前马后送吃的怎么行?人家是可爱的姑娘又不是贪吃的小猪。

“少不得为师替你谋划!”宁先生有些鄙夷地摇头看着眼前的小子,果然单恋的小年轻都是憨傻的。纪堡主的儿子们了得,女儿的能力也不遑多让,白眉小子,你再不快点拜到为师门下提高自己,将来不但你自己没面目见岳父大人,为师的脸也会被你丢尽。看来,咱们师徒得好好谈谈了!”

护花使者白眉尚不知宁先生一片苦心……

午后,阿宁从源柜回到千面阁,一进后院就见到了多日不见的纪巺,顿时一场惊喜。

纪平不在,临近年底,纪家有生意在京,作为纪堡主的贴身管事,不少事情自然都要纪平去料理。

“阿爹,大哥!”

纪默和纪巺正在说着什么,听到阿宁呼唤二人停住谈话,齐齐望过来。

纪默眉头皱了皱,这丫头整天“哥哥”的叫着他,怎么突然叫“大哥”?

他不习惯。

有点闷。

而阿宁,让他毫无征兆地起了云桑。

也不知那个野丫头去了哪里。

他私下去找过两回,可王城那么大,没见着人影。

白眉随阿宁进来,见过纪巺,有些心虚的不自然,尤其是纪巺半开玩笑地一句“小白果然对食物颇有研究,阿宁这个小糊涂脸上都有肉啦!”

白眉脸色微红,有一种被看穿的羞窘。

白眉笑:“宁妹妹天真可爱,做哥哥的多关心她是应该的。”

他有点懊恼,觉得自己在纪伯父面前有点怂。

而纪巺对白眉的话很满意,自己女儿自然是可爱的。

可爱的阿宁一回来就拉着纪巺回到自己的药房,她有问题向阿爹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