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面吟香

妆面吟香

更新时间:2021-07-20 21:38:52

最新章节: 那一日,纪恕回到千面阁后院。院子被阿宁的那两个勤快的丫鬟打扫得干净整洁。院中水缸里的睡莲开了,粉色的花瓣裹着娇黄的花蕊,盈盈立在水面。太阳的光芒透过花架细碎地散落在水缸边缘,有着岁月静好的恬然。纪恕本就常看花看水,这撞到眼睛里的美景更是让人有种不期而遇的舒心。舒心之余,纪恕忍不住技痒,要是此时手中

152:自导自演

京都苏宅。

福州来的苏家人坐在客厅里,一个比一个面色凝重阴沉。

从主位到次位看过去,依次坐着苏宥川,苏宥亭之妻李思兰,其子苏闻香,以及其他嫡系和旁支的叔伯兄弟,还有李思兰的哥哥李思敬。

差不多十几位。

如果再算上车夫、仆从和护卫,这一行大概三十多人。

苏家百年望族,枝繁叶茂,能人不少。

苏宥亭既是沉香阁阁主也是苏家家主,堂堂苏氏家主四十来岁横死京都绝不正常!

他们来一是为了接回苏宥亭,叶落归根;二是希望抓住歹人,惩凶!三是协助苏宥川找到威胁沉香阁的隐患,严厉打击,将可能对沉香阁的声誉产生的消极影响掐灭在萌芽状态,将打着沉香阁旗号贱卖沉香阁香品的幕后之人揪出来——这些人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旦那些人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苏家客厅里一时有些安静,压抑的安静。

当初报信的快马加鞭到苏州报丧,并不是只做了报丧这么一件事。按照苏宥川的吩咐,进入福州城开始就断断续续从马背上的包裹里颠掉一些纸张,纸张上的所写的内容就是苏家家主被自己小女儿苏豆蔻买凶杀害一事。一时间,报丧的尚未到达苏家大宅,街道上就已纷纷传开了苏宥亭的殒命身死。

苏家本就是名门大族,这等买凶弑父的丑闻一旦走漏风声,想要瞒住已是万不可能!

李思兰作为当家主母,陡然闻悉夫君遇刺,手中捧的一杯茶砰地掉落地上,摔了个稀烂,她晃了几晃才被人扶住了身子。

遇刺……身亡……身亡……

苏豆蔻……

几个词在她脑海里僵硬地转了几圈,之后就飞快地转了起来。

她缓了半天,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面目悲戚之下将“苏豆蔻”三个字在后牙槽磨了几圈,狠狠碾碎了,咽了下去。

与苏豆蔻三个字紧紧相连的是林无忧,又是那个小门小户出身却得到苏宥亭宠爱的贱人!

李思兰是个务实的女人,相公死于非命她也悲痛,但悲痛之余她先把整个形势考虑了一遍。

首先,苏家家主身亡的消息已人尽皆知,再隐瞒已没有意义,苏家嫡系与旁支必然会蠢蠢欲动,所以,眼下最要紧之事是先保住她们母子平安和应得的一切!

作为遗孀她先探听了苏家长老们的看法——每当有重大事件之时,决策者虽是家主,但长老们的意见也颇为重要。

经过严肃认真的商议,苏宥亭的尸身必然要接回来的,人已横死,但要叶落归根,魂归故里。

接下来便是去京都接苏宥亭的人选。

李思兰给自己兄长李思敬送了一封家信。

李思敬作为苏宥亭的好友兼妹夫,于情于理都应该亲自去京都一趟。

……

此刻,李思兰坐在京都苏家的主次位,脸色发白,维持着僵硬的平静,将咬牙切齿的愤怒压在镇定的声音里:“堂弟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貌似镇定,实则是颤抖的。

“嫂嫂,宥川不敢奢望嫂嫂见谅,堂兄确实被苏豆蔻那丫头带走了!当时她带了一群亡命之徒前来强索堂兄尸身,我……自然是严词拒绝的,可那丫头气焰嚣张,说是……要将堂兄一把火烧了,骨灰撒到林无忧坟前谢罪!我拦都拦不住,既怕她当场对堂兄不敬,又怕她……”

苏宥川省略的话意味深长,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苏豆蔻简直欺人太甚!

苏宥川一席话令李思兰如坠冰窟,浑身冰冷,她耳中只听到了堂堂苏家沉香阁阁主尸身不见了!

死不见尸!

天下还有比这更可气更荒唐的事吗?

苏豆蔻她一个外室都不算的下贱女人生的野种,她凭什么?!

在座的其他人听闻苏宥川此话俱是大惊失色!

什么叫不、见、了!

随即李思兰不受控制地“噌”站了起来,急怒攻心。抓着手帕的手不受控制地抖起来。

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人猛地站了起来,搀住摇摇欲坠的李思兰:“堂叔,您再说一遍!我爹到底在哪里?!”

是苏宥亭独子苏闻香。

苏宥川正了正色:“你没听错,就是苏豆蔻带走了你爹!”

苏闻香十五岁,这个年龄不大但也不算小了。

霎时他的脸白了一瞬,继而布满了不可思议的情绪,因激动而扭曲起来。

长这么大,他一直是苏家小辈中比较有灵气的小少爷,爹爹是家主,娘亲是当家主母,在宠爱和期望中长大,平安顺遂,哪里经过这样的生死波折?

听闻罪魁祸首是苏豆蔻,他一时间又激愤又挫败,瞬间大脑充血,恨不得当机要找到苏豆蔻拼命!

苏宥川眼底闪过鄙夷之色,心里冷笑不止。

其他人震惊过后,激愤之余开始慢慢消化苏宥川刚才的话。

有人开始就细节问题询问苏宥川。

苏宥川早备有一番说辞,一一回复。

末了,苏宥川一脸和气和无奈,活活一个既受气又顾全大局的样子,接着补充道:“堂兄之事我一直都在追查,好在宥川在王城经营多年,尚积累不少人脉,冒充咱们沉香阁香品之事也已查出来一些眉目。”

突然,有人冷冷道:“说是一直在追查,可到现在还没有结果,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苏宥川一看,此人虽是苏家嫡系,但已是上辈分支上的人,按辈分与自己同辈,名唤苏宥黎。

苏宥川心下不屑,面上却不恼:“看来兄长对宥川有误会,宥川虽有错,但大局还是分得清的!”

那人哼了一声道:“我等听闻阁主不幸遇难,皆心急如焚千里赶来,刚坐下你却说看丢了阁主尸身,这么久都还没找到,说得倒好听,认个错就成了?”

苏宥川不紧不慢,看着苏宥黎:“那依黎兄之见,只该如何?”

“你!”

苏宥黎看苏宥川嘴上告错,却看起来并没有悔过之心,本就颇为不满,再看他反问自己,一时间气的语塞。

千里迢迢赶来接家主回家,结果说尸身丢了,连个影子都不见这算哪门子道理?

而且,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猫腻!

李思敬看场面突然有点紧张,于是站起来道:“当务之急,应当赶快找到姐夫尸身——苏豆蔻可在王城?她带的那群亡命之徒又是什么势力?”